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份情,那样重,那缕哀思那样疼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2/12/07 08:43:32
烟花易冷人事分,小桃笺上旧啼痕。梦里梦外千寻字,寂寂空城草木深。
【之于朋友】
一年之后,再次打开久违的细沙空间,看着这组诗词,泪不自觉地簌簌滚落下来,阔别网络,阔别人群整整一年,当看到依然通过小纸条赠我空间的这组诗词时,咸咸的泪水顿时挂满我的腮间。
在此,我想把我内心的话告知我的朋友及依然姐。“空城虽寂寂,休怜草木深。”至少在我的心中,你们的到来,你们的关爱,或是你们的每一次伫足或离开,皆是我生命中那一抹生机盎然的新绿。独处一隅中,还能真真切切地让我感知到你们殷殷的挂怀与昔日的温暖,于我而言,这便足够了。一直以来,或许之于朋友,我不是一个太好相处的人,谁让我,是一粒棱角分明、被你们宠坏了的沙子呢。被人捧在手心,不自觉的,便划伤了你,孰不知、如此的任性,如此的凌厉,伤了你,也痛了我的心。
网络几年,这一路,就这样亦步亦趋的走了过来。然,网事悠悠,人远天涯近,在经历过那一番彻骨的离殇过后,请原谅,原谅我在彼处留下的仅是一个忧伤的背影。而今,虽与人与事不再交集,可心里一直念着你们的好,无论之于谁,我祈盼着你们的好,犹胜于我自己。一直以来,喜欢一次次从内心去反省,我亦明白,在我的性格中,的确存在着这样那样的缺陷,但只要我们心存善念依然故我的行走,人与人之间那些屑小的纠结又算得了什么呢?感谢时过境迁,我的心依然坦然着。
曾经,因为母亲离世的怆痛,一度清空了空间的所有留言与文字。但是,我无法清除那一张张熟悉或平静的笑脸,无法清除曾有过的美好回忆,无论是之于你的,或是之于她的。即便有过伤害,每每忆及,亦如斯温暖。
偶尔默默地登陆一下细沙的空间,看着一张张纸条,一封封Q邮,一条条心情留言。或是一声声问候,泪,总是那么不争气的滑落下来。原来,我对你们亦是不舍得。默然的隐于尘世归于平淡。我们彼此,仅是换了一种方式相守罢了。今天之所以说这些,是因为,我对你们依然心存感激,亟需感谢,感谢在网络中陪我走过一程山,一程水的朋友们。但是,仍需请你们原谅,原谅我再也无法回到从前,再也无法在回到你们身边,与你们一起欢笑,一起玩闹。必尽,母亲离世的怆痛给我心中留下的烙印太深,太深了!
今天,在这里匆匆地敲下这些文字,只是要令它,在这座荒芜的空城里蓬勃成一株蒿草,它有一个名字,“叫勿念我。”我要令它,时时刻刻守护着我的母亲,亦要令它,默默地陪伴来此处的你。风来,影动。盈盈的扭动一下身躯,为你送上一抹款款的微笑!那是我对你的问候,亦是我要对你表达的,切切地祝福!
【之于亲情】
烟花易冷人事分,小桃笺上旧啼痕;感谢依然姐,这两句诗词正好暗合了母亲走时的情景,那一天,是母亲的生日。我们兄妹六人皆从四面八方聚在了一起。因为谁都知道这将是妈妈此生的最后一个生日。所以那一天,所有的亲戚、朋友也赶来了。他们为妈妈奉上的,是最为隆盛的生日焰火。第二天,在父亲离世的第六个年头,我们的母亲,便那样匆匆地撇下我们走了。此去,幽冥永隔,此去,再无归期!
那一天,母亲虽走的很安祥,可那样的伤,那样的痛,何时何地忆起,即会令人肝肠寸断。“秋风中,我瑟瑟发抖,多想对苍天唤一声妈,然而——您的声音却远哑寂在岁月的咽喉。”
至妈妈那样猝不及防的走后。在我的生命中,打生下来就没见过外公外婆,爷爷奶奶的我除了血脉相亲的六兄妹,再没有一位慈亲了“子欲养而亲不待,树欲静而风不止”。这世上,惟有生离死别的疼才是我们心底最痛的凄凉,这一年中,我是怎么走过来的我不知道也不愿去回顾。我仅知道,至妈妈走后,人,变得木木的,很难开口再说话。有时,就那样成天一个人静静地呆着,或是孤独的去走很远很远的路,夜深人静时,一次次从无边的噩梦中醒来。眼里,心里、魂里、梦里、全是母亲的身影。
这一年中,我是那样思念我含辛茹苦一世的母亲,有时想着想着,心就痛了人就伤了泪就流了。虽也懂得,生命的本质如此,人的生老病死无从抗拒。可我无法迫使自己做到不去想,不去思,不去痛。虽然我也深深地懂得,人的生命就如这朝露般日落星沉,我们的生命也总是被这样那样的遗憾与伤婉层层覆盖着。春去秋来,它一次次更迭,一次次重生,又一次次消殒。可红尘多眷恋,我们无法割舍的,往往便是这份血浓于水的骨肉亲情。我们的生命是母亲给予的,而我的母亲,她的这一生,又活得极其的不易……
阳历的8月19,妈妈走后的第一个周年祭是在雨中渡过的,一如她走时的情景,天空无休止的下着密绵的秋雨。当我们再次站在母亲的墓前,眼前已蒿草丛生。而我们的母亲就那样静静地躺在那里,整整一年了。这一年中,我在家山北望中想她,我在长相思中泣她。我在五月飘香的康乃馨中哀悼她。只是再凭怎样的遗憾与伤婉,再怎样的悲恸与泣思,我们的母亲终是去了。再也不会回到我们的身边,那一片故土,哪里又还有我的家。
曾经,我在《回家》那篇日志中摘录到:“在这个世界上,许能留住人的不是房屋,能带走人的不是脚下的路。如果人生中有什么东西可以拾拣的话,我多么想去拾拣回有母亲的寸寸光阴。我要去拾拣亲人的温暖与笑容,用他们的爱做灯油,善良做稔儿,我要点燃它,放到心里,一辈子不忘回家的路……”
然,旧时光影如一纸素稿,缀满了点点的伤痛与泪痕,轻风无语,落红无声,而我与母亲的一世母女情缘,也终伦为,曾经沧海难为水,从此生死两茫茫的无奈境地!虽滴滴拣拾,片片埋葬,却不胜风语。
【之于生活】
避开哀伤,一直以来,喜欢听一些纯净的轻音乐,在静漫的音乐中,去细品一盏青烟袅袅的绿茶,无关心情,仅是一种喜好。当季候的风吹来,轻拂我的发梢,那些颠沛流离的记忆,似乎也随着缓慢的雨脚渐渐清晰起来。而我,亦会在这样的音乐中,投合于一种类似于多愁善感,伤旧惜古的情怀。或是手捧茶杯极目远望,或是独倚窗棂低头沉思,愁怀隐隐,任时光漫溢。
耳边,当一曲曲轻音缓缓流过,心中那些暗生的波澜,或是不可言说的忧伤,亦会如水中的涟漪,渐渐被柔曼的音乐抚慰的熨贴而趋于宁静。
许长时间以来,心有千千结。而我却默然的独守一隅口纳百舌而疏于吐露。人说旧时光是个美人儿,在旧时的光与影中,如果人生有什么东西可拾拣的话,我多么希望能拾拣回那些无忧无惧的过去。然,世事沧桑,一切去而不返。曾经,无论经历过多少的蹉跎与磨砺,我从不曾如此这般的气馁过。而今,世事的纠结与母亲猝然离世的怆痛给了我切肤的疼。或许。我是真的累了,累到失去了所有言语,累到心生恐惧只想远离人群——远远的……远远的。
若说旧时光是个美人儿,那么,在漠上风寒中,旧时的美人儿早已飘渺了行踪,仅在箫声渐远的陌上留下一垓灿若夏花的荼靡梦境,当生命中那些挟裹着伤与痛的凌凛寒风呼啸而至时,一个冷不防,它便夺去了以往的欢愉。回首往事,今夕何昔?在我们每一个人泛黄的生命印辙中,若是没有了那些刻骨铭心的疼,我定会心怀笃定安然闲明的行走在这陌上的烟雨中,平生只做逍遥客,一任春风枉自吹。
然,旧时光影如一纸素稿,缀满了点点的伤痛与泪痕,轻风无语,落红无声,斑驳碎影,终化着一池嫣红,与风花同奏一曲离殇,与水月共留一丝残念。然而,我却无时不仰盼着自己头顶的天空,一片澄明。
蓦然回首,在我们那些浩如烟海的记忆中,总有一些伤痛被遗忘,总有一些美好被瞬间忆起,一切的一切,毋需辩驳,毋需贪恋,一切皆交由时间去沉淀。只要我们心中的信念不灭,希望便会重生。漫漫红尘,当青葱的岁月自指尖慢慢消逝,当岁月的风霜在心底一点点消融,或许,生命中许多的偏爱与积习会在时光的沉淀下不经意地改变,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转向于另一种自然而从容的生命形态。
而我自身那些与生俱来的郁郁寡欢的性格,亦会在无形中被一点点地覆盖,无论生命中历经了多少的伤与疼。相信所谓的覆盖不是生活的消逝与殒灭,而是与一种生命中所沉淀下来的成熟的人生姿态融为一体。我想,在这些散落的时光里,只有以一颗厚实豁达的心灵去慢慢的适应周遭的一切,我们的心境才能抽出嫩芽,重而滋生出一份从容淡定的情怀。
【之于感谢】
之于感谢的话,想说的很多很多,而我却疏于吐露。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得今生的擦肩而过。”
那么,我更要感谢,感谢在困厄时给予我支撑。感谢在骄矜时给予我提醒。感谢在倦怠时给我勇气,感谢在脆弱时给予我陪伴与守护的亲人和每一位朋友们。因为心存感恩,所以我想感谢,我感谢我的母亲,感谢我的朋友,感谢我的亲人,感谢此生与我擦肩而过的那些认识或不认识的每一个人。因为有了你们,我的生命才会如此丰盈。
喜欢仓央箴言,而它,也一直静默地躺在我的留言板里。“你见,或都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是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的手心里,不舍不弃。”而我的退场,我的离开,仅是与你换了一种方式相守。
这一生中,“感谢”这两个字眼,在我的心中一直很深很深,很沉很沉。而我,却很难把它说出口。我要感谢的人很多很多,虽不一一例表,可你们永远进伫在我的心中。无论曾经;未来是怎么样的,也无论我在不在这里,在不在网间,我皆要对你们由衷的说一声,谢谢、谢谢您!我的亲人,我的朋友。
物换星移,潮起潮落。我祝福那些在生命南来北往的人,我祝福每一位相识或不相识的朋友此生。喜乐、安康!这是我,一粒细沙。在经历过此世所有的伤恸归于平淡后,对亲人,对朋友们最为真切的心愿、心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