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一生一起走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9/29 02:20:13
转帖】 朋友一生一起走                                                                                                                                                                                                     鲍博.格林
    杰克.罗斯是我儿时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也是最好的朋友。我们的关系一直很密切,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问题,对我们来说,朋友就意味着一切。
    我们5岁时有幸成为朋友,那是在俄亥俄州的比克斯尼幼儿园里。一个冬天的下午,教室里暖融融的,我们刚刚玩过往纸盒子里投球的游戏。同学们都围在巴巴拉老师身旁,席地而坐。我正好坐在老师背后。巴巴拉小姐正在抑扬顿挫地读故事书,我觉得有什么东西流到嘴唇上了,咸咸的,好像是鼻涕。我用手背去擦,糟糕,手背上全是血。以前我的鼻子流血,总是有妈妈给我收拾,可是现在,和我在一起的都是和我一样的5岁孩子。我有些局促不安,当时能想到的就是赶快离开大家,一个人躲到一边去擦鼻血。我把头垂向地板,不想让别人看到,悄悄地撩起自己的T恤堵住鼻子。我以为这样就可以止血了。可是不行,T恤上满是血,我心里害怕极了。2
z.[qA#ur#z8KL,Y
    这时候离我几步远的一位同学站起来。我不敢抬头看,胆怯又害羞,只听见这个同学在对老师说:“巴巴拉小姐,鲍博受伤了。”老师读书的声音停下来。一分钟之内,巴巴拉小姐抱我到医务室,经过冷敷清洗,一切都好了。
    这个站出来说话的同学就是杰克.罗斯。我们都是刚进幼儿园,相互还不认识,他肯定是在点名的时候记住了我的名字。“鲍博受伤了。”他为一个并不认识的同学站起来说话,其他孩子是不敢的,因为那可能会破坏纪律。;Sz7SI3l(K;Rt
    上二年级的时候,我们之间好得像亲哥儿俩,课堂上都有说不完的话,班主任辛浦森小姐要把我们分开。她说我们上课的时候总是说话,如果不把我们分开,我们什么也学不成。虽然我们不再是同桌,但是我们仍然是最要好的朋友。
   每天放学回家,我们都在一起玩打仗、捉迷藏、开玩笑愚弄对方。我们常常把没底的纸盒子钉在杰克的卧室门上,再把他的袜子团成球,玩投篮游戏。我们喜欢玩这些游戏,不管谁输谁赢,我们都开心地大笑大叫。在他的房间里,我们一起度过了一连串温暖的冬日。
    人的一生中总有几个非常了解你的朋友,他们不等你讲话,就能准确理解你的心思。这种朋友不会太多,但肯定是有的。当你处在悲哀痛苦中的时候,当你不能独自承受命运给你的打击的时候,那些默默无言地守候在你身边的人,就是你最需要的。
    妻子去世那年,是我一生中最痛苦的时候。她闭上眼的那几个小时,我麻木了,好像我跟妻子一起死了孩子们不知道如何是好,徒劳地想安排下一步该做什么。时间一小时一小时地过去,我坐在那儿像雕像一样一动不动。好像是电话铃一直在响,我没有接。次日凌晨,万念俱灰的我,一想起刚刚发生的事,就感觉自己身上压着一座山 ,再也爬不起来了。电话铃又响起,是杰克打来的。我不想听到任何人的声音,甚至是他的声音。我只想一个人呆在黑暗里。我知道他会问我有什么需要他做的。但是,他能做的都已经做过了。
    他在电话里说:“我在芝加哥。”我没有昕明白,以为他正准备来芝加哥。
    “我已经到了,今天早上坐第一班飞机。”“我知道你可能谁都不想见,我先在旅馆住下,哪儿也不去,有什么事一定叫我。”“我什么都能为你做,也可能什么都不用做。”7IyBV+?5}7Z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要让我知道,他就在我家附近,随叫随到。我知道他会在旅馆房间里等着,直到我能提起精神给他打电话。他帮我做的事情是别人想不到的。他知道我不想说话,不想交谈,不需要任何建议。在那些日子里,他每天除了安排好孩子们吃饭和日常生活,再就是静静地坐在那儿陪我。2J(F
S+X&rV%v"sL

    就在几个月以前的一天,杰克感到不舒服。他下班回家直接进了卧室。他告诉妻子珍妮,吃晚饭时叫他。结果妻子发现他躺在地板上昏过去了。杰克病倒以后,医生诊断他得了脑瘤。在此以前,他还在努力工作,他还和朋友、家人有说有笑,还在计划旅游度假。

    我从芝加哥飞回俄亥俄的比克斯尼。杰克的家在奥迪默菲山边的那座宅子里,它面对着阿尔德莫南边的那片湿地。那天下午比克斯尼在下雨,奥迪默菲山和草地都笼罩在蒙蒙细雨之中。我能看到杰克家两层楼的房子, 看到他卧室的窗户。背后的山坡很陡,想当年,那是二战后的年代,我们两个小淘气鬼,把他家前面的那片草地当战场,拿根棍子当来复枪,在平静柔软的草丛里打冲锋,我们假装是敌对的,都是勇敢的战士。读者家园,Pi0\/d1OGd7Ze
    他喜欢散步,我们沿着奥迪默菲山脚缓缓而行。我们5岁成为朋友,而现在我们都已经57岁了。现在这座山对我们来说变得高不可攀。我说:“时间过得真快。”他说:“是啊,我们那时候还太小。”这就是我们每次散步后的结束语。
读者家园+Dx
`htde?

    他问我可不可以陪他到最繁华的街上去走走。我想他可能是馋了。他是个美食家,味觉和嗅觉特灵敏。他知道在什么地方,什么人开的餐馆,有什么特色菜。他总是津津有味地大饱口福。无论他到哪儿,都要把那儿的美食尝一尝。J'C3j2MTi

    最后几个月,杰克不是在消极等死,而是积极地面对生活。在我陪伴他的日子里,我发现是他在安慰我,而不是我在安慰他。他用乐观的态度感染我,让我对生活不要丧失信心。当杰克离世以后,我才意识到自己的生活中处处都有他的存在,他给我留下的是元形的财富。这不是惆怅,而是一种比惆怅更深刻的情绪,在我的眼里,它是一种圣洁的情感。
www.duzhehome.comd
n9iY"|

    那天还在下雨,我提着比萨饼进了他的卧室,他看上去好像睡着了。当听见我进屋的细微声响,就努力要坐起来,像小孩儿一样惊喜地说:“你给我买比萨了?能不能再加一个大个儿的意大利辣肠?”我假装一本正经地说:“ 那恐怕不行。”然后坐到他的床前,握着他的手,想眼他说说话。可是他说他有点儿累了,让我回去休息。 “我还是晚一点儿再回去,你睡着的时候我可以在外面走走,或许有什么事要干。”杰克硬撑着身子抬起头说:“格林,你的衣服湿透了。”我身上的风衣和牛仔裤是淋了点儿雨。“赶快把湿衣服脱了。”“我没事儿。”“不行,不行,你得把我的厚茄克穿上。”“不用,不用。”他开始大声叫在楼下的妻子:“珍妮!”珍妮没听到,他再大声叫:“珍!”“杰克,我真的不用穿厚茄克。”“你不穿我的茄克你就不能走。”他干脆坐起来,把脸上的氧气管扯到一边,准备再叫。“不要这样,杰克,这样对你不好。”“ 那你答应我穿上我的茄克,我就不叫了。”这时候珍妮来了。 “我那件黑茄克在楼下的壁橱里,快取来给格林穿上,他不穿好别让他走。”珍妮看着我耸耸肩说:“你昕见了吗?”他一边躺下去一边说:“格林,答应我。”“我答应你,我一定穿好了再走。”他迷糊着睡过去了。珍妮帮我穿好衣服说:“等一会儿他醒来一定还要问的。”

    我离开杰克家,他还在睡着。外面的雨飘飘洒洒,我想他心里一定还在惦记我。
 

    在杰克的葬礼上,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一张白纸上什么也写不出来。50多年的友情该从何说起呢?当我进入殡仪馆的大厅,走到棺木的后面,我想俯在他耳朵上对他说:“小伙子,杰克,虽然我们看惯了世态炎凉,但是在今天这个地方,你想见到的亲友都来了。有一个人,靠走廊最后一排的那位 70 岁的女士,你无论如何都猜不到她是谁。她是我们儿时的幼儿园老师巴巴拉小姐!”我走过去,紧紧握住巴巴拉小姐的手。我搀扶着她眼在灵枢后面,走出灵堂。我想杰克一定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想到是谁来了。他一定会惊喜地说:“噢,是我们可亲可敬的巴巴拉小姐!”杰克.罗斯,我的老朋友 , 我今天有多少令人欣慰的事要告诉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