互聯網能促進政治民主嗎?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6/03 01:02:10
互聯網能促進政治民主嗎?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10-11-04 11:30:23  

網絡政治一定更好?

  中評社北京11月4日訊/歸根結底,微博、社交網站等新媒體在各國政壇大行其道,還是這些工具迎合了民主政治的內在要求:候選人必須扎根選民、順應民意,與民眾進行交互的溝通。不過,這一切都要以一套健全有效的機制和民眾的參與作為基礎,否則,網絡上再熱烈的討論和跟帖都是枉然。中國經濟網今日登出評論作者孫驍驥的文章“互聯網能促進政治民主嗎?”,內容如下:

  最近,美國民間智庫L2 (L2thinktank.com)和喬治華盛頓大學的研究人員聯合發布了一份關於網絡智商(Digital IQ)的報告。所謂的網絡智商,是研究人員參照醫學上的智商評估辦法,對美國各個州的政客網上反應速度、動員能力,以及Facebook等網絡工具的使用效率通過量化得出的結果。

  該研究報告的撰寫者稱,美國政客們在網絡的表現,將越來越明顯地影響他們的支持度。事實上,世界上越來越多的國家已經開始將網絡引入政治生活,不僅僅是為政客們博得選票,而是把它作為有效溝通民眾和政府的工具,例如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設立Twitter賬號、巴西政府的e-Democracia工程,乃至中國的“直通中南海”項目都在此列……但是,互聯網真的能夠改變未來政治遊戲的規則,讓民眾更有效地參與到政治中來的嗎?

  政客們的“網絡經”

  2010年新年前夜的清晨,美國新澤西州的紐瓦克市(Newwark)大雪紛飛。不少人已經起床,開始掃除自己家門前的積雪,為迎接新的一年做著準備。

  同樣早起的還包括該市的市長科瑞.布克(Cory Booker),儘管時鐘顯示的時間還是早上六點五十分,布克已經起床多時,開始處理自己一天的工作。但他並沒有提前來到市長辦公室,而是在家裡開始了自己在辦公室之外的一項重要工作——上網。

  布克輸入了自己微博(Twitter)用戶名和密碼,迅速瀏覽了微博上好友們最新的消息。這其實並不是一件輕鬆的工作,作為市長的他,已經擁有110萬的微博粉絲,而布克自己的好友列表的數量也相當驚人,把這些人的微博更新都瀏覽一遍,得花不少時間。

  這時,他的黑莓手機熒幕上的一條微博信息躍入了布克的眼裡。 

一位居民擔心自己65歲的老父親因為大雪阻塞了車道而無法出門,於是在在微博上發布一條消息,希望市長能夠派人幫助自己行動不便的父親。“我的父親要親自去掃雪,但他已經65歲了。本來我應該幫他做這件事的,但我在外面工作,回不了家!”

  七點零二份,布克立在微博上回覆了這位市民:“我會親自去幫助他的,他現在住在哪兒?” 在問清了他父親的家庭住址後,布克再一次回覆說:“請你轉告你父親,不必擔心。我會帶著鏟子和志願者在中午之前趕到他家。”

  當天,他和的志願者一同前去清掃了老人家門口的積雪。這些志願者,也是在微博上看到了這一消息而自願與市長一同前去幫助老人的。很難想象那位老人在開門時發現敲門者是市長的心情,但他的女兒通過自己的微博更新代替老人表達了感激之情:“我爸爸高興壞了。”她寫道“他照了不少市長在自己家門前鏟雪的照片。哈哈!”

  這件事,曾經被CNN等媒體大肆報道過,一時傳為當地的美談。實際上,被譽為最擅長使用新媒體的布克市長多年來一直是微博、臉譜(Facebook)等網絡工具的忠實用戶。紐瓦克市的治安一直不佳,布克在自己的微博上招募志願者,組織巡邏。他的微博理政方式令全美公眾耳目一新,因此獲得了全國政府類微博使用大獎。

  像布克一樣,越來越多的美國政客選擇利用網絡工具來提升自己的行政效率並且積聚人氣。實際上,這也成為了當今美國政壇的一個流行趨勢。如今,美國還不會使用網絡工具的政治人物可以說是鳳毛麟角,L2研究機構的調查顯示,在美國受調查的100名參議員中,87人有自己的微博、臉譜賬號,91人在Youtube上設有主頁。對於美國的政客來說,今天他們都有本難念的“網絡經”。

  兩年前,73歲的麥凱恩因為不敵奧巴馬的強大網絡攻勢而在2008年的競選中失利。之後,他迅速將注意力轉向網絡工具,僅一年多時間就擁有了170萬微博跟隨者和63萬臉譜粉絲。他自己也被評為最具有“網絡智商”的參議員。事實上,這種通過網絡聯繫群眾、爭取選票的行為已經上升到了黨派層面的規模行為。

  今年4月和6月,共和黨和民主黨分別發起了“新媒體挑戰”(New Media Challenge) 的競賽活動,以微博、社交網站和視頻網站粉絲的增長速度為衡量標準,鼓勵黨員提高網上的反應度,“網絡政治”變得愈加重要。因此,《網絡智商》報告起草者之一,紐約大學教授加羅威(Scott Galloway)將政治人物在互聯網的表現稱為一種更能調動民眾積極性和參與性的“更有活力的民主”。 
巴西:普通人如何向議會遞交提案

  “更有活力”的意思並不是說,政客一上網,政治就會清明。加羅威認為,關鍵的問題是使用互聯網的政客們是否能夠將自己的理念付之於行動,而不是停留在“上網作秀”的階段。

  加羅威所強調的實際上就是一種“參與式民主”。美國當代學者科恩認為,民主政治無論採取何種形式,其關鍵都是民眾參與,“社會成員多廣多深地以及在什麼問題上參與共同有關的事務,這不是已經做了些什麼的問題,而是現在正在做什麼的問題。民主永遠處於尚待改進的狀態,而改進的過程是永遠不會完成的。”

  作為對現實的民主政治“改進的過程”的補充,世界上許多國家都將網絡作為民眾有效參與到政治中來的管道。這其中既包括伊朗、摩爾多瓦等被動接受Twitter等網絡工具的國家,也包括委內瑞拉、巴西等主動引入互聯網技術,將互聯網視為政府改革的重要一環的國家。

  這當中,以巴西的e-Democracia項目最具代表性。e-Democracia是巴西眾議院推出的一項互聯網項目,旨在推動現任政府的透明化和民主化。項目的參與者,現在是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政府與政策研究員的克里斯蒂亞諾.法雷亞(Cristiano Faria)向《周末畫報》記者介紹了這個項目的運作原理。

  巴西的議會每年要審核、通過許多法案,這些法案涉及到經濟、醫療、交通、教育,以及民眾生活的方方面面。但是,除了選舉出來的議員之外,一般民眾很少有機會對於這些法案提出自己的見解,並且,這些法案如何變成具有強制力的法律,大家也不甚了解。在這個過程中,來自草根階層的聲音似乎被人們忽略了。

  法雷亞介紹,為了解決這個問題,e-Democracia的網站會將有關各項法案的海量信息發布在他們的官方網站上,所有人都可以瀏覽這些信息並提出自己的意見。“信息通訊技術的作用就像是興奮劑,讓我們可以像給水泵加壓那樣,將人們孤立的聲音聚合起來,為社會和政府之間培養出一個更有效的、更直接的交互聯繫。”

  巴西政府旨在為年輕人提供更多就業機會和社會服務的“青年法案”,就在e-Democracia裡得到了人們的廣泛討論。法雷亞說,根據他的統計,截止到2010年8月,在網站上的虛擬社區裡,僅僅這個法案下有13個大的討論主題、299篇文章和4259名注册的討論參與者。“這算是巴西互聯網上最值得注意的一次討論了”。 
同時,法雷亞強調說,所謂的討論並不是簡單的留言和跟帖,這與中國的情況非常不同。在e-Democracia這個項目裡,網上的虛擬世界是通過國一套嚴密有效的機制和現實世界聯繫起來的。這樣,一般民眾參與政治乃至提交議案的機會大增。

  網上討論的參與者,通常會在論壇、社區等平台發布文章和留言進行討論,但在討論的過程中和結束之後,e-Democracia會有相關的專業人員對於討論的內容進行專門的整理和分類,或者叫“技術性的轉譯”,將口語化和零碎的討論重新組合為規範的政見,並且提交給議會中的相關立法委員(legislator)。立法委員拿到網絡版的草案,在經過一段時期的審核和討論之後,就會向議會提出法案的草稿,如果經過議會的確認,那麼這一項法案將正式開始進入立法的程序……

  這套程序,保證了人們在網上的討論不會淪為無用的廢話。對於經常遭到腐敗、黑箱操作等等病詬的巴西政府來說,法雷亞認為e-Democracia這一類的互聯網項目將會很有效地改善政府的現狀。“我完全相信網絡會讓巴西政府變得更為透明、高效。”法雷亞很樂觀,但他的樂觀,顯然是建立在一套有效的政府制度之上的。

  問題:網絡政治一定更好?

  但是,樂觀的法雷亞依然難以掩飾心中的擔心。畢竟,互聯網的建立還是近些年的事,那麼如何保證新興的網絡工具能改變腐朽而古老的政治機器的運轉方向呢?法雷亞一時也給不出答案。

  “青年法案”的網上討論之所以引起了如此大的反響,很大原因是因為負責該法案的立法委員Manuela D’Avila是一個年僅28歲的網上“極客”,他本人通過微博、博客等2.0工具對這個議題進行了事先的討論,造勢已足,這才引起了正式討論時候的熱潮。然而,對於大多數年紀稍長的政客來說,上網和他們完全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事兒,而那些網上看似熱絡的話題,能否進入行政程序,還是個未知數。對於許多的政治話題,其有效的討論,竟屬寥寥。

  類似於法雷亞的擔心,美國暢銷作家馬爾科姆.格拉德維爾(Malcolm Gladwell)也提出過。在近期的《紐約客》上,格拉德維爾發表了一篇題為《為什麼革命不會被“推”起來》的文章。他在文章裡說,今天的政治改革和政治運動愈加依賴網絡作為平台,這和以前大不相同。從前的政治運動,都是人們手挽手走上街頭,通過遊行示威促成的,而現在的“網絡政治”把責任推向了微博這樣的網絡工具,人們不再堅持從前的“行動主義”,而是通過添加微博好友的方式與人建立關係。但是,這些人幾乎從沒在現實中碰過面,那麼他們聯合起來對現實產生改變的可能性能有多大? 

格拉德維爾認為,網絡媒體“網絡媒體有效地把人們聯繫在一起代價是降低了參與的門檻”,換言之,人們更願意參與網上政治的原因是網上的各類團體和組織非常鬆散,也沒有什麼規定和紀律,參與和退出都是來去自由。“但是,如果你想取得一個制度性的改變,那麼得需要一個嚴密的等級制的組織來保證。”他這樣寫道。

  巴西的e-Democracia也面臨類似問題,例如在網站上的各類散亂的信息中,很難區分哪些才是真正具有價值的意見,哪些純粹是廢話,篩選有效信息非常困難。法雷亞認為,這也是因為網絡組織的結構過於鬆散造成的。所幸,眾議院較強的組織性一定程度上彌補了網絡的鬆散和不足。

  但歸根結底,微博、社交網站等新媒體在各國政壇大行其道,還是這些工具迎合了民主政治的內在要求:候選人必須扎根選民、順應民意,與民眾進行交互的溝通。不過,這一切都要以一套健全有效的機制和民眾的參與作為基礎,否則,網絡上再熱烈的討論和跟帖都是枉然。(摘自孫驍驥財經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