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的财政表现如何?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2/07/06 21:05:09
奥巴马的财政表现如何? 作者:纽约大学教授 鲁里埃尔•鲁比尼 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   英文 对照 

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财政表现如何?他继承了一场自“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而且在经过亟需的纾困和一系列不计后果的减税措施之后,预算赤字已接近1万亿美元。他的刺激计划以及对金融体系的支持,再加上美联储(Fed)的低利率和定量宽松政策,阻止了另一次大萧条的出现。与其它发达经济体都不同的是,美国目前支持一条“现在增长”的道路,而非“现在紧缩”。奥巴马也应因此受到赞誉。

然而,这只是现实的一面;我们还必须根据他预测经济未来需要的能力,对其任期的前两年进行评判。在这里,情况远没有那么正面。鉴于中期选举之后美国财政政策可能的走向——现有经济刺激和转移支付将结束,而2001年至2003年的多数减税措施将得到保留,美国经济将在需要另一次提振的时候,遭遇严重的财政阻力。问题是,奥巴马政府的失败令其依赖有意进一步定量宽松的美联储,美联储可能于周三宣布这一决定。但研究显示,这几乎不会对美国明年的经济增长产生任何影响,因此财政政策应起到一定拉升作用,以防范双底衰退。

此外,在一个理想的世界,奥巴马本可以转向改革并减少应享权益支出,承诺在未来几年逐步实施相关措施,从而避免短期财政痛苦。此外,他本将承诺在未来几年,逐渐上调不是那么具有扭曲性的税收,例如增值税和碳排放税,这本将减少财政赤字,并创造一个投资者不会担心额外刺激的环境。

遗憾的是,这些都没有出现。实际恰恰相反。刺激已变成一个肮脏的字眼,甚至在奥巴马政府内部也是如此。在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大胜后,进一步的经济刺激更不太可能出现。与此同时,随着2012年总统大选开始临近,中期财政整固也将变得几乎不可能。
实际上,唯一的机会是2011年。奥巴马组建两党债务委员会的举措应受到赞誉,该委员会最有可能提出一个合理建议,将减少应享权益支出和增加税收结合起来。但遗憾的是,这些建议在2011年得到实行的可能性接近于零。共和党将投票否决任何增税举措,而民主党将反对不受欢迎的应享权益改革。

结果是,目前国会出现的僵局将很快变得更为严重。当然,在共和党采取“越糟越好”的列宁主义路线、在所有问题上都不合作之际,进展有限不能全怪奥巴马。共和党现在将奥巴马视为“一任总统”,这意味着,华盛顿不久将爆发一场30年来最糟糕的公开战争。

缺乏应对赤字问题的理由,只会让将要到来的僵局变得更为严重。目前,拒买国债的债券“义和团”已入眠,而借贷利率仍维持在不寻常低位。只要增长和通胀处于低位(且变得更低),那么接近零的利率将继续下去,多次出现的全球避险浪潮——就像今春希腊危机时的情况那样——将促使更多投资者转向安全的美元和美国债券。中国阻止人民币升值的大规模干预也将意味着,他们将购买更多美国国债。简言之,把问题踢给未来的决策者将是一条政治上的最小阻力路径。

然而,风险是,财政链条的某个环节将断裂,债券“义和团”将苏醒。触发器可能是美国某一大州政府的债务滚转危机,或者可能是人们意识到,国会的僵局意味着,应对我国中期财政危机的两党解决方案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只有到了那时,我们的政界人士才会突然记起,除了联邦债务以外,美国还承受着没有资金支持的社保和联邦医保(Medicare)负担、州和地方政府债务以及公共养老金负担,这些加起来将是美国GDP的好几倍。

因此,可能打破这种僵局的唯一途径就是债券市场危机。奥巴马可能会从下列事实得到一些安慰:美联储的宽松政策将防范即将到来的财政危机的最糟糕后果。但风险在于,接下来他将应对的不是通胀,而是日本式的经济停滞:增长率勉强达到正数,通缩压力和高失业率挥之不去。

奥巴马政府最初的措施是正确的,避免了另一场大萧条。在指出过早实行财政紧缩的风险方面,他仍然是正确的。他的脚步之所以受限的原因是,不合作的共和党沉迷于堪比神创论(creationism)的巫毒经济学(voodoo economics)。但话说回来,他和他所在的民主党一直不愿应对长期应享权益支出。这意味着,在他主政两年之际,美国仍走在一条不可持续的财政道路上。

结果将很快变成最糟糕的局面:既非短期刺激,也非中期财政可持续性。从财政的角度而言,唯一的曙光或许是引发未来危机的事件。预计华盛顿的僵局将持续两年时间,因此开始修复美国财政乱局的任务将落在2013年下届总统头上,不管他或她是谁。无论这是否奥巴马本人,他把挑战留给下任总统这一点,都可能是他遗留下来的最糟糕的资产。

本文作者是鲁比尼全球经济咨询公司(Roubini Global Economics)董事长、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Stern School of Business, NYU)教授、《危机经济学》(Crisis Economics)联席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