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劳资冲突加剧促使公司移师海外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2/11/27 23:47:27
韩国劳资冲突加剧促使公司移师海外
中国劳工观察 发表于 2006-8-15 6:37:31

韩国的夏天成了工人们走上街头罢工的季节。

接近7月底的时候,为改善工资待遇以及作业环境而罢工的浦项综合制铁公司(Posco)建筑工人最终结束了对公司总部为期九天的占领。几天之后,现代汽车 (Hyundai Motor Co.)的工人在经过一个月的罢工之后,最终投票决定接受新的一揽子薪酬协议。按销售量及产量计,现代汽车是韩国最大的汽车生产商。

双语阅读
•  In Korea, Labor Strife Is A Ritual
在韩国汽车业位居第三的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 Corp.)韩国子公司的工人拒绝接受暂定的薪金协议。上周,韩国第五大汽车生产商双龙汽车公司(Ssangyong Motor Co.)的工人表示,如果公司不撤销裁员计划,他们将从周一开始举行罢工。

根据J.P.摩根证券(J.P. Morgan Securities)的数据,由于大量生产设施因罢工而停止运转,韩国汽车出口量上月下降了32%。有44,000名生产线工人参加罢工的现代汽车称,估计罢工导致的损失将超过10亿美元,这将对其第三季度收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韩国,劳资冲突似乎已成家常便饭,工人通常都会要求更多地分享国家的财富,而根据过去的经验,他们往往能够如愿以偿。尽管经济学家预计此类冲突会加剧,但今后的罢工或许并不能为工人们带来明显的收益。韩国公司表示,它们已无力承担进一步上调工人薪酬的压力了。

在数年来一直享受著全球化带来的种种益处之后,韩国最近开始感受到它的负面效应。韩国的财富基本建立在现代汽车、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以及LG电子(LG Electronics)等核心大企业辉煌的出口业绩之上。韩国已成为全球化如何改善国家命运的杰出典范。不过,韩国现在也感受到了全球化带的一些令人担心的症状,其中,全球化导致的收入差距日益扩大的问题尤其突出。

很多韩国工人最近都觉得他们的薪金增长基本处于停滞状态,然而他们了解到韩国百万富翁人数占总人口的比例的上升幅度居全球前列。高盛(Goldman Sachs Group)驻香港负责经济调查的董事总经理金□培(Sun Bae Kim)说,每个人都在与无形的收入差距作斗争,而收入差距往往与全球经济舞台上的繁荣相伴而生。

十年以前,没有几个经济学家认为韩国会在全球最大经济体的行列中拥有一席之地。很多人认为它会倒退。许多经济学家认为,这个人口刚超过4,800万的国家太小了,在那里不可能诞生全球工业巨头。而且他们认为韩国出口商将在处于价值链低端的中国低成本生产商以及处于高端的日本尖端生产商之间的夹缝中求生存。但是,韩国克服了所有障碍,成为全球第十大经济体。其排名仅次于加拿大,领先于巴西。

韩国过去10年的经济发展使工人们获益匪浅。他们享受到大幅的工资增长(上调幅度经常超过10%)、良好的福利以及稳定的职位。以现代汽车的工人为例,他们的年薪通常相当于约50,000美元。即使从国际标准来看,这也是相对很高的收入。

韩国的雇主们现在都表示他们无法继续给工人提供更高的薪金。韩国公司已经受到成本上升、生产率下降以及韩圆兑美元和日圆汇率持续上升等综合因素的负面影响,这些因素使韩国公司在国际市场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

由于日本汽车行业工人比韩国同行生产率高,因此按每辆车所消耗的劳动力成本来看,日本的劳工成本似乎更低廉。

为降低成本并更贴近市场,韩国生产商不断把更多的运营部门安置在海外。比如,浦项正就斥资80-100亿美元在印度东部兴建一家钢铁生产厂而进行谈判。一旦谈判成功,这将成为印度迄今为止最大的外商投资项目。现代汽车计划在印度兴建产能与韩国国内相当的工厂。

不论韩国人走到哪里,他们都会兴建先进的工厂。三星在中国拥有十几家工厂。甚至连一些韩国二线公司也越来越多地到海外生产。

再看看Mando。这家韩国汽车零件生产商70%的产品销售给现代汽车。它在中国有很多工厂。它还追随现代汽车入驻印度。该公司去年在新德里附近开设了研究发展中心,统领其在全球的研发工作。

Mando首席执行长吴尚洙(Sang Soo Oh)说,印度工程师不仅比韩国工程师“便宜”,往往也更优秀。他计划进一步扩大在印度的生产设施。

Mando 去年在美国亚拉巴马州现代汽车斥资10亿美元兴建的新工厂附近开设了一家工厂。它的主要客户除了现代汽车外还有通用汽车。目前Mando正准备在俄罗斯大力扩张,以更好地利用那里受石油财富推动的消费热潮。该公司还可能通过中国的工厂向俄罗斯出口,并有可能把印度作为向欧洲出口的平台。

随著韩国公司对本土劳动力市场的依赖性逐渐降低,无论工会采取什么样的策略,韩国工人手中的砝码将变得越来越少。高盛的金□培说,韩国本土制造业的萎缩是他们为全球化付出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