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龙父-近代印人|篆刻,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5/30 12:52:01
孙龙父-近代印人
来源:中国硬笔书法在线 更新时间:2009-8-6 关键字:篆刻,名家,印人
孙龙父 (一九—七——一九七九),以出生之年为龙年,初名珑,字□玲,号赤城居士、培凤居士。三十後更字龙父,以字行。所居日牧仓楼。江苏扬州人。
父伯骅为名中医,善诗文音律,雅嗜书画。先生幼承家学,髫龄即以文字见称,弱冠,於书画篆刻皆已得其要妙。游学沪滨,初人持志法学院习法律,後改人正风文学院攻文学,而以文学结业。时适日寇侵华,毕业後无法觅得工作,遂於镇江、扬州一带鬻书卖印,以博温饱,曾举办多次个展,获得艺术界前辈嘉许。一九四九年以後,任教扬州师范学院中文系,为古典文学教研组副教授,甚得学子拥戴。其家位於萃园路中,老屋三楹,逢假日余闲,书画名家、同道後辈,恒欢聚其家,畅谈文艺,聆听先生高论,一时推为盟主,以为继吴让之、陈锡藩、樊逐园、陈含光诸公之後之又—名宿,对扬州近时书画篆刻之宏扬发展,影响至大。惜享年仅六十三岁,遂以脑癌谢世。
其书兼擅草书、汉简、大篆。草则有『章(草)素(怀素)合参,合以隶行,三章六草一分吾』三阶段之进境。所谓『章素合参』,旨在合章草之清刚遒丽与怀素之飘逸洒脱而一之,此三十岁前後之趋向也。随而『合以隶行』,费时十载,挹取汉碑、汉简、二篆等凝重稳健之笔,草外求草,以龙藏虎卧、绮丽飞腾为归。五十以後,步入『三章六草一分吾』境界,即章草三分、大草六分、个人独特表现一分也。所拟漠简之作,行笔沉着痛快,结体洒脱,气势夺人。大篆胎息《石鼓》、《散盘》,笔力雄浑,而偶带草意,别有一番韵味。
治印始於少时,其『苦中作乐』印跋有云:『余自十五六岁学治印,苦无师法,迄今无成,偷息风尘,偶开旧簏,存兹少作,不胜怃然。』可见浸淫印艺之早。其友张郁明先生谓先生少时专攻汉印,後乃遍师吴昌硕、赵之谦、邓石如、吴让之、黄牧甫诸大家法,对近人齐白石、邓散木之印艺,亦曾加研索,然能深契其心者,盖黄牧甫章法之精奇险绝,与用刀之钴锐陵峻而於昌硕之浑厚又极推崇,乃欲将两家特点融会为一 ,另创新貌。此『牧仓楼』取名之由来也。先生於书博涉大篆、诏版、汉金及砖瓦文字,故其为印,游刃恢恢,绝不拘於一家一法,而能大气磅礴,意到笔随。若『撷众骚之遗恨』、『尽驱春色入豪端』、『勇猛精进』三印,体貌虽近牧甫,然有凝重苍厚特点在;『江都孙氏』、『龙父草书』、『苍山如海』三印,固存让之、昌硕濡染,亦不失自家风致。
先生虽无印学专著传世,而在为後辈析疑解惑之书札中,所论多甘苦有得之言。曾云:『刻印能专学汉白文是最正的路子。近代名家刻印无—不从汉印下功夫,尽管各人刻的面貌风格不同,但刀法章法千变万化,都可在汉印特别是白文汉宫印中得到参证。吴昌硕起初学吴让之,後来专刻汉印,形成自己的面目,终於成为—代大师。齐白石受吴昌硕的影响,多刻汉将军印,又以木雕的刀法结合汉凿印的刀法,终於开创了齐派。其他刻印名家,成就大小不同,都与刻汉印得力深浅有关。……厚重是最好的境界,新奇往往只能—时炫人眼目。你可试验一下,有些印初看甚好,过几时再看便有些乏味了;有些印却是百看不厌,虽然一时说不出好在何处,但就是耐人寻味,看了使人舒服。汉印的魅力就是如此。而所谓新奇,也决不能完全离开深稳厚重的汉印底子,才能显出新奇的光彩。如果一味追求新奇,就会流於古怪,流於浅薄,而且甚至有刻不下去之苦。即从齐白石—路来说,有些印也失之太怪,失去汉印厚重的风格。所以模仿时人的作品,—定要慎加选择,而选择的本领也是从多读多刻汉印中培养锻炼出来的。』对後辈启迪以学习坦途。又云:『刻印又须有书法基础,若有暇临写魏碑(如《龙门十二品》、《魏齐造像二十品》等),汉隶(如《张迁碑》、《史晨碑》、《华山碑》等),篆书(如石鼓文,各种钟鼎拓片或《峄山碑》等),不必太多,选一、二种时常临写,领略其苍莽深厚之趣,於刻印自有意外之助也。』『总之,治刻既要在规矩之中,又要在规矩之外,既要学习前人长处,又要突破前人,别创新局面,多写多刻多实践,自有水到渠成之乐……—切艺术的发展,大概总是先求匀整精工,临摹即须形神毕肖,创作即须四平八稳,然後再求气韵生动,人难见巧,以不整齐为整齐,以不平稳为平稳,使刀法章法都向深厚雄浑方面发展。』(均见《孙龙父谈印笔札》)善诱循循,又岂止所论鞭辟人裹而已哉! (一九八七年十一月九日 马国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