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与思维科学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2/07/06 20:20:14


大藏经。
噶举传承
祖师著作
祖师法相
三昧耶戒
传承祖师传
上师的加持
大手印教言
大宝法王教言
噶举派。
宁玛派。
格鲁派。
萨迦派。
本波派。
藏传佛教
其他教派
噶举大师传
宁玛大师传
格鲁大师传
萨迦大师传
本波大师传
其他大师传
大宝法王故事
经典故事
密宗故事
修持故事
其它故事
佛学基础知识
因缘果报
五戒十善
四圣谛..
十二因缘
菩提心..
六度万行
基本论述。
佛学与健康
战胜癌症。
辟谷与健康
素食与健康
佛教名胜。。
佛学与美学。。
佛学与文学。。
文学作品。。。
佛学与建筑雕塑
佛学与音乐舞蹈
佛学与美术书法
佛学与体育
佛学伦理观
佛学与社会
佛学与人生
佛学与现实
今生改变命运
噶举修持
宁玛修持
格鲁修持
萨迦修持
本波修持
其他修持
禅宗智慧
密宗智慧
学习、思索
实修、明悟
工作、生活
休闲、娱乐
旅游、情感
社会、动物
自然、其他
热爱生命
爱与哀愁
感悟,,
人生百味
呐喊,,
拈花微笑
藏传佛教音乐
汉传佛教音乐
大德讲法
音乐集锦
佛菩萨,
上师本尊
空行护法
其它唐卡
网络动画
网络影视
藏传佛教大德开示
汉传佛教大德开示
访谈·法会
佛舍利专集
佛经下载,
电子书下载
工具下载,
音频下载,
影频下载,
动画下载,
网友向导
本站公告
宗教法规
佛法中之思维科学极其丰富、非常高级。
我们知道,有不少的自然科学家曾求助于佛学,有不少的哲学家曾求助于佛学,还有不少的自然科学家、哲学家因学习佛法中的思维科学而悟入(宇宙真理)。
佛法中讲认识论,讲思维方法,讲哲学,讲逻辑学的经论是非常之多的。举例说:中论、唯识可以说是这方面的专门著作。实际上,在每一部经论中几乎均可找到非常高级的逻辑学、哲学。
今天,我仅从《金刚经》中举一个例子来说。
《金刚经》中有一著名的哲学公式:‘佛说——即非——是名——’
换个说法就是:‘说是什么,就不是什么,也就是什么。’这是我学习《金刚经》非常深刻的一点收获。说它是个公式,是因为它通用,是真理,是可以套的。今天,我们就来套一套看:
说是个人,就不是个人,也就是个人;
说是同学,就不是同学,也就是同学;
说是时间,就不是时间,也就是时间;
说是西方,就不是西方,也就是西方;
……(这涉及到相对论、模糊理论、量子物理、测不准原理等知识,我们再回忆一下《道德经》中开篇也讲: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如此等等。
为了辩明真理,我试著来解释一下。
首先,通说一下。开头一个‘说是’,那是假观,假者,借也,是个概念,藉以说明某件事,某个人……等。第二个‘就不是’,那是‘空观’,是说那个人,那件事本无自性,本无实体,本无一根你可以抓住的‘救命稻草’。第三个‘也就是’,那是‘中观’,为了在一定范围,一定条件下得到一种方便,暂且如此。(也就是所谓缘起性空者也。只讲缘起,会著于‘有’,而只讲性空,只会著于‘无’,两者都会出问题,只有圆融二者,既讲缘起,又讲性空,才能一切无碍,与宇宙实相相符,编者注)。
现在解释第一例。
说是个人,这个人是一个概念,是一个抽象,它已经经过舍象,舍去了具象——舍去了男人,女人,白人,黑人,老人,小人……等。
就不是个人,是因为既然是抽象,是概念,它已经没有了自体。我们睁开眼睛看到的,并不是这个‘人’,而是具体的男人,女人,具体的张三、李四、王老五……。
末了,也就是个人。这是为了方便,因为我们讲话时总不能一气把张三、李四、王老五……全说出来。
现在解释第二例。
说是同学,这同学二字也是一个概念,是人们假借而来的一个名词,事实上并没有一个实际存在的某个同学。例如:我们班上有36位同学,这是为了说话方便而已,实际上拿不出一个‘同学’本身来看一看。我们看到的只不过是张三、李四、王老五。同学只不过是说明一种关系而已。全班就你一个人,就没有同学。增添一位张三,可以说增添了一位同学,张三是你的同学,你也是张三的同学,互为同学,也就是‘此有故彼有,此无故彼无’,‘缘起性空’,并无一个实体的同学存在。
人们经过舍象,抽象,为了方便,创造了一个个概念,但是随著时间的推移,最后人们常常把概念当真实,当作具象,从而自我矛盾,弄出许多怎么也讲不明白的问题。
这个问题在中国古老的经典《易经》里也就有了论述。(《易经》——你可以认为它是一部算卦的书,但的的确确它是一部记载著中国古老文化的巨著)。《易经》里说:‘形而上者谓之神,形而下者谓之器。’所谓形,就是形象,是人们经眼耳鼻舌身可以感触的东西;所谓上就是经过舍象,抽象思惟加工的过程;所谓神,是指精神概念。所谓下者,是求其形象之具体者;而器就是一件件具体、实在的事或物。上面讲的人,同学就是形而上的结果。再例如‘粮食’二字,就是形而上,古人发现了各种各样的农作物,它们的果实,种子可以果腹,于是把这些各种各样的果实种子,舍去一个个具象,经过抽象,上升为概念,也就是形而上,就得到了‘粮食’这两个字,反之,追求这些果实、种子之具体、有形、实在者,就发现有大米、小米、麦子、玉米……等等各各不同,这也就是形而下。
人们的确太聪明了,但也常常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人们往往把概念当真实,把在一定时空中正确的东西,无限扩大,结果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些说不清弄不明的问题,所以佛说:‘不住于相’。
下面我们就解释一下上边举的第三个例子——时间。时间是什么?只不过是人们为了方便借用的一个假名而已。谁见过时间?谁能拿一个具体的时间来看看?!(爱因斯坦曾说过:时间、空间,是人类的错觉,编者注)不用急,好好想想再回答。手表、钟是时间么?日出、日落、立个竹竿,观察日影而看‘时间’,那只能说明地球自身在旋转,春、夏、秋、冬也只是地球与太阳之间相对位置不同而已,哪有一个真实的时间?时间只不过是人类为了方便所创造的一个概念而已,它并无自性,更无真如实相。
人们说,一天24小时,这不是时间么?
我说:这既对又不对。
古人定一天为十二时辰;今人定一天为24小时,这都是人定的,为了方便,否则事情就乱套了。
但是,什么是一天呢?人们心目中的一天是指一昼夜,即一个白天加一个夜晚,从今天早上太阳升起到明天早上太阳升起算一天。这是人为的,是非常有限的。譬如在月亮上,这就不能成立。科学家经过观察发现,月亮上一天(也就是一个白天加一个晚上)相当于地球上29天还多。其实,就在我们的地球上,有的地方就不是一天等于24小时。譬如地球的两极——南极和北极,在那里一天相当于我们这里一年。因为在那里有半年是白天,半年是黑夜(南极和北极正好相反)。科学家们研究还发现,质量非常好的钟表,在地球上和在宇宙空间走时就不一样。所以一天等于24小时,又是不正确的。(再想,若一年是指地球绕太阳转一周所化的时间,那如果此轨道直径缩小或扩大不是一切就乱套了吗?)
我们学佛,得智慧,就不要把在一定条件下正确的东西,当作永恒的东西,尤其莫把概念当真理。
下面讲方向这个问题。
不要忘记《金刚经》教给我们的这个公式:‘佛说——即非——也就是——’,方向也一样。
举一个西方,那么东方,南方,北方都是一样的。说是西方,这是人为确定的,它是一个假名。即非西方,是说并没有一个真实的西方存在(佛经中说,‘虚空无迹’);也就是西方,这是在一定范围内,为了说话,为了交流,为了分别,一句话,为了方便。拿我们成都市来说,不分个东南西北,你怎么走路呢?
但是应用的范围是有限的。譬如说,印度在哪里?你当然会回答:在我们的西方。另外有一个人,他回答说印度在我国的东方。你说对不对呢?你说对,和刚才回答西方不就矛盾了吗?你说不对,那么这个人说:我向东走,经过日本、太平洋,经过美国、大西洋,地中海,经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不是也到了印度么?
再说,如果在北极顶尖上去修一间房子,四边都开上门。那么,你从任何一个门出去都是南方。在那里已经没有了东方、西方、北方。
如果你再辩论一下说:‘我左手指向西方,是空间的西方,不围绕地球表面转。’好!我们画一个圆表示地球,画一条切线表示你左手指向的西方,这时正好是白天,你面向太阳。但是,当到了夜晚,地球自己转了半圆(180度),你背向太阳,你的左手实际上指的已是东方了。
佛说:‘如我伸手,本无上下。’
各位,能自己想通这个问题吗?
谈到认识论,谈到哲学,就有人说:佛教是唯心论。并且振振有词地说:‘你们佛经上白纸黑字明明白白写著万法唯心嘛!’
这个说法看似有理,实际上无理。因为这样说话的人要不是对佛法一窍不通;要不就是故意歪曲。
因为佛经均来自印度,是由梵文翻译过来的,此其一,其二,是汉字的含义多样。就以这个‘心’字来说,它可以解释为人的心脏,人的大脑,可以解释为精神,也可以解释为认识。所谓万法唯心,也就是万法唯识。世间的真理是要经过人们的眼、耳、鼻、舌、身、意去感知、觉知,去认识它。一切事物莫不如此。
半个世纪了,常常听到人们说佛教是唯心论,自己看不到的事物就不承认其有,不承认其客观存在。对此,我也很难置可否。直到最近读《唯识三十颂诠句》才豁然开朗。现在把文中一段文字抄录于后,与各位一同分享。
‘云何为识。唯有二义。一、决定义。表有内心,说唯有识。二、简别义,遮无外境,说唯有识。世间现见诸色法等,体虽非无,然是识相。识若起时,相方显现。识若无者,相亦非有。由是故说诸色声等,不离识故,名为唯识,非彼全无,名为唯识。’
这就是说,客观世界所存在的一切事物,一切真理,需要人们用心去感知、觉知,用心去认识了知。否则,那些虽然客观存在的事物,真理,怎么能显现得出来呢?
譬如说我们脚下踩著一个金矿,而且品位很高,极富开采价值。但是在没有勘测发现并实施开采以前,怎么样呢!客观虽然存在,主观(内心)却还没有认识到。虽然是个品位很高的金矿,从某种意义上说,和没有也无多大区别。只有当你勘探它,开发它——认识到它——这时才能实现它的价值。
世尊教导我们的这种思维方法无疑是十分正确的非常科学的,是完全符合客观存规律的。
再说,怎么能把二千五百多年前佛陀的教法来套当今的什么唯心论,唯物论呢?!(那样做不就是在偷换概念了吗?)
要尊重古人,尊重祖先嘛!
其实,心和物怎么可以完全分开呢?我大胆套用心经‘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的说法,‘心即是物,物即是心,心不异物,物不异心’。我没有一点玩弄游戏的心思。这完全是我学习经论的体会,是我自身亲身的经历所证明的。
大约15年前,我还在岗。我们单位一位元科技人员研制了一种类似于心电仪的仪器。外形相像,原理相同,主要不同点在于这种仪器的灵敏度比一般的心电仪高了上千倍,从而可以测量人体上极其微弱的生物电流。观察其变化就可以测知身体某部位是否有病。仪器研制好后的一天,在实验室里,在场的约七八位科技人员,记得还有四川大学的几位教授,我们的工作是要对该仪器进行测试鉴定,以便向鉴定会提出测试报告。记得当时川大一位林教授(头部秃顶)把两根探针接触到手擘的皮肤上。开机后,记录纸条向外走动,记录笔在纸条中心线上画出一条微弱的、有规律的振荡曲线。我正站在林教授背后,想开个玩笑,心中一动——奇迹出现了,记录笔被子弹出纸条之外。满座惊呼:‘怎么回事?!’我告诉大家,是我开了个玩笑。于是大家要求重覆一次。重覆开始,当我心中一动,记录笔又弹出纸条外面去了。而我站在林教授背后,和他保持著一定距离,而且这一次是大家聚精会神、瞪眼看著的。事实证明,当我心一动时,就有某种物质从我身上发出而射入林教授体内,从而使他身体内的生物电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被仪器记录下来。
科学讲究实证,要求重覆,此后不久,我们约请了三十多位对人体科学,对气功有兴趣的朋友在文殊院西方丈院内聚会。研制者本人坐在仪器前面,探针接触手擘,与会的朋友们一一从他面前走过,有的想一想,有的指一指,结果都能使记录笔偏摆一定幅度。我在一旁观看了全过程,也参与了‘想一想’。这是科学实验,反覆地实验,证实了心和物有紧密的关系,从而使我得出了上面心物不二的科学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