晁岱卫——潜心与汉隶对话的书法家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1/03/07 17:58:39

晁岱卫——潜心与汉隶对话的书法家

2009-6-19 11:03  来源:书画艺术

  晁岱卫先生1952年出生在历史文化名城——徐州。现任徐州书画院书记、副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第六届文代会代表、江苏省国画院特聘书画家。2000年在中国文联、国家文化部主办的“世界华人艺术大展”中被授予“世界华人艺术家”称号。

  翻开面前这本《晁岱卫书画•汉隶书法精品选》,令人心动,令人神往,我仿佛穿过千年历史烟云,看到了金戈铁马,旌旗飞扬;看到了石门摩崖,古树虬枝;看到了竹简片片,青史留痕;看到文豪举酒,佳人对月……在一篇篇精美的汉隶书法作品中,在一笔一划、一撇一捺的不凡功力中,我们领略到晁岱卫先生与汉隶为伴四十多年,潜心与汉隶对话四十多年,将汉隶艺术作为自己的生命体验,用笔墨描摹中华民族的精神内涵——博大、精深、多彩、灿烂。诚如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主席言恭达先生所言:秦汉艺术的乳汁为岱卫的创作提供了丰富的营养,有机地提纯到他的变的理念中,以此锤炼笔墨、陶冶学养、培植人文视角,醇化审美思维。岱卫先生所走的习隶、变隶、求隶的道路正是从自发文化追求自觉文化到文化自觉的转捩,是践行罗丹所说的“唯一的美即蕴藏的真”的情感实录与文化苦旅。

  岱卫的老父晁镇先生是抗日战争初期新四军《拂晓报》社的老报人。一场文革风暴使晁老先生遭受了不白之冤,也把岱卫兄妹打入了社会最底层。也许是天缘所至,初中生晁岱卫则成了抄写语录、描摹领袖画像的能手,并爱上秀丽俊美的汉隶书。年龄渐长,听说故宫博物院有古隶书帖,他便千里求之,终得数幅拓片;听说《石门颂》汉碑为天下一绝,便冒万险,入秦川栈道,亲往拜读。适逢日本几位书道研究者竟跪拜于此,声称此中华艺术瑰宝,应跪下读。这件事给岱卫以极大震撼,在看惯了隶书蚕头燕尾的俊秀之美之后,他为大刀阔斧、遒劲古朴的《石门颂》的另一种古汉隶的山野之韵所折服。从此他痴迷学隶,上溯秦汉帛书、竹木简牍;下探《晋好大王碑》书法精髓。汉隶书的辉煌汉文化底蕴,深深地影响他,渐渐融会在他的书法作品中。

  徐州乃汉文化的发源地,是徐州这块丰厚的汉文化土壤培育了岱卫先生。雄伟壮观的楚王陵,威武传神的狮子山汉兵马俑,精美绝伦的白集汉墓画像石刻,千古传诵的古下邳圯桥进履佳话,启迪了他追求汉隶书源之动力。出于对隶书之爱,岱卫先生闻隶即探,其时山东出土了雀门汉墓,挖掘出中国珍贵的汉隶竹简,岱卫多次亲临现场临摹。潜心地学习研究,使岱卫逐步形成了书写汉隶书中鲜明的简书的风格。著名书法家尉天池教授在晁岱卫的习作上批语:“岱卫专著于隶书的研究,点画处理以简驭繁,绝少波磔,运笔则力控锋芒,不飘不浮,故而拙巧相生,简远高古。”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王冰石先生在《晁岱卫其人其书》中写道:“岱卫是专攻隶书的,而且嗜好汉隶方劲古拙一路,譬如他写张迁、衡方、好大王碑之类,这是在走一条险径,走不好就走到绝路上去了,但他却从容裕如,写起字来轻松俏皮,不以毛笔去迎凑刀凿斧刻痕迹,这是可谓善解石刻文字者。体现了他深邃的见解和独到的能力。”

  在他早期的书法作品中,呈现汉碑的凝重,简牍的率真,帛书的华贵,形成以朴野生拙、自然简静为总体风格的书法艺术特色,令观者思接千载。

  岱卫先生称得上是个真正关注自己生命定位的艺术家。豪迈、旷达的汉风与精致、清婉的吴韵几乎天然地交织在这位北方汉子身上,形成了他特有的质朴、淳厚、沉静、逸秀的人文性格与追求。走险路不走绝路,师古人又不拘泥于古人,由学隶转为变隶,这是晁岱卫先生第一次重大艺术突破。

  1979年春,时为徐州物资局宣传科长的晁岱卫怀着崇敬和忐忑的心情,在他的胞弟、南京艺术学院大二学生晁岱健的陪同下,带着习作来到玄武湖畔,敲开了书法泰斗林散之和萧娴先生的大门。年近九旬的林散之逐一点评他的习作,赞赏他的隶书作品“有书卷气”,口授学书真谛:“勤读书,多临汉碑。”还出示了几大本林老自己摹写的汉碑册页,使他眼界大开。萧娴老亦显长者风范,逐一指点书法后生习作,临别时抚背亲嘱:“年轻人要写大字,干大事。”

  “年轻人要写大字,干大事。”萧娴老一句亲切之语,竟成了岱卫终身不渝的追求,成了岱卫变隶的点金之石。

  由于汉隶的久远,现存古汉隶的作品大多书于竹简之上,字形扁圆,字体纤小。书于碑刻之上的汉隶全国不过四百方,偌大的西安碑林,万余石碑中只有一块曹全碑,且字体也不大。与秦篆相比,汉隶既有装饰性,又有删繁就简的实用性。与后来的真草书体相比,汉隶又缺了实用性和在纸上挥洒泼墨榜书的艺术张力。写大字,写出汉隶大字,写好充满艺术张力的汉隶大字,成了岱卫变隶的突破。

  在艺术的道路上,晁岱卫深知“行万里路,似读万卷书”。他先后自费到西安、北京、黄山、泰山等地写生,他临《礼器碑》,暮色苍茫中投曲阜孔庙;仰《孙子兵法竹简》,寒风凛冽中奔临沂银雀山;慕《曹景完帖》,高温酷暑中摩西安碑林。泰山的经石峪,济宁的铁塔寺边,亚圣家乡的四山,摩崖石刻,邙山的黄河碑林,都清晰地印下了他苦苦求索的足迹。

  暮春之初,他至会稽山阴之兰亭朝圣王羲之。

  北国的十月,他登长城、观沧海,壮心胸、振胆魄。

  古汉隶的临摹,真、草、行三书之风的渐入,中华几千年书法艺术和山川灵动之气的滋润,使岱卫的变隶之路渐入佳境。其间,他得到了著名书画家陈大羽、尉天池、喻继高、萧平诸老师的口授笔范。萧娴老曾与他通信多封,评书论艺,还亲笔为岱卫题写“醉墨”斋号,这些宝贵的墨宝和信件,成了岱卫的珍藏,成了他艺术实践中的巨大动力。

  他收藏大量的画报、画刊、碑帖、画谱、印谱,收藏各大专院校的美术期刊、论文书画杂志,还有汉像石刻、竹简帛书、石币铭文,整整齐齐排列在他三十平方米的“醉墨斋”里。用岱卫的话来说,这是他毕生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财富。中国书法史和古文学史及大量文学名著,他每天都是看到很晚,书写到很晚,困急了才熄灯。

  这一时期的晁岱卫的书法作品是更具了灵动之感的汉风汉韵。那一件件汉画像石拓片的精美的题跋上,他准确地分析了汉代画像石刻的艺术风格和造型生动的故事情节,文字言简意赅,书写章法精美,可谓书画双绝。人们评价“徐州的汉画石拓片,用岱卫书写的汉隶题跋,更具美的表现力,充分展示了两汉文化的艺术魅力”;那一幅幅以汉史汉赋为内容,别具一格的汉隶作品,既有蚕头燕尾之韵,更有大刀阔斧之神力,使人重见楚汉历史风云;还有那前人很少涉及的汉隶榜书,将山之奇、水之阔、天之高、地之广,化着醉墨浑洒,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回味无穷的观赏品味,也形成了高古、雄奇、清俊的晁氏隶风。

  近几年来,晁岱卫的书法作品入选“全国文联著名书画家精品展”、“全国中青年百家优秀作品展”、“第二届国际文化交流赛克勒杯中国书法竞赛展”、“第四届全国正书展”、“第二届中央电视台杏花村杯书法大赛”、“第六届中国艺术节国际书法大展”、“现代金陵书法展”、“首届林散之奖、南京书法传媒三年展”、“中国各民族大团结书画展”等全国展、省展近百次,并获金、银奖。其中,“首届林散之奖、南京书法传媒三年展”获学术成就奖的书法作品被数本书画专集选编入卷。1995年10月,一件隶书作品入选中日“第一届国际美术书法大展”,并获日本国众议院、国际美术书道文化交流协会颁发的一等奖赏状。

  中国历史博物院、中国美术馆、江苏省美术馆、绍兴兰亭书法艺术馆等收藏他的书画作品数百件。

  近十年来,他的几百余幅作品在世界各地及港台地区被邀请展览,并被众多展览馆和友人收藏。

  2000年,在中国文联、国家文化部举办的“世界华人艺术大展”中,他被授予“世界华人艺术家”的称号。

  然而,国家一级美术师、徐州书画院书记、副院长的晁岱卫,在学隶、变隶之后,又迈出了求隶的一步。

  岁月流逝,沧海桑田,东汉碑刻,见之于历代著录的约四百余方,现存世的仅数十方而已,新中国成立前后的近百年时间,相继出土了一批汉代碑刻,诸如《张迁碑》、《四川庐山赵仪碑》、《朝侯小子残碑》等。

  岱卫先生为了探讨汉隶书史和汉碑的艺术风格,担当起探求汉碑的分布地域、释解碑文的原始意义、研究汉碑的造型艺术特色和追寻汉隶书的源和史的重任。他推证隶书乃秦始皇时期徐州下邳人程邈为囚时,整理、编创三千余隶书基本字型时以隶代篆。他花了大量时间将东汉时代的摩崖刻石、墓志、碣石画像石题记等整理出五十余篇,探而有研,研而有文,写出了《江苏第一汉碑,东汉校官碑赏析》等学术论文,汇编成线装六大册,称之谓《汉碑五十品》,做到碑刻拓本、评释文字的准确性、实用性,成为一本研究汉隶书艺术很有学术价值的工具书。岱卫先生对收藏古钱币也饶有兴趣。他为此撰文多篇,探讨秦汉钱文的书写风格,并融进自己的创作中去。学术研究的成果,使晁岱卫先生对汉隶艺术的底蕴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汉隶书法艺术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那是一个学者型书法家对中华历史、书史、书法之艺不懈追求的境界。

  有人士称他是当今中国与“汉代隶书对话的第一人”;有人称他由技入道,而达意,形神兼备,心手双畅;也有人称他的汉隶有“古、奇、精”的境界。以这本《晁岱卫书画•汉隶书法精品选》为例,其中就有挥洒自如的《唐人隶断》、古朴幽远的《许国安祠堂记》;闪烁着佛心灵气的《般若波罗密心经》;如刀勒般闪历史之光的《司马迁报任少卿书》……晁岱卫先生的隶书对联“水为善下能成海,山不争高自极天”,字美意更美,愿为你、为我、为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