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代表不纳税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4/04/16 06:56:17
景明亮 译
"无代表不纳税"原先是一句口号,最早出现在1763年到1776年间,集中体现了北美最初十三个英属殖民地居民当时的最大不满情绪。简单地说,殖民地居民中不少人认为,由于北美人民在"天高皇帝远"的英国议会中,没有自己的直接代表,就等于剥夺了他们作为英国公民的权利,而这是不合法的。因此,那些对殖民地人民要求征税的法律(即可能直接影响到大众生活的法律),以及针对殖民地的其他法律,全都是违背宪法的。最近,不少国家中的许多组织针对同类的问题,再次提起了那样的口号。这一说法抓住了英国内战原因中最核心的观念,就好像约翰*汉普登(John Hampden)在船税事件中响亮提出的那样:"英国国王没有权利要求的事物,英国臣民就有权反对。"
1.该口号在美国独立革命中的运用
"无代表不纳税"的说法是由乔纳森*梅修(Jonathan Mayhew)牧师在1750年的布道文中创造性使用的。到1765年之前,"无代表不纳税"的口号在波士顿已经流传开来,不过,谁都不敢肯定第一个这样说的人究竟是谁。波士顿的政治人物詹姆斯*奥蒂斯(James Otis)也讲过一句非常著名的话:"没有代表的征税就是暴政。"
议会自从1660年以来就控制了殖民地的贸易,并对北美地区的进出口课税。在18世纪60年代之前,美洲居民被剥夺了很重要的代表权。英国1689年的《权利法案》禁止在未得议会同意的情况下征税。由于殖民地人民在议会中没有代表权,所以,对他们的各项税赋,就违背了他们原应保有的英国公民权。议会方面有其反对意见,认为殖民地人民拥有虚拟的代表权。
然而,皮特长老(Pitt the Elder),以及不列颠和北美的其他一些明智之士,如约瑟夫*盖洛威(Joseph Galloway)等,都在努力呼吁和宣扬,希望形成联邦代表式的英国议会、或者具备征税权力的帝国架构,也就是说,议会应同时吸纳来自北美、西印度、爱尔兰和不列颠等不同地区的议员。尽管这一主张在大西洋两岸都引发了激烈的辩论和认真的审议,但似乎并没有形成要求修缮宪法的正式议案送达威斯敏斯特(英国议会驻地)。
北美人民本来就反对《印花税法案》,到1773年,针对茶叶进口税,波士顿茶党又发起了强烈地攻击。英国议会将那起事件视为非法行动,因为他们认为,波士顿倾茶事件损害了王室在议会中的威信。英国议会通过的一些立法,在殖民地人民看来,都属于非法议案,而当英国方面出动军队,希望强制执行其法案时,殖民地人民则组建起自己的民兵,驱逐走英国王室派出的统治者,从而掌握了每一块殖民地的政治控制权。殖民地人民的抗税运动,从来没有正式针对过税负(税收的名目虽然很多,但税负其实相当低),而从一开始,他们就针对伦敦方面决定征税的政治决策程序这一点,也就是殖民地人民在英国议会中没有自己的代表。在1775年2月,英国通过了《安抚决议案》(Conciliatory Resolution),议案提出对所有殖民地,只要能够满足英帝国国防和帝国官员的需求,就可以不再征税。
帕特里克*亨利(Patrick Henry)在弗吉尼亚的决议,有下列几项意蕴:美洲殖民地人民拥有英国公民的一切权利;无代表不纳税是英国宪法的核心思想;而只有弗吉尼亚才有权对弗吉尼亚人民征税。
2.虚拟代表
在英国,议员代表的人数相当有限:只占有投票权的人的3%,而且那些代表还往往由当地士绅把持。因此,英国政府坚持认为殖民地人民持有虚拟的代表权,其实对他们是有好处的。在英国历史上,"无代表不纳税"这一原则由来已久,意思是所有税收必须由议会来通过。最初,"代表"是由地主来充任,但到1700年,那种做法逐渐演化成这样一种理念,即所有英国的臣民在议会中都有其"虚拟的代表"。塞缪尔*约翰逊(Samuel Johnson)在其政治小册子《税收并非暴政》(Taxation No Tyranny)中宣称:"我们虚拟地、默认地认同了某一政府机构,认为依靠它我们可享受利益、凭借它我们可获得保护。"他反对殖民地人民关于自己没有选举权和代表权的申辩,他说:"他们其实在被代表着,就好像英国大部分人那样被虚拟地代表着。"
在英国,虚拟代表的理论受到了卡姆登伯爵查尔斯*普莱特(Charles Pratt, Earl Camden),尤其是查塔姆伯爵威廉*皮特(William Pitt, Earl of Chatham)的攻击。而在殖民地,这种理论更是遭到了全面的抗议。殖民地人士说,所谓的"虚拟"不过是政治腐败的遮羞布,与他们所认定的"政府权力来自被统治者的同意"之共和理念格格不入。殖民地人士说,假如一个人没有选举权,就不可能有人代表他。此外,就像丹尼尔*杜兰尼(Daniel Dulany)所讲的那样,"如果没有这样的诉求,即不再作美洲居民,而要成为真正的大不列颠的公民,那么,即便每一个美洲居民都有其必要的财产,也还是得不到相应的投票权。"殖民地人民坚持认为代表权实现的途径,除了选出一群可以代表自己的人之外,别无他路。
卡姆登伯爵早期在议会的演讲中,关于废除印花税方面,旨在讨好王权的《宣示法案》(declaratory act)做了猛烈的抨击。卡姆登肯定了"无代表不纳税"的原则,而后他便受到了曼斯菲尔德首席法官,即诺星顿大法官(Lord Chancellor Northington)的指责(还有来自其他人物的指责)。对此,卡姆登回应道:
英国议会无权对美洲居民征税。我不愿意考虑桌案上摆放的这项《宣示法案》;因为要考虑这样一个法案的内容,除了浪费时间之外,还能有什么意义呢?须知该法案的存在本身就是不合法的,甚至完全非法,与基本的自然法则背道而驰,与英国宪法的基本法则也完全相悖。宪法的基础在于永恒不便的自然法则;宪法的基础与核心乃是自由,将自由赋予有幸生于大英帝国的每一名公民。各位议员,这一原则并不是新创的,它与宪法一样悠久;它是与宪法一同发展起来的;里面融入了上帝的懿旨,任何一届英国议会均不得将它们分割开来;若企图那样做,就像用利器捅入我们的要害......我再重申一下我至死不渝的立场,即税收与代表权是不可分割的;这一立场的基础在于自然法;不仅如此,它本身就是永恒的自然法则;因为一个人所拥有的无论是什么,都一定是他自己的;任何人若不经他的同意(或者由其本人直接表达、或者是通过其代表表达),都无权将其财产夺走;任何人倘若企图那样做,就是在伤害他人;而无论谁那样做了,就相当于犯了抢劫罪;那个人就是在抛弃、抹杀自由和奴役之间的界限。税收和代表权与宪法既是共生关系,同时前者又是后者的核心所在。......
自从宪法出现以来,在英王国内,无论现在还是过去,都没有一片草叶生长在阴暗的角落,以至于没有被代表;没有一片草叶在被征税时,没有得到产权人的同意。......在美洲居民还没有代表权期间,我绝不会赞成任何向他们征税的法案;因为关于所谓的虚拟代表之界限,那简直是荒谬之极,不值得回应;因此我会很不屑地将那种说法置之不理。美洲居民的先辈没有为他们留下一个自己的本土国家,从而使他们遭受到危险和压迫,甚至要沦为一个奴隶国家;他们没有放弃他们的权利;他们从其母国寻求的是保护,而不是束缚;通过对母国的依赖,他们原指望能够有效保护其保有财产,而不是让自己的财产被剥夺:因为假如现行的权力状况持续下去的话,他们将没有任何自己的财产;或者用洛克先生(Mr. Locke)的话讲,就是"如果一个人的财产可以被另一个人随意而理所当然地攫为己有,那么那个人还会保有什么财产呢?"
1776年1月,威廉*皮特(William Pitt)首相在议会中曾发表了以下意见:
议会中关于美洲居民的虚拟代表之思想,乃是人们脑子里能构想出来的最卑劣想法。这种想法,都不配让我们去认真驳斥它。美洲的广大居民有好多立法机构可代表自己,从来就没有放弃其宪法权利,他们可以铸造、发行自己的货币。假如他们不能这样做,就与奴隶没有两样。
格林维尔向皮特回复说,美洲的骚乱"已经濒临叛乱的边沿;如果今天我听到的原则能得到确认,那么没有什么会比它更容易引发革命了。"格林维尔称,外部税收和内部税收是一样的。
3.当代在美国的运用
"无代表不纳税"的话被添加到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车辆牌照的下端,目的是反对该区在国会中没有代表权。
美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曾运用这种说法,以促进该区在国会中争取到投票权。2000年11月,特区的"机动车辆部"决定在颁发的牌照上,印上"无代表不纳税"的口号。克林顿总统为了表示对该市的支持,授意让其总统座驾持有印着"无代表不纳税"字样的驾驶牌照;然而乔治*W*布什总统入主白宫后,却让人换用原先没有该口号的牌照。2002年,该市议会议定将这一口号添到特区的旗帜上面,但关于特区旗帜的新图案却一直没有得到批准。2007年,根据成功推行的"50州两角五分硬币"计划,"哥伦比亚特区和美国属地两角五分硬币计划"也被推出。哥伦比亚特区在提交硬币图样时,上面就含有这样一个口号,但是最后被美国铸币厂驳回。
2009年2月27日,"无代表不纳税"的说法还被用于茶党抗议事件,当时抗议者对增加的政府支出和税收表示愤慨。
英国首相约翰*梅杰曾用过这一说法的修订形式,1995年10月,梅杰在联合国成立50周年庆祝大会的致辞中,曾将该说法的顺序倒过来说:"各国不纳税而享受代表权的做法是不能持久的",当时这番话旨在批评美国对联合国拖欠多达十亿美元的款项而发,而这一说法也响应了英国外交部长麦克尔姆*里弗坎德(Malcolm Rifkind)在上月联合国大会开幕式上所做的一项声明。
为了成为美国的公民,大部分移民通常必须作为永久性居民达到一定年限(一般是5年)。永久性居民必须对其境内外收入全部缴税,却不能投票。然而,19世纪末,一些州允许移民可以在表示加入美国籍的意思之后即享受投票权;此举是为了吸引移民。
这种说法也被美国其他人群运用,这些人群一方面需要缴纳各种税款(销售税、所得税、物业税),另一方面却不能投票,如重刑犯(在很多州,这些人都是不能投票的)或者未满18岁的人。
4.在加拿大的运用
在加拿大,魁北克政团(Bloc Québécois)领袖,即政治家吉利斯*杜塞普(Gilles Duceppe)曾反复引述这句话,用来捍卫该党在渥太华的地位。该政团是魁北克主权主义政党,在加拿大联邦选举中,只让其候选人在魁北克省进行竞选活动。杜塞普拿出这样的说法,意味着支持魁北克主权主义运动的人,有权在对自己课以税赋的加拿大议会中被代表(实际上他们在议会中有着自己的代表)。杜塞普无论在用英语演讲还是用法语演讲时,都会引述这一口号的英语原句。
■原文系维基英文百科的一个条目
(原载中国经济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