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阴病通脉四逆汤证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4/07/14 09:45:15
《伤寒论》原文:少阴病,下利清谷,里寒外热,手足厥逆,脉微欲绝,身反不恶寒,其人面赤色,腹痛,或干呕,或咽痛,或利止脉不出者,通脉四逆汤主之。

  【通脉四逆汤】甘草二两炙,附子大者一枚生用去皮破八片,干姜三两。

  上三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二合,去滓,分温再服,其脉即渐而出者愈(非若暴出者之自无而忽有、既有而仍无,如灯火之回焰也)。面赤色者,加葱九茎,腹中痛者,去葱,加芍药二两;呕者,加生姜二两;咽痛者,去芍药,加桔梗一两;利止脉不出者,去桔梗,加人参二两。医学教育网搜集整理

  太阳篇四逆汤中干姜两半,以治汗多亡阳之证。至通脉四逆汤药味同前,惟将干姜加倍,盖因寒盛脉闭,欲借辛热之力开凝寒以通脉也。面赤者加葱九茎(权用粗葱白切上九寸即可),盖面赤乃阴寒在下,逼阳上浮,即所谓戴阳证也。加葱以通其上下之气,且多用同于老阳之数,则阳可下归其宅矣。而愚遇此等证,又恒加芍药数钱,盖芍药与附子并用,最善收敛浮越之元阳下降也。

四逆汤在《伤寒杂病论》中应用广泛,因其具有回阳通表温中的功用,被仲圣定义为病虚寒厥逆之救里主方,并在此基础上有四逆类诸方等不同类别方证。

    但《伤寒杂病论》四逆汤桂林古本有人参,宋本无人参,当以何者为是?至今仍有不少人迷惑其中,不明真谛。

    四逆汤本为回阳救逆方,首先要明白何谓四逆。四逆的本意并不是指四肢冷或厥逆。否则真寒假热的阴阳离绝证就不该用通脉四逆汤了,“身反不恶寒了”。《伤寒论师承课堂实录》作者刘志杰老师指出,四逆的正确解释应为:营卫不通、阴阳不交,合为四逆。

    自古至今认为四逆汤中有人参者大致理由有三:
1、方名四逆汤,当为四味药组成。2、桂本中四逆汤有人参。3、人参也可大补回阳。

    宋本四逆汤方为:
甘草二兩() 乾薑一兩半 附子一枚(生用,去皮,破八片)
右三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二合,去滓。分溫再服。強人可大附子一枚,乾薑三兩。
《桂本》四逆汤另加人参二两。

    首先,名为四逆汤就该由四味药组成的观点实在是滑稽幼稚。试问七子散就该七味药?十枣汤该是十味药么?

    其次,《伤寒论杂病论》385条:恶寒、脉微而复利,利止,亡血也,四逆加人参汤主之。可见四逆汤和四逆加人参汤在《伤寒杂病论》中是不同方证下的两个不同的方子。仲圣治学著作严谨,难道会在同一部著作中一方二名么?是要故作高深还是为难后人?仲圣的同味方中哪怕有一味药量的改变都是会另外的方证和方名,而不会同一个方证方名中出现两种不同药味组成。后人读书不仔细,望名生义,自以为是,以致迷惑至今。同时可见桂本记载有误,甚或有伪本嫌疑。

    然后,再让我们来看药症:
    附子,辛苦热。《神农本草经》:主治风寒咳逆邪气,温中,金创,破症坚积聚,血瘕寒湿,踒躄拘挛,膝痛不能行走。
    炙甘草,甘平。主治五脏六腑寒热邪气,坚筋骨,长肌肉,倍力,金创尰,解毒,久服轻身延年
    干姜,辛热。《神农本草经》:主治胸满咳逆上气,温中、止血,出汗,逐风湿痹,肠澼下利,生者尤良。久服去臭气,通神明。
    人参,甘苦微寒。《神农本草经》:主补五脏,安精神,定魂魄,止惊悸,除邪气,明目,开心益智。久服轻身延年。

    四逆汤只三味药(单数)以回阳通表温中,可治疗三阴虚寒之厥逆诸症。此方内外上下具可温通,可化水饮同时温养胃气津液。诸四逆类方剂所治之阴证重症多属真阳不足,或者阴阳离绝而津液不甚亏者。急当温里回阳,以救其逆。而人参是味补五脏津液的药,在汗吐下等津液脱失严重的情况下,伤津及阴血时,用以生津止渴补胃气之用。
如:
    “伤寒若吐若下后,七八日不解,热结在里,表里俱热,时时恶风、大渴、舌上干燥而烦、欲饮水数升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
    “恶寒、脉微而复利,利止,亡血也,四逆加人参汤主之.
    “太阳病,外证未除,而数下之,遂协热而利,利下不止,心下痞硬,表里不解者,桂枝人参汤主之。”
    等等有关加人参的方证无不如此。

    如果是阴证真阳不足而水饮又盛者,出现厥逆重症,以四逆加人参汤救治,岂不是如冻僵之人再灌以冷饮徒害其命么?如此只会影响了回阳救逆的效果,甚至转为危症。诸有人参救治虚脱的方证中,人参救的是津液流失,而不是大补回阳!

    关于四逆汤与四逆加人参汤,在这里不妨打个比方:把人体三焦比作烧开的一锅水,正常情况下,下焦火蒸,中焦水热沸腾,蒸汽遇到上焦(锅盖)凝结后再成津液,如此循环流动。而四逆汤所治是下焦真火已微,锅内冷水无法蒸腾气化,因为水(津液气血)尚不亏,而用四逆汤以温阳补火复其蒸腾流动。此时加人参就如往冷水锅中内再添凉水一样雪上加霜了。四逆加人参汤证是汗吐下后津液亏及阴血,锅内就一点水了,加人参是防脱水亡阳,将锅烧干。据此,我们就可以说人参是回阳救逆之药了么?

    附子与人参一误,误传千年。而竟有“人参杀人无罪”,“人参是万能补药”的现象出现。而真正附子救逆救命之“主帅良将”反倒成了大毒慎用禁用之品,获罪无数。真乃“附子千年冤屈,人参万世冒名”。忠佞不分,昏昧不识!

    中医的误识误传歪曲现象太多了,以至于走到今天的中医界也难免遭殃受累,当然也是有着各种各样其他的原因。但中医界如此的歪理邪说充斥,中医之真谛根本已越去越远。由此而想,到觉得当今中医界是需要用附子了。用四逆汤已嫌不及,要用通脉四逆汤之类来“急救回阳”,振奋中医界之“真阳不足、阴盛阳衰”之体。是要猛剂的,不能再用什么“人参大补”之类的再添“水分”,还标榜有各类的“美其名曰”。

    中医界的“水分”够多了,急需正本清源,大力宣传正统,打击歪理邪说,以驱邪复正。阴柔愚痴错误的观念和做法,只会将中医推向一往不复的绝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