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19/12/07 08:00:28
跟灵水说要去西安,灵水笑我:烟花三月下扬洲,你为何要去西北?去西安原是应友人之约,下江南却是久远的向往,灵水的提醒着实撩拨了我多年的江南梦。
----------------------题记
烟雨西湖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知道西湖源于小时候读苏轼这首《饮湖上,初晴后雨》,苏公笔下的西湖:晴方好,雨亦奇,淡妆浓抹总是相宜的,而喜雨的我却对雨中的西湖更是向往。天遂人愿,从遥远的西北奔赴而来,拥抱我的是烟雨西湖温润的怀。
春天的雨如丝般缠绵,西湖的姿就在这烟雨中生动。收起伞,漫步于西湖堤畔,长途的疲惫刹时便在这一望烟光里销蚀饴尽。远山含黛,近水染绿,间或的桃红从翠绿的垂柳间偶尔探出带露的脸,娇羞之极,是西子姑娘来迎我吗?不由的笑,和着西子羞,穿越千年的时光相拥,亦想相拥千年!
游西湖散漫的没有路线,沿湖信步,不期与雷峰塔相遇,雷峰塔初名“黄妃塔”,相传是吴越王为庆祝黄妃得子而建,只因白娘子与许仙的爱情故事,为雷峰塔平添了许多神秘和伤感。由于多次的重建,我想雷峰塔里更多的是钢筋水泥的气息,便没了登塔的欲望,对面的苏堤却是最想去走走的。
朋友说,苏堤春晓是西湖的有名的景色。“柳暗花明春正好,重湖雾散分林鸟。何处黄鹂破暝烟,一声啼过苏堤晓。”此时的苏堤杨柳夹岸,虽然没有艳桃灼灼,而湖波淼淼,船影隐隐,轻风徐徐吹来,柳丝舒卷飘忽,置身堤上,勾魂销魂。 因为腿疾,苏堤没能走完,不舍美景,拾足登舟投入了西湖的烟雨水间。
泛舟湖上,风大了起来,由于贪恋美景,大家都争相坐在仓外的船头,丝毫没有因为渐凉的雨风减少游湖的兴致。放眼望去,三潭映月就在不远的湖心,导游介绍说三潭映月是古西湖三岛中最大的一个岛,有“水上仙子”美称。到此时我才明白,三潭映月原是一个小岛的名称,而以前我一直以为是一元人民币上那在湖面鼎足而立的三座石塔。上得岛来才发现,原来岛中有湖,水面被划为“田”字形,建有一座九转三回、三十个弯的九曲桥,从曲桥走过,沿途的杜鹃花艳艳的开着,着实补偿了没能看到苏堤一株杨柳一株桃,青青绿柳映桃花的遗憾。
西湖的美,美在烟雨,此时由多情的风的牵引,丝丝的雨浸润,沉醉的我便流连忘返于这天堂的美景。
苏州印象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游完西湖,怀揣着一份长久的渴盼,苏州又在梦里蠕动了。
当车子开进苏州,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幅衰败的景象,低矮的房子,灰朦的街道,还有城市建设工地上扬起的尘土……这就是天堂苏州吗?心里不免暗暗的失落。
陪同的导游是位三十开外的女士,虽然没有年轻姑娘的灵气,但口才却是一流的,也许在我的脸上看出了失望,她首先讲起了苏州的市容:由于申请了文化名城,苏州老城区政府是不允许修建高楼的,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城区很破旧,但苏州的新城区却是高楼林立,充满现代气息的。善于观言察色的导游却不知我向往是的杏花烟雨,粉墙碧瓦的江南水乡。
游苏州,观赏园林必不可少。踏进狮子林,一道围墙就把喧嚣和浮燥隔绝,让人仿佛置身于世外的桃源。绕过门厅,透过雕花砖窗,一朵朵牡丹依着假山,在篱边的绿丛中隐隐着开着,那么的不屑 ,似乎在责怪我这个不速之客惊醒了它的春梦。而我丝毫没有顾忌它的不快,依着它灿烂的笑着,让同伴拍下一个鲜花伴“美女”的“丽影”。
狮子林中最值得一玩的是它的假山,千奇百怪的太湖石被设计师和工匠们堆成大小不一的假山,且象狮子的更占多数,想来这就是“师子林”为何后来更名为“狮子林”的来由吧。在这些大小不一的假山中,最有名的当数假山迷宫了,这个迷宫共有三层,九个出口,二十六条路线,占地不过几十平米,却设计得错综复杂,走进迷宫的人迷路者大有人在,相传当年乾皇帝六下江南,每次都来狮子林走迷宫,却一次都没有自己走出来过。导游打趣我们,说如果大家进得假山只怕会留在园子里住宿了。由于时间关系,没有亲自去走走迷宫,然山边长廊架上的紫滕花却让我惊喜异常,曾无数次在朋友的画中看到过形态各异的紫滕,但真正的紫滕花却是从来没有看到过的,这也算游狮子林的另一个收获吧。
游苏州,更想寻觅那月落乌啼、千年风霜、红枫渔火、夜半的钟鸣的身影。诗人张继的一首《枫桥夜泊》伴随苏州城,伴随寒山寺流传千年,更让我的江南梦多了一份空灵旷远的意念。试想当年,诗人泊船枫桥,江南水乡的秋夜以怎样幽美的景色,吸引着这位怀着旅愁的游子,使他领略到了这种情味隽永的美。
到寒山寺正是正午,自然无法领略夜泊枫桥的意味,也无缘凝听夜半钟声的悠远。一千多年内寒山寺先后五次遭到火毁,那寺已不是千年的寺,钟也不会是千年的钟了,但是寺内的古迹还是很多的,有张继诗的石刻碑文,寒山、拾得的石刻像等等。。。。最吸引我的是九曲长廊的墙壁上挂着各个时期的书法家们书写的张继的那首《枫桥夜泊》,虽然对书法无能鉴赏,但对同籍的诗人不免又多了一份崇敬之情。在众多的《枫桥夜泊》间,有一段唐代高僧寒山和拾得的对话发人深省:
寒山问拾得:世间有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如何处乎?
拾得笑曰:只要忍他、让他、避他、由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你且看他。
一日的旅程有惊喜也有失落,千年的文化不是我一日所能领略。回程的路,我听到了自己脚步在青石板上踏响的平仄,苏州!只想今生容我再用从容的时间细细读你,让你的神韵不要是只是漂浮于我如诗的梦中。
水乡周庄
“一枕暗香听橹声,寻梦无痕到江南。”跨过唐风孓遗的门廊,只一步便来到了我的梦里水乡。
木橹、粉墙、碧瓦,小桥、流水、人家。曾无数次在画家陈逸飞画里见过周庄的丽影,当真正进入水乡,它的恬美更是摄人心魂。如果说西湖的美,美在如大家闺秀般的矜持与含蓄,那周庄的美,就美在如小家碧玉样的清丽和恬静。
走进周庄,河壁是湿润的,空气是湿润的,就连阳光里都是湿润的味道。晃动的波纹把阳光在清清的水面打得细碎,斑斑驳驳闪着幽幽的光;紫色的桐花漫漫的挤满枝头,衬着身后淡绿的垂柳高高的在站桥边;小小的乌蓬船上,撑着各色阳伞的游人伴着身着蓝底白花印染小褂船娘的江南小唱,穿桥而过,桨声欵乃,吴语悠悠。一阵轻风吹来,鼻息间更是别一种气味,深深的吸一口,恍若是水的清气与石壁上青草的混合体,湿湿的竟有了些沁人心脾的感觉。
轻柔的风牵着片片柳絮, 引领我走上周庄的桥。如果说周庄弯弯绿水是一根根银色的丝带的话,那周庄的座座古桥就如这些丝带上结起的一个个蝴蝶结,两岸的幢幢宅院被这些古桥连接起来,勾勒出特有的古朴典雅的水乡情韵。听导游讲,在周庄的河道上完好无损地保存着元、明、清不同年代建造的石梁桥和石拱桥共14座,其中最有名的就是青年画家陈逸飞画里的双桥。
双桥,由一座石拱桥(世德桥)和一座石梁桥(永安桥)组成,因为桥面一横一竖,桥洞一方一圆,样子很像是古时候人们使用的钥匙,当地人便称之为“钥匙桥”, 双桥最能体现古镇的神韵,此时的桥边,有几个年青人正在全神贯注地写生,游客们则端起照相机,争先恐后的选取最佳的拍摄位置。站在河的一侧举目望去,钥匙形的双桥连同不远处的太平桥,一幅静怡的水乡图便在相机里定格。
踏过双桥往南走我们参观了明朝周庄巨富沈万三的宅邸和同时建于明正统年间的张厅。相比于沈厅的富丽,我则更喜欢张厅。相传张厅为明代中山王徐达之弟徐逵后裔于明正统年间所建,清初出卖给张姓人家,改名玉燕堂,俗称张厅。作为殷富人家的宅第,张厅虽历经五百多年沧桑,但气派依旧。从那些漫长岁月中遭到损害的砖雕门楼,石柱,及细腻精良的雕饰中,仍不难看出张厅昔日的风采。大厅轩敞明亮,厅堂内布置着明式红木家具,两边墙上悬挂着字画,其中—副对联尤其引入注目,上联是“轿从门前进”,下联是“船自家中过”。仔细琢磨,对联十分贴切地写出了张厅的建筑特色。
大厅的东侧,有一条幽暗深长的陪弄。据说过去,没有大事轻易是不开正门的,只逢婚丧喜庆或有贵宾来访,才打开大门,抬进轿子,平时家人进出都走陪弄。如今,陪弄却成了别有风味的旅游通道,穿过长长的弄道,只看到斑驳的墙上、壁龛上,依旧残留着旧时被烟火熏过的痕迹,正当我还曾经在水乡黄昏炊烟袅袅想象中的时候,一片含有绿意的光亮投来,眼睛顿时一亮,原来不知不觉已来到了张厅的后院。 张厅的后院,是—个闲静素洁的小花园,花木扶疏,春色如画,一条小河奇妙贴着墙根流来,又穿越水阁而去,园里最引人注目的是一柱太湖石,玲珑剔透,洁白如雪,为这个小巧的花园增添了几分灵秀之气。
周庄,水是你的灵魂,橹声是你的歌。虽然那些普通的民居、门窗和梁檩笼罩着岁月的烟尘,但清清的流水,纯朴的居民,袒露的却是最具体的现实和一份安谧温馨的水镇情趣。此时它如此真实的唤醒了我的怀旧意识,于是,感慨、诧异和歆慕,以及种种难以诉说的心绪都包含在周庄这水的情怀里。
江南秀秀
去江南回来至今已整二月,答应灵水的江南游记却因牵挂人心的汶川地震而搁浅,今天是阿玲的生日,首先祝阿玲生日快乐,格尔姐永远忘不了那天早餐你为我煮的水饺和香浓的牛奶。
记于08年6月19日
也许骨子里就是属于自然的,从小桥流水的周庄去上海,当满眼被灰色钢筋水泥的高楼充斥的时候,内心里的那份抵触便无处不在了,虽然上海夜晚的霓虹也在我刚踏入时迷醉过双眼,但一路走来时时萦绕于怀的绿意却是更难忘却的。一日的上海游索然无趣,心里更想的是:早日见到灵水。
灵水,这个刚上网不久便认识的朋友,六年来一直保持着深厚的友谊。认识灵水,也结识了灵水身边的每一位好友:美丽干练的阿玲,能干侠义的梅,调皮帅气的真实……听灵水说,大家知道我要来都非常高兴,特别是真实,这个小伙子说一定要见见我,原因很简单:因为来的是格尔。然而,这个简单的理由带给我的却是深深的感动,这些朋友因灵水的叙述已在头脑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知这次相见是否能和心中勾画的形象一致呢?
沐浴着丝丝细雨到达灵水所在的城市已是华灯初上,夜幕下小城的霓虹穿过雨雾照在身上竟有上些迷蒙的味道。刚出站口,就听到有人叫我,寻声望去,停在不远的车上下来一位纤细温婉的女子,浅浅的笑着向我走来,还有一位阳光的男士也挥手大叫着:格尔,这里!这里!初次见面,没有想象中热烈的相拥,然而,只是一眼便已知彼此心中翻涌的激动,关切的眼神,细致的问候,温暖的竟让我恍惚如回家一般。
灵水夫妇开车直接带我去了西餐厅,说一群朋友全在那儿等着呢。推开餐厅的门,迎面投来的六双眼睛一时让我感到不知所措。请我吃饭,原来都是全家出动的呵,梅全家、阿玲母女,还有燕子姐妹。不过,看着大家热情的笑脸,紧张的心情一下也就烟消云散了。因为从来没有吃过西餐,灵水的先生为我点了原味牛排,还特意为我加了一个牛奶炖木瓜。原以为一份原味牛排就是的小块牛肉而已,却不曾想还有煎蛋、火腿、玉米、水果、面包和红酒,望着面前大大小小的盘盘碟碟,一时不知道从何下手了。
没有吃过西餐,但知道吃西餐有很多礼仪的,以前粗略地看过此类的文章,却把细节忘得干干净净,只大约记得右手持刀,左手拿叉,忘记了哪杯是餐前酒,哪杯是餐酒,也弄不清吃完后刀叉是该八字摆开还是交叉叠起。心里忐忑,却忘了可以学着别人照本宣科的,看着大家谈笑风生,刀叉飞舞,好像也没太注重礼仪,不忍再听肚子高唱的饥饿交响曲,索性抛开那些浑七素八的礼节,先把水果面包一扫而光。等肚子垫了底,才像模像样的拿着刀叉细切慢嚼起来。
面对面的交流,全然没有初次见面的生涩,大家开心的说着网上的故事,讲述生活中的零零总总,熟悉的就如久别得逢一般。正聊得起兴,就听灵水电话响了,原来是真实打来的,因为学校明天有教学交流活动,他一直还在加班,知道我到了,电话放下不到十分钟就听到推门声,带着一股朝气,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孩子出现在面前,听到我问好,真实也忙叫着:格尔姐姐好!笑着问他有生疏感吗,不想这个大小伙子竟羞红了脸,格乐曾说我目光犀利,看来我是吓着这孩子了(偷笑)。
吃完晚餐,阿玲和梅的先生带孩子们回家,梅和灵水开车带我逛了夜灯下的小城,干净的街道,大气的建筑,还有街边漂亮的园艺,无不显示这座发展中江南小城的生机。梅安排我住下,甚至连第二天的早餐也安排得妥妥当当。也许一直担任学校领导,梅的干练从她的处事中尽显无余,灵水这时乖乖的跟在梅的身后,梅怎么说就怎么好了,她说她的任务就是晚上陪我了,至于我,客随主便咯。
一夜睡得很沉,早上醒来时九点过了,起晚了,阿玲和灵水过来接我去她家吃早餐。阿玲是那种少见的高挑漂亮的江南女子,随意的衣着无法掩盖精心的搭配和着装的品味。阿玲的家非常漂亮,一栋四层楼的小别墅,前院假山回廊,奇花异草,仿佛让人置身苏州园林。未参观完房子,阿玲已叫着开饭了,直到此刻依然还能清楚的记起那碗水饺和那杯牛奶的香甜。
来的路因期盼显得好远,归途却因不舍而更显慢长,江南秀秀,我亲爱的朋友们,你们的友谊将会是我生命画卷中最浓烈的一彩,温暖永远。
注:江南秀秀是刚认识时灵水在昆朋网站的ID,她身边的朋友都被我这样称呼着。
完成灵水的作业,流水帐般的记来,只当记录心情,回忆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