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背景浓厚 富人阶层成继续改革阻力0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2/09/25 01:03:26
随着改革开放,中国的社会分层已经走过以政治身份来区分阶层,而步入以经济身份来界定人与人之间不同的归属。在中国这个不稳固的金字塔社会结构中,在金字塔顶尖的是占总人口1%的极少数人,他们被称为中国的“富人阶层”,绝大部分都带有浓厚的官方背景。
因为离权力最近,抑或本身就具备某些权力,这一部分人通过改革获得大量的既得利益,形成了特殊利益集团。他们通过一些程序,将获得某种资源和机会的可能性限定在其小群体内部,占有了大量的人脉资源和财富资源。利益集团还透过钱权交易等非法活动,催生集体腐败和组织性腐败,甚至控制某些地方官员以谋取集团的利益。比如说,同样是地产商,有的地产商可以通过与地方政府合谋,强迫普通百姓拆迁,不费吹灰之力贷到巨款,而迅速聚敛惊人财富;有的地产商却需要层层“批条”、盖章,以致错失良机。
由于目前中国的富人阶层如同集体服用了兴奋剂的运动员,他们实现财富的正常合法途径受到质疑;由于大多数的民众富裕起来需要比极少数有“关系”、有“手段”的富豪付出更多的代价,一些人开始“仇富”。事实上,近年来针对国内富人阶层的绑架、敲诈、勒索、抢劫等暴力事件一直层出不穷。2003年1月22日,山西民营企业海鑫集团董事长李海仓被人枪杀于办公室;2003年2月22日,身价数千万的浙江温州乐清富商周祖豹在家门口被人刺杀;2004年12月“中华第一兔老板”千万富豪何刚遇害……
与此同时,中国人的仇富也在经历着一个演变过程,从最初对富豪们的不满,逐渐转移到垄断国企的头上。中央部委高官在2006年初公开宣布,中国的最高和最低收入之间相差三十三倍,其中垄断企业收入是中国平均工资水平的四倍。接着,又有报道指,石油石化、冶金、通信、煤炭、交通运输和电力系统的央企“十二豪门”,囊括央企总利润的78.8%,职工平均年薪高达12万。
有网民怒斥国企集乞丐品质与强盗本性于一身。“他们已经很富了,却利用垄断之地位,采用低劣的手段公然盗窃和抢劫公民财物;石油巨头一边在原油涨价中赚钱,一边又把成品油的价格提升转嫁到消费者头上,每年赢取一千多亿暴利;电信巨头死活不取消月租费和双向收费,美其名曰投入国家通讯建设。可谁都知道,这些产业寡头们虽然份属国有,却分毫不向国家支付红利。”
而且在中国的垄断行业中,高干子弟往往占据重要职位。据官方研究机构的调查报告披露:在金融、外贸、国土开发、大型工程、证券五大领域中,担任主要职务的有百分之八十五至九十都是高干子弟。中国的亿万富豪九成以上是高干子女,其中有2900多名高干子女,共拥有资产二万多亿。他们较集中在经济发达省市,广东省最多,占了总人数的一半左右,余下依次为浙江省、上海市、北京市、江苏省和山东省。
单就粤、沪、苏三省市高干子弟致富概况来看:广东省十二家大地产商都是高干子弟,其父亲包括前省长等。上海市十家大地产商,有九家是高干子弟为老板;十五家工程建筑承包商,除两二家属于国企外,十三家都是高干子弟。江苏省有二十二家大地产商、十五家工程建筑承包商,清一色由干部子女操控,其父亲包括现职副省长、省人大副主任、前省委副书记、前省法院院长等。
亿万富豪的资产来源,主要是依靠家庭背景的权力,有合法的,有非法的,也有合法下的非法所得,主要有以下多个方面:(一)以引进外资(包括驻外中资到内地投资)从中获取回佣。(二)进口、引进成套设备,一般比国际市场高出百分之六十至百分之三百。例如,从意大利引进制造皮鞋的自动流水线,国际市场价二百万美元,广东、江苏引进同一型号,报价分别为六百万美元及七百二十万美元。一套年产五十万吨化肥成套设备,国际市场价二点二亿美元,山东、辽宁以四亿美元报价引进。(三)操控国内资源、商品,出口获利。(四)国土开发、地产倒卖,靠银行借贷,无本获暴利。(五)走私、逃税,每年走私进入市场的日本、欧洲轿车三万至四万辆。(六)金融机构无抵押信贷,资金外流到个人口袋,这也是金融机构坏帐的主要因素之一。(七)独家或霸占大型工程承包。高速公路百分之八十五由私企承包,承包商是当地高干亲属。一公里程的高速公路,能获利七百万至一千一百万。(八)抽逃资金到个人帐户,一般通过金融机构、中资进行。(九)操控证券市场,制造假信息勾结金融、传媒造市,从中获利。
随着改革继续深入下去,中国政府开始以前所未有的决心打造社会和谐,强调“共同富裕”,这部分处于金字塔尖的群体也将成为继续改革的阻力,而且阻力日益增大。既然不可能要求富人阶层这个既得利益集团自身产生变革的需要,那么他们也就只能成为阻力而非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