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7日乌鲁木齐劫机事件亲历者口述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2/10/02 08:12:26
真是十万火急,不知道是第几次了。3月10日深夜,接到电话,要做“3月7日南航CZ6901航班遭骑劫”的题目。“这期要出!”电话里一个声音。饿滴神!最晚星期三早上截稿,对这件事我还满头雾水,时间却只剩下一天一夜——茫茫人海,一架飞机只有200多名乘客,我们的目的:找到事件亲历者,还原整个事件——不异于大海捞针。
最近似乎和劫机干上了。上周才做了个劫机的题目。
当下盘算,有两个同学在不同的机场工作,可次日一早联系;有前同事在新浪网任职,可通过博客的方式寻人;现同事有个师弟在南航任职,也可以问问。当晚便给前同事发短信,希望他能促成将博客重点推荐之事。而截止当时,在新浪上,我还没有自己的博客呢。
11日一早,建好了博客,并被挂得老高,还红体已示突出:《〈南方周末〉紧急寻人!寻找3月7日南航CZ6901航班旅客》,留下了我的手机号码;同学那边却传来坏消息,由于不是在当事的三个机场: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兰州中川机场和首都机场,所以没能看到民航总局的一份所谓《内部通报》。不过我还是在网上搜索到一个线索,在水木社区,有个ID“luckie”的网友曾在3月7日的中川机场发帖,讲述在机场等待10多个小时的经过。
当下要来一个同学的水木ID和密码,给luckie发去一封信,祈祷他能及时看到受访。
同事回来短信,发过来乘坐当日CZ6901的一个头等舱乘客的姓名和手机号。同事说,本来按流程,一趟航班的乘客的信息一般只会保留三天,所以按说这些信息他师弟那里不会有了,但这名乘客因为多订了一张机票的原因,因故信息保留了下来。当真天助。
立马电话过去,传过来的却是一个优柔犹豫的声音:你们怎么知道我的电话的?我还是不方便说吧,有关方面应该会有信息披露的,我这里说也不合适……晓之以情,动之以理,10多分钟啊,这名乘客也太铁石心肠,愣是没有松口。失望之极地挂断电话。
12时11分,时间已过去半天。我的手机上,突然出现一个陌生的号码,响一声就断了。
回电过去,对方说:“我在那架飞机上。我看到了你的博客。”
饿滴神!当天上午09:24,我才把寻人启事发在博客上,不到三小时后,我想要找的人就找到了我。现代传播手段的有效快捷,真是不得不令人惊讶佩服,还有感谢。
下文中楷体是当事人讲述。
3月7日那天,飞机起飞时间应该是上午10时30分,起飞时间晚了差不多10分钟。当时大家都已经登机了,应该是正常的等起飞的指令。后来的飞行比较正常。
但飞行了不到一个小时,有乘客说闻到了汽油的味道。乘务员也闻到了,味道太明显了。
当天我们乘坐的是波音757型飞机,飞机不大,只有头等舱和经济舱之间有卫生间。飞机上有200多名乘客,还没有坐满,在飞机末端还有两排空位。
我坐得比较靠后,听到了前面发生了争吵。一个20岁左右的维族女孩站着。这名维吾尔女乘客坐得比较靠前,在右方,机翼的前面,应该是经济舱的第四、五排左右。
一个男的走过去,估计是飞机上的安全员。过去就按住了她,后来在她身上找到了易拉罐,拿掉了。然后把他带到了卫生间那儿。
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广播也一直没有通知。整个过程中,场景没有混乱过,很平静。我感觉还是比较安静的,有人在后舱睡觉,根本不知道发生了这件事情。
到12点多的时候,我们感觉到飞机在下降,这时候才有广播通知说,因为有紧急情况发生,飞机将备降在兰州中川机场。通知后不到几分钟,飞机就落地了。
按预定航程,这架飞机本应在当天下午14点05分,但是在12点46分,降落在了中川机场。
《南方都市报》披露国家民航总局一份内部紧急通报说,歹徒是在洗手间内欲点燃燃料引爆飞机时,被空乘人员发现。这应该是在卫生间发生的大部分乘客所不知的一幕。该通报还说,歹徒一共两名。上述乘客提及的,应该是两名中的洗手间之外的那一名。
通报认为:初步查明新疆机场安检确实存在重大纰漏,安检人员出现漏检险酿惨剧。
落地之后,维吾尔女孩就被带走了。
正在北京参加两会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说,迫降的发生是因为“有人试图制造一起空难”。他说:“从现在来看,这是一起企图制造空难的事件。所幸的是机组人员采取果断措施,及时发现并制止了这一行为。这一案件刚刚发生,这一事件当中的人是何许人、来自哪里、目的是什么、有什么样的背景,我们正在审查当中。”
落地之后的事情,网友luckie已在帖子提及:“机场人员的话:决不能把一个可疑分子带入北京,一定在兰州排查清楚。”
最早的帖子发在3月7日下午18点10分,帖子是发在水木社区NewExpress信区。
帖子里说,“乌鲁木齐飞北京,飞到一半发现有人携带汽油,且行动异常。飞机中途迫降到兰州,警察带走了4个(待证实。括号为博主所注)维族人。到了机场逐一从新安检,找了很多人录口供,已经等了6个小时,还不知道啥时候能走。大家及其(应为极其)烦躁中。真倒霉。”
随后每隔一段时间,luckie使用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和无线网卡,一直现场直播式的发帖。
被问“机场安检没发现,飞机上怎么发现的”时,18:20解释“在飞机上打开了,很多人闻道了汽油味,该旅客携带汽油近了卫生间,好久都不出来。”
再接着,18:20:“现在正在登记每个人的信息,不知道今天能否回到北京了。……那个带汽油的女乘客还用香水隐藏味道,估计是蓄意的。”
“逃过一劫啊。” luckie感叹。
18:53:“已经6个半小时了,把所有人信息登记完毕,说得给我们改签,不知道今天能不能走了。200多人困在这里,也不提供好点的服务。”
20:38:“已经8个小时了,刚发了盒饭。已经惊动几省公安厅和国家安全局,据说查出4个易拉罐汽油。”
20:49:“4人中有境外人员,疑似东突分子。”
21:04:“备降了8个半小时,还是按兵不动,估计今晚回不了北京了。机场人员的话:决不能把一个可疑分子带入北京,一定在兰州排查清楚。”
23:22:“11个小时过去了,还在陆续找人录口供。在大家的强烈要求下,提供了象棋和扑克。不知道是不是打算关我们一夜。”
23:32:“明显是安检疏忽,我们倒了霉。”
正如luckie所言,本事件一个明显的问题是,数罐汽油如何通过机场安检?这样的骑劫方式,其实没有任何技术含量。
资料表明,民航总局自2007年5月1日起规定,我国旅客携带液体乘机时,乘坐中国国内航班的旅客,每人每次可随身携带总量不超过1升的液态物品(不含酒类),超出部分必须交运。液态物品须开瓶检查确认无疑后,方可携带。
而此前的2002年5月7日,中国北方航空公司一架麦道82型客机从北京飞往大连时,在大连机场东侧约20公里海面失事。事后调查结论是有乘客携带易燃液体上飞机,在飞机即将降落大连机场时,点燃易燃液体引发大火,飞机随即失控坠海。
中国民航当局特地在2003年2月5日发布《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关于对旅客随身携带液态物品乘坐民航飞机加强管理的公告》,对旅客携带的液态物品实施严格检查,确保空防安全。
孰料2007年的新规,依然未能杜绝此事件的发生。
而本次两会上,民航总局局长李家祥就此事件说,客机最后安全迫降,乘客安全,这说明中国民航的整体安全防卫措施是严密的。
他说:“这些年来,中国民航的安全水平在世界上也是属于靠前的,我们有能力确保广大领域的航空运输安全。”
最后,我从首都机场查询到的消息是,CZ6901航班最终进港时间,是3月8日早上6点02分。这离这架飞机从乌鲁木齐起飞,已过去了20个小时。
继续寻找亲历者。期待来信、来电。
最新消息:今日南航董事长刘绍勇说,一名女性乘客从洗手间出来后,经过乘务员时,被闻到她身上有可疑气味。乘务员机敏地感觉这种味道很不对,之后在洗手间门口,她也闻到有刺鼻的香水混杂汽油的味道。乘务员立马在卫生间进行检查,搜了所有地方后,终于在卫生间垃圾桶里发现了可造成燃烧的物体。
乘务员立即报告机组安保人员,并通过这位女性的言谈举止,发现旁边座位的另一名男性乘客是其同伙。将两人隔离后,机组按照程序把可疑物品放在专门处理器械里头进行处理。飞机迫降兰州机场后,两名嫌疑人被警方带走。
刘绍勇说,初步分析这两人是计划把爆炸物先储存起来,然后寻找合适时机作案,正好被乘务员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