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是好朋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19/09/23 13:02:22

进入10月,台北的气候依旧很宜人,海风徐徐吹来,拂在脸上润润的,有种舒适的感觉。

我们下榻在北投的热海温泉宾馆,周围俱是泡温泉的宾馆和澡堂,据说,在宾馆的浴场洗一次温泉约需人民币70 元。

表姐说,整个台北只有北投才有温泉,早在日据时代,北投的温泉就很出名。那时,到北投泡温泉似乎是日本人的最爱。

为了接我们,表姐早上就从新店市赶来,并特地在我们下榻的宾馆开了一个房间,以方便陪同。

我们抵达宾馆已是晚上10点,表姐邀我们去好享来饭店吃夜宵。我们说,不去了,想泡温泉,晚了浴场要打烊。表姐说,房间里都是温泉水,钱是“好朋友”,要善对它,没有必要浪费。

表姐很有经营头脑,为了有更多的“好朋友”,1989年,她毅然将原先开设在台湾的电子元件企业迁移到深圳。经过10年的拼搏,赚了1亿新台币(约和人民币2000多万),并在深圳买了几套房子。去年,她感到再赚取“好朋友”难度增大,再者自己赚得也够花了,于是急流勇退,将厂子关了,打道回台湾,热衷于公益事业。

她说,在大陆打拼的10年,最后悔的是没有在上海买房子,否则“好朋友”真的会自己滚滚而来。她告诉我们,她的儿女亲家在闵行区买了几套房子,如今价值成几何级数上升,每月光租金收入就达人民币6万左右,效益比办企业还要好。她感叹,有时“好朋友”得来也很容易呀。

 “善对好朋友” 表姐的这句话,在当晚的宴请上得以完美演绎。

好享来的菜,价格不贵,基本上是新台币100元一盘(约合人民币22元),就是这,表姐也决不多点。她说,她点菜的原则是可口、够吃。果然一顿饭下来,大家吃得大快朵颐,不亦乐乎,而桌子上几乎没有剩余。

其实,不光是表姐,在我们所认识和目光所及的台湾人中,不管富裕还是贫困的,都是衣着简单,用钱很会计算,勤俭节约似乎是他们的一种习惯。在饭店就餐,通常也是简简单单几个菜,没有奢侈和浪费。反到是我们这些大陆游客显得有点大手大脚。

没有去台湾以前,听到不少台湾老乡将台北士林夜市吹得神乎其神,身临其境,其实也不过尔尔。在我看来,士林夜市有点象没有改造前的上海城隍庙福佑路小商品街,或许更象厦门、泉州等地的夜市排挡。

士林夜市有两大部分组成:一是慈诚宫对面的市场小吃,市场内囊括大江南北综合小吃、从牛排、铁板烧到蚵仔煎、广东粥、生炒花枝、琳琅满目,每到夜晚,逛夜市的人潮将狭窄的通道挤得水泄不通;二是以阳明戏院为中心由几条小巷道所围成的夜市,小吃摊、服饰店、精品店、鞋店、唱片行等各式店铺及地摊挨家紧临,只要市面上流行的,在此都能找到。

在士林夜市的一家箱包店,我看中一只背包,与老板娘侃价,从3000元新台币砍到2500元,老板娘再也不肯松口,我放下包走了。过一会再去,周而复始前后不下五次,最终还是没有买。但老板娘不厌其烦一次次将包从架子上取下再放上,始终笑脸相对,没有丝毫不悦。我反到不好意思说,对不起。老板娘笑笑,没有关系。

相比,我在大陆类似的侃价后不买遭店主白眼嘲讽的购物经历,不得不佩服这位老板娘赚取“好朋友”的态度和经营作风。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在台湾正规商店很少有宰客的现象,基本上都是明码实价,还价的幅度不大,很少有那种拦腰砍一刀的可能。的士司机也不会因为你是外乡人,而兜圈子赚黑钱。

当然,“好朋友”对人的诱惑实在太大,在它面前,不是所有人都有定力的。

我们看到一家大排挡,标明啤酒起始100元新台币一杯,续杯是50元新台币一杯。于是,跟大排挡老板娘说,我们有4个人喝啤酒,估计要喝10几杯,能否都算50元一杯,那个长得很象电影演员巩俐的老板娘思忖了一下说,可以。

得知我们是来自大陆的台湾人,老板娘趁着生意间歇过来攀谈。

老板娘很健谈,她说,她跟我们正相反,是个大陆老兵的后代,祖籍山东,在台湾长大,今年28岁,还没有成家,在台湾也算是“剩女”了……

席间,彼此相见很晚、把酒交谈,其乐融融、其情殷殷,仿佛是非常熟悉、了解的好朋友。

买单时,老板娘说,一共是2500元新台币。我看着清单说,不对呀。老板娘反驳,怎么不对,你们八个人,起始8杯啤酒800元新台币。我辩道,我们是4个人喝酒,再者,讲好了是50元新台币一杯。

老板娘无语了。稍倾,她一声不响,退还了400元新台币。

事后,表姐笑道,“好朋友”也会使人变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