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08年致股东信:别对股市期望太高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2/09/25 01:25:08
2008-03-15 09:09 来源: 华夏时报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总裁、刚刚跃升为福布斯世界首富的巴菲特,每年都要在公司的年报中给股东写一封信,总结在过去一年中的成败得失。从挑选经理、选择投资目标、评估公司,到有效地使用金融信息,这些信涵盖面甚广,最重要的是,他会阐述自己的投资艺术,告诉你如何投资。因此,每年的“致股东信”都会成为世界杰出 投资经理和优秀CEO的必读经典。
在今年的“致股东信”中,股神提醒大家别对股市期望太高,还谈到了他在外汇市场上的操作、他的继承人问题、衍生金融工具、他犯下的错误以及公司的保险业务等。本报特摘译致股东信的一些亮点,以供投资爱好者和企业家参考。
公司评估 76笔买卖都做得很好
2007年我们的净资本增长为123亿美元,在过去的43年里,我们的股票价格从19美元增长到了78008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21.1%。
总的来说,去年处于我们运营下的76笔买卖都做得很好。只有一些与房地产行业相关的公司出现了一些小问题,例如我们做砖料、地毯以及房地产生意的分公司。他们受到的挫折是轻微而短暂的。我们在这些行业中的竞争地位依然强大,并且我们有一流的CEO们在努力为之工作,无论是在好年头还是坏年头。
伯克希尔旗下的TTI和Iscar,在他们值得尊敬的CEO保罗·安得鲁以及杰克伯·哈帕斯的带领下,在2007年表现得非常杰出。Iscar是我见过的最出色的制造企业,在去年的报告中我就曾经提到过,2007年秋天我对他们韩国分公司的访问,再次印证了我的这个判断。
另外,我们的cornerstone保险公司去年的表现也是非常出色。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们囊扫了全行业最优秀保险经理人。在灾难不断的2007年,我们还是非常幸运的。
毫无疑问,包括我们在内的保险行业,在2008年的利润会大幅度下降。价格下降,而风险却不可阻挡地增加。行业的利润率很有可能缩水4%左右,如果遭遇飓风和地震,情况也许会更糟。所以,我劝大家做好心理准备,保险行业在未来几年里的利润也许都不会很高。
次债危机金融机构惨不忍睹
一些主要的金融投资机构由于卷入了“不良的信贷案例”(我去年的信中曾提到过),现在正经受着一些棘手的问题。Wells Fargo公司的CEO约翰·斯坦弗很好地剖析了一些贷款者最近的表现:“非常有趣,这个行业找到了新的办法让自己损失钱。”
你可能记得2003年的时候,硅谷很流行一个车贴:“神啊,救救我吧,再给一个泡沫吧。”很不幸,这个愿望很快就成真了:几乎每个美国人都认为房价会永远上涨。这种看法令贷款机构无视买房人的实际经济状况随意放贷,认为房价的上涨会解决一切问题。而今天,美国正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随着房价的下跌,大量愚不可及的错误被曝光了。只有在退潮的时候,你才能看出哪些人不穿裤子就下水了。对于美国最大的一些金融机构,我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了。
投资中石油近40倍获利
总的来说,我们非常为所投资的公司的良好表现所骄傲。2007年,美国运通公司、可口可乐公司以及宝洁公司,我们四个投资最大的公司中的三个,每股收益增长率分别为12%、14%和14%。另一个是富国银行,由于房地产市场泡沫的关系,股票收益有些下跌。然而,我坚信,它内在的价值在增长,即便增长率并不是很大。
我必须强调,我们进行股票投资的衡量标准,绝对不是这些公司的市场价格。在投资时,我们用独有的两个标准来评估这些公司的价值。第一个,是看他们收入的增加情况;第二,更客观一些,是看他们的“护城河”是否在每年加宽,护城河是一种隐喻,比喻这个公司所拥有的独特的优势,这种优势让他们的竞争对手日子难过。我们四个最大的投资公司都是在这两点得分非常高的企业。
去年,我们做了一笔非常大的卖出。2002年和2003年,伯克希尔以4.88亿美元购入中国石油1.3%的股份。按这个价格计算,中国石油的市值为370亿美元。而我那时判断,这个公司的价值应该为1000亿美元。2007年,两个因素增加了它的价值:国际原油期货价格的急剧攀升,与此同时,中国石油的管理层在建立石油和天然气储备方面又做了大量的工作。这些使中国石油的市值一下子飞升到了2750亿美元。我们认为,这个估值水平和其他大型石油公司相当,所以我们将手中的股票以40亿美元全部卖出。
另外,由于出售中石油带来了投资收益,我们支付了12亿美元的税。这个金额相当于整个美国政府运作4个小时的所有支出,包括国防、社会保障等等。
美元贬值未带来贸易平衡
相对于其他主要货币,美元在2007年继续不断地贬值。原因显而易见:美国人愿意买其他地方生产的产品,而世界其他地区的人们相比起来却并没有那么爱买美国生产的东西。而当美元不断贬值,一方面促使美国的商品对外国人变得便宜,另一方面也使外国人生产的产品对美国人民来说变得日益昂贵。似乎,美元的贬值是治疗贸易逆差的良药。
看上去,美国的贸易逆差将毫无疑问地因美元的大幅贬值而得到好处。但是想一想,2002年,我们与德国(美国的第五大贸易伙伴)的贸易逆差是360亿美元,而2007年,当欧元对美元达到1∶1.37时,我们与德国的贸易逆差竟然上升到了450亿美元。同样,从2002年到2007年,加拿大币相对美元也有了巨大的升值,但是美国对加拿大的贸易逆差却依然扩大着,从2002年的500亿美元上升到了2007年的640亿美元。所以,贬值的美元并没能为我们的贸易带来平衡。
主权财富基金美国没什么可抱怨
主权财富基金最近成了一个热门话题,他们在大量地购入美国公司的股份,引发了激烈的争论。这种局面是美国人自己造成的,而不是外国政府在策划什么阴谋。巨额的贸易逆差才是外国政府大量投资美国的原因。当美国每天向世界上的其他国家输出20亿美元的时候,他们必须要把这些钱投到一个地方。他们选择了美国股票,而不是国债,我们有什么好抱怨的?
美元的走弱不是欧佩克和中国的错。其他发达国家和美国一样,也依赖石油进口,也在和中国的产品进行竞争。美国应该完善其贸易政策,而不是针对某个国家,或者保护某个行业。美国也不应该采取可能引发报复的行动,那样只会减少美国的出口,损害真正的自由贸易。
接班人已经充分做好准备
正如我之前提过的,我们已经为CEO接班人的继承做了充分的工作,一旦我由于去世或者无力正常工作时,董事会能非常清楚地知道谁会代替我,并且董事会还有额外的两个备用人选。
我们已经确定了四名候选人,他们有足够的能力继续我的投资管理工作,并且他们都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如果需要,他们都可以随时来伯克希尔。董事会已经对他们的能力有了充分的了解,如果需要,董事会也希望从中雇用一个或更多。这些候选人都年富力强,同时也非常擅长带领人们致富,并且都非常希望能为伯克希尔工作,而且他们志向远大,并不仅仅是为了得到丰厚的薪水。
做假账目标转向养老金
前参议员Alan Simpson曾说过一句名言:“在华盛顿的高速公路上不必为交通堵塞担心。”如果他真的是想寻找清净的街道,那么,他应该看看美国企业的会计。
这要从1994年说起,那年美国举行过了一次非常重要的投票。被美国CEO们推动的美国参议院,以88∶9的投票率让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闭上了嘴。自那之后,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给出了高速公路外的另一条道路,即可以将股票期权视为费用在报表附注予以披露。
(译者注:1994年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拟出台一项要求将股票期权作为费用予以确认和计量的准则。由于准则的出台将严重损害大公司经理阶层的经济利益,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美国大公司不断游说国会,以至于在以参议员利伯曼为代表的许多国会议员的干预下,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最终不得不为政治低头,作出了妥协,只要求将股票期权视为费用在报表附注予以披露,而无需在表内正式确认。根据美国的相关规定,公司高管的年薪、奖金、退休福利必须作为费用予以确认,而最具价值的股票期权却不必作为费用确认,只需在报表附注披露。)
美国的CEO们的表现并不是很光彩的。在之后的六年中,500强企业中只有两家选择了将股票期权作为费用予以确认和计量的高速公路。剩下的其他CEO们则选择了另一条低速路,但这也为公司高管人员通过伪造公司业绩,掩盖事实真相,通过股票期权牟取暴利埋下伏笔。
股票期权会计的事似乎已经是上一个时代的事了,但是目前来看,会计们似乎找到了另一种选择——他们开始在养老保险上算计了,选择个人化的养老金计划。
(译者注:个人化的养老金计划即企业为员工设立专门的账户,员工每月从其工资中拿出一定比例的资金存入养老金账户,而企业一般也为员工缴纳一定比例的费用。员工可自主选择证券组合进行投资,收益计入个人账户。该账户中资金主要投向资本市场,企业完成出资份额义务,并向员工推荐基金。当然,它并不保证员工退休时所能受益的确定金额,员工退休时所能拿到的退休金数额仍取决于该账户投资资本市场中的资产增值情况。)
个人养老金计划中平均只有28%是现金和债券,这些个人养老基金的回报率最多不会超过5%,当然也有可能更高,但要承担更高的风险。这也意味着,还有72%的资产是以公司股票的形式存在的,即不能直接持有也不能通过对冲基金或私人股票投资等方式转化,并且还必须取得9.2%的回报率,以满足所有资产的8%回报率的目标。另外,回报还得抵上这之间发生的所有交易费用,目前,这笔费用已经变得越来越贵。所以,这种赢利的吹嘘根本不切实际。
许多公司也将他们的养老金计划发展到了欧洲,在他们的会计账本上,几乎所有的结果都是美国的计划要比非美国的计划赚钱多。这就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这些公司不将他们的美国经理人放到非美国的计划中去管理,去施展他们神奇的资产管理魔法呢?我从没看到有人对这进行过解释。但是审计员与核算师似乎在审核时却从未对此表示过质疑。
谜底就在于,他们极力吸引员工接受个人养老金计划,这就使他们能够报告更多的盈利,(译者注:利用该基金)使公司看上去更赚钱。而一旦他们错了——我认为他们的确错了,退休之后,鸡肉可不会自己飞到他们家的餐桌上。
在与假账战斗了一个世纪之后,美国的公司高管们应当学着吸取教训了。也许他们应当听听我的伙伴查理的话:“如果你从左边三次都没能击中发过来的球,试试下次从右边挥棒。”
股市不要寄托过高希望
让我们通过数字来看,两年前我也曾经提及过:在过去的20世纪中,道琼斯工业指数从66点上升至11497点。这个成果似乎很大,年复合增长率为5.3%。一个投资道琼斯工业指数的投资者,在不同的时期收益会不同,但最后的几年却只有2%的年复合增长率,那是一个多么好的世纪啊。
但再看看我们这个世纪。几乎没有投资者再能获得5.3%的增长率了。道琼斯工业指数最近降到了13000点之下,如果想以5.3%的增长率发展,那么在2099年它需要达到200万点,我们刚刚步入这个世纪八年,这意味着我们未来还有198.8万点的路需要走。虽说什么都有可能,但真的有人相信这样的事能发生吗?
很自然的,每个人都期盼着超越平凡,超越平均收益。基金经理人以及擅长说谎的顾问肯定也会不断地激励他们的客户们,给他们灌输这个观念。但是基金经理们以及顾问们给顾客带来的收入肯定是平均线之下的。原因很简单:1、投资者,一般都能追逐到平均收益的水平,再减去他们的花费。2、消极被动的只会看指数的投资者,能看出来,平均的收益减去花费,剩余的利润就已经很小了。3、非常积极的投资者,他们找顾问咨询,找基金经理,也是只能赚到平均收益的钱,但是他们花费要远远高于别人,所以收入还是在平均线之下。因此,消极和被动的投资者必定胜利,因为他们的花费比积极的投资者少。
我必须一提的是,那些指望着从本世纪的股市中每年收益10%的人——2%的收益来自红利,从价格变动上赢得另外8%——就是在不切实际的期盼着道琼斯工业指数能在2100年达到2400万点。如果你的股票经理人向你吹嘘着每年两位数的股市收益率时,讲这个故事给他,一定让他狼狈不堪。许多投资经理人和所谓的顾问,显然是爱丽丝仙境中那个女王的直系后裔,吵嚷着:“为什么,我有时会在早餐前同时想起六件不可能的事情。”一定要对巧舌如簧的经理人和顾问保持清醒,他们在往你手中塞满幻想的同时,也往自己的钱包里塞满了咨询费。
生活和工作
享受快乐与健康
我和我的好搭档查理今年一个84岁,一个77岁,我们都非常幸运地超越了我们的梦想。我们都出生在美国,有非常了不起的父母,能给我们提供良好的教育。我们享受着快乐的家庭和良好的健康。由于我们具备一些所谓“商业基因”,因此获得了与自己的贡献不成比例的巨大财富。另外,我们一直都热爱自己的工作,也得到了许多有才华、有激情的人的帮助。对我们来说,每天都是让人兴奋的,每天早晨我们都是踩着舞步去上班,但最快乐的事莫过于我们聚在伯克希尔的办公室里与股东们一起开会了。所以,加入我们5月3日即将举行的股东年会吧,我们那里见。
2008年2月
巴菲特董事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