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自由创公民社会,倡民主建法制文明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2/10/02 08:18:27
编者按:这个题目是个大题目。修其辞必须明其理,行其文必能善其道——公民社会是一个国家长治久安的基石、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必经之路、是实现共产主义创建世界大同的基础框架。公民社会是自由民主社会的产物,是法制文明的天然沃土、是专制独裁的克星。独裁和专制社会极易滋生出伪善的愚民、蝇营狗苟的邪恶刁民、趋炎附势、欺压良善、祸国殃民的暴民。独裁和专制者越是想通过压制自由和民主恋栈自己的权力宝座就越会与公民社会南辕北辙。真正公民的基本素质应为:不畏强权、嫉恶如仇、从善如流、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公民不单单是拥有国籍还要履行宪法规定的义务和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力。成熟的公民社会的培育是个长期的系统工程,结合实际,今天推出系列一:
一,不做鼠目寸光漫天要价钉子户,敢做对簿公堂依法维权真公民
尊敬的王天奇县长:
我是睢宁县开发区苏源社区毛岗村人。今年我县开发环城路兼做省道。有关征地各种赔偿都是暗箱操作。征地资金不兑现,苏源社区和开发区就纠集几十名黑道打手出动警车对村民大打出手并以抓人相威胁强行征地。我据理力争,他们又纠集黑白两道强闯我宅对我威胁恐吓,阴谋未遂后又指使黑道于2007年9月13日夜偷偷的锯倒了我宅基地上的树!当我被树倒声惊醒披衣起床,大门却被人从外面用铁丝扭上,当我费劲打开门时,眼见黑帮驾车扬长而去。一棵柳树被拦腰锯倒在泥水中,一棵杨柳被锯过三分之二还未倒下,其倒向势必砸坏我的房子。
大跃进时,我全家被逐出家门,家被做食堂、仓库。
“文革”中因“副业单干”家又两次被抄,木工用具、木料、木制品、家庭藏书被洗劫一空。教师工作也因走资本主义道路等莫须有罪名被无端剥夺;由于性刚才拙、不谙潜规则,至今未享受到落实政策的阳光。2000年种一年地,村违规自造收费单(见图)错开成两年费用,我质疑,村支书就纠集17人闯进我家强抢,对我夫妇辱骂殴打、暴力胁迫、非法拘禁,粮食被几近抢光。我用相机拍照取证,也被抢去将胶卷烧掉。我夫人因被殴打,苦告无门,心情郁闷,染病在身,时刻需要我的照顾。至今无力上访。被抢物品至今无法追回(附自诉状、申诉状)。为彻底排除这种由来已久如影随形令人恐惧的生存环境特提出以下诉求:
一,请求按照宪法和国家平反文革中的冤假错案即落实知识分子政策落实我的教师工作并办理退休手续。(参看附件“再投诉”)
二,农民也是宪法之子,要求历史上因左倾路线所遭受的非法侵权;诸如抄家、强征住房等按国家赔偿法予以赔偿。
三,“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是宪法赋予公民的神圣权利;徐士玉等人非法聚集黑白两道强抢民宅、并强行对住宅主人进行非法拘禁其行为不仅违法更是犯罪;强烈要求将徐士玉等人和此次夜闯民宅危害社会的违法犯罪之徒绳之以法。要求依法予以赔偿并返还被抢粮食和相机。(参看自诉状和申诉状)
四,请求按江苏省非农用地(即工业用地)最低价标准和江苏省公路征地赔偿标准并按市场升值空间公开赔付被征地农户(我现人均耕地不足四分)。
五,因受一系列非法侵权,曾数次奔走于法院、检察院、人大、县委县政府之间,问题始终未得解决,因而对政府丧失信心,无奈,借助互联网自建博客向社会申诉,今见睢宁县政府公布一政务信箱,随即向邮箱发去此邮件,企盼问题能得到落实解决!
上诉至中共睢宁县委、县政府
致礼!
江苏省睢宁县苏源社区毛岗村民:张垂华
即日
为提供落实线索特附下文
附:
《再投诉》
尊敬的领导:
我在祖国母亲的怀抱中度过了天真烂漫的童年、充满幻想的无邪少年、欲鲸吞宇宙间一切知识的青年,早知天命的中年;虽然其中几多风雨、几多坎坷,祖国母亲的慈祥面容淡淡远去,但追求正义,追求真理之志历久弥坚;眼下,虽已老骥伏枥,但仍志在千里。虽然热爱祖国,报效祖国的激情悄然冰释;但面对祖国母亲的重病之躯,老有所为,服务社会之志历久弥新!
忆往昔,翩翩少年。以少先队小队长、中队长、大队长(当时长青小学少先队辅导员是吴秀云老师)、终以品学全优考入睢宁中学的卓越成绩定格于人生起步的历史舞台。
正当“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学习环境激起我自强求学时;贫穷和饥饿却迫使我辍学,使我失去了人生最可宝贵的求知期!我最尊敬的班主任——杜常进老师徒步几十里先后两次到我家走访,劝我父亲要我复学,最后被虽没文化但说话颇注意礼节的父亲婉言谢绝。在现实的生存与将来的前途无法兼顾时,我看着噙满泪花的老师和饱经风霜劳苦终生仍挣扎在饥饿中的父亲,我只有在沉默中毅然选择了生存。在那个视私有和个体如天敌的特殊时期,为生计——不饿肚子——我十四岁就奋力拼搏,帮助年老的父亲经商、做手艺。但求知之志不改,从不间断日记和读书笔记。正是知识的力量使我在同龄人中脱颖而出,风华焕发。十六岁被当时的四清工作组组长董维朋(当时公社治安股长)赏识,招入工作组作宣传、记录、整理材料等工作。之后,兼做扫盲民师和耕读教师(当时负责人是王德涛校长)。后耕读改民办。继张训诚赴牌坊学校任代课教师,我在毛岗学校任教至1970年九月(工作近七年)。旋遭左倾路线迫害剥夺我的教师工作(当时公社书记吴振广)。其理由是我家副业单干,我被视为走资本主义道路,是修正主义苗子,是资产阶级接班人。我家先后两次被抄,不仅木料、木制品、木工用具被抄捋一空,某些人为寻找我是否有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彻底把我整死,竟把我的家庭藏书、日记、读书笔记也搜罗一空。还在批判会上撬嘴别牙宣读我的日记和读书笔记。当读到杨朔的《茶花赋》中有“久在异国他乡”......和“从海外归来”等字眼时,他却误认为是我的创作,说我崇洋媚外,是地地道道的修正主义分子。欲加之罪确令人啼笑皆非。
尽管欲加之罪无法落实,但我的教师工作却被永久的搁置。名誉也被烙上资产阶级、修正主义接班人的烙印而笼罩至今!2000年的家被十七人哄抢,抢走的粮食、相机至今无法追回,此次征地,家早遭威胁,现又被黑道夜闯民宅锯掉宅树,那个由来已久邪恶野蛮的幽灵始终如影随形。残酷的现实,使祖国母亲在那些暴殄天物、暴泪恣睢败子的践踏蹂躏下过早的失去了正气凌然的傲骨和博大无垠的胸襟而情不自愿的向世人展示狰狞和恐怖!对祖国做出贡献的人们不仅享受不到强大起来的祖国的温暖,反而要遭受膨胀起来的强权的蹂躏;为什么?正如一位哲人所言:有什麽样的人民就有什麽样的政府。归根结底是中国人民(就是我自己)在几千年封建腐朽文化的浸淫下,在强权的欺凌下不能勇敢地拿起法律武器去排除恐惧,排除贫穷,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在社会进步,法律比较健全的今天,对祖国和社会做出卓越贡献的我,应该依法享受到落实教师工作和其他各种合法权益的权力。我的艰难维权,正为唤起我的爱国激情!唤起我对祖国的认可!
投诉人:张垂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