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老师在香港讲学郭老师在香港讲学? (人体空间医学)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1/02/27 20:16:45

郭老师在香港讲学(人体空间医学)

中医世界│首页

提供者:蒲公英学会

 

2007/6/24

各位同道、女士们、先生们:

下午好!

我今天借此机遇,向大家汇报我将近50年的临床实践、临床小小的总结。将近50年的临床,因为我这一生没有离开临床,一直在临床上研究、探讨,最后探讨出,以空间、人体的空间来调整人体的功能,达到治疗疾病的效果。所以我起名为空间医学。

空间医学包含了养生学、修炼学、医学、预防学,因为空间医学与人体科学是紧密相关的,空间医学病因学是一个“水”字而概括,就是所有的疾病都是水多、水少、水的分布不均匀所造成的,所以在治疗上,是以调整水为原则,提出来了“清除污染,疏通河道,能量搬家”的方法。所以在病因学与传统医学,当然是在传统医学的基础上总结出了新的病因。传统医学讲内因、外因、六淫、七情,空间医学不讲,就讲一个“水”字。空间医学的本草与历来的本草不大同,空间医学讲本草不讲归经,这是与传统本草不大相同,空间医学的本草讲运动本草,也就是这一味药在人体内部它能起到什么样的双重作用。比方说,石菖蒲,它能够使头部的能量更新、它能够减少减轻胸部的压力、它能够补肾,这与传统本草不大同了。为什么呢?因为石菖蒲它能够使头部的能量回流到膻中,然后从膻中经过右心房的回流,经过公转的运动,又达到命门部,使命门的细胞加强了运动,所以它是补肾的作用。这是双重作用。所以空间医学应用的药味少,是应用了药味的双重性。比方说,瓜篓仁,传统医学讲瓜篓仁就是一个清肺通便的作用,在空间医学上它不是清肺通便了,它也起到清肺通便的作用,为什么能够清肺通便?是肺部的淤气,淤的能量越肩而过,下行命门,使命门部的细胞增加运动,所以它又是补肾的作用,而且到命门部它疏散于下焦的肠系膜周围,所以它有润便的作用。所以空间医学在讲本草的过程中,它是讲本草的运动,从开始到结局它有什么功能作用,它不讲归经。

空间医学讲小方治病,小方究竟小到什么程度呢?小方治病就是少则3味药,多则5为药组成一个小方。在用量上,多则7克,少则1克。也就是组成这么一个药方,一般来讲就是7克、5克、1克。如果在煎药上能够应用现在的煎药机器进行煎药,它的用量会更少,那么7克、5克、1克,可以达到7天的用量,也就是1付药就是0点几克。那么它究竟治什么病呢?我们医院有400张床位,基本上全满,治的都是疑难杂症。这么个小方,要比我从前开大方效果要好,因为我是传统医学的学生,一开始呢我也是开大方。像黄芪30克、公英30克、双花30克,我用了几十年的时间。现在,在大方的基础上我认识到了,在人的调整的过程中,只是四两拨千金的方法,在药方上很小,在药性上讲运动。讲运动,这个药两边我都用,两边的作用我都会用,没有负作用。一般的大体上我用的药物是,公英、香附、桂枝、独活、佩兰,大体上就常用的这几味药,如果再加减上,有时候加上石菖蒲、赤勺、杜仲、瓜篓仁,这是常用的药物。在辨证上,也与传统的医学不大相同,非常简单,就是在调整人体的疾病过程中,应用公转的方法,代替了汗吐下温清补和消的八法。

空间医学不讲八法,讲公转。那么大家要问什么是公转?公转这是大家没听说过,这是我给起的名字。公转就是任脉与督脉形成一条脉,也就是任脉和督脉成为一体,这就叫公转。那么我们传统医学讲人体的任脉是通人体的诸阴经,人体的督脉是通人体的诸阳经,如果我们把任督给连在一起,我们人体内部的所有经脉不是都解决了吗?那么究竟怎么连在一起,这是个窍门。我们知道即便是传统医学讲任脉讲督脉,它中间就有个分界岭,肯定不是连在一起的,如果我们现在要叫它连在一起,中间必然有新的方法。我们在医学上去看,任脉与督脉的连接,都是一个空间,什么空间呢?任脉到督脉中间是一个空间,嘴、口是一个空,督脉到任脉连接,中间又是一个空间,叫会阴,这一段又是个空。那么怎么形成,任督形成一个运行路线?我们必须上部是加强任脉的压力,减少督脉的压力,而且这样呢任脉的能量运行很顺利的达到督脉。那么督脉要到任脉,必须得把下部尾闾的压力增大,把会阴的压力减少,这样尾闾很顺利的达到会阴,而且形成了公转,公转的运行路线。所以在内经讲的很清楚,阴阳,万物的纲纪,变化的父母,生杀的本始。所以我们在治病的过程中,必须把阴阳,任督调整好,人体的其它的经脉、脏腑的经脉、经络的经脉才能够贯通。所以,我讲任督贯通,是治疗一切疾病的方法。任督贯通,它可以调整盈缺,多的地方可以运行到少的地方,它可以作为个调整,任督贯通,它可以调整人体的五脏六腑的能量运动。

那么作为一个医学,传统医学讲气,没有讲能量,那么传统医学,讲营行脉中,卫行脉外,那么为什么我现在讲能量呢,营行脉中,卫行脉外,按现在的思路、现在的科学去讲也不过是一个胞内胞外,细胞内部为营,细胞外部为卫。所以,我们在空间医学上讲胞内胞外,胞内为营,胞外为卫,胞内为营是物质,实体性的物质,胞外为卫,是胞内的实体性的物质经过消化运动辐射在胞外,那么胞外称为精华的物质,这个精华的物质在传统医学讲,卫气。那么空间医学为了适应现在的科学,卫气实质上是一个能量精华的物质,人体内部的空,它不是真空,它是有物质基础的。那么现在的科学讲细胞的功能叫吞吐,那么吞什么呢?吐什么呢?吞就是细胞周围的能量物质进入细胞内部就叫做吞。吐就是细胞内部的物质通过细胞的辐射就叫做吐。传统医学没有这样的理论,叫做消、化、吸、收。那么什么是消、化、吸、收呢?就是细胞内的东西经过摩擦、经过运动,然后在转化到外部,这是消、化;外部的东西再经过运动再经过压力再改变,然后进入细胞,叫做吸、收。所以在名词上讲,吞吐与传统医学上的消、化、吸、收它是吻合的。而且细胞的内外与传统医学的营行脉中,卫行脉外,它又是吻合的。所以,我们在学习传统医学的过程中,尽可能的要转化为古为今用,把古老的名词用现在科学的名词来给它概括,这样,我们现在的人们更容易去理解去消化。

传统医学讲人的功能是升清降浊,只有清升浊降我们人体才能够正常。怎么样的才能清升浊降啊?是人体的空间,这个能量的物质、精微的物质它是向上升,重浊的物质是向下降。所以它在三焦空间的运行转化。传统医学讲下焦、中焦、上焦,而且形成的清升浊降,人体的功能才正常,人体才健康。为了使人体的清升浊降,人体的功能正常,空间医学提出来了一个新的理论,叫清降清升。什么是清降清升呢?为了达到人体的正常运行,为了解决清升浊降的生理功能,空间医学是先治背部,也就是使背部空间的物质向下行,使背部空间的能量减轻、压力减少,这样背部空虚了,人体的腹腔部的能量就会向上升。所以提出来了清降清升。所以,空间医学是运用了任督二脉的变化、任督二脉的转化来调整身体。

空间医学小方治病,在人体的后边应用独活。因为从本草上研究,独活是从头走足,空间医学应用独活,也是从头走足,怎么走呢?它是人体的背部空间能量向下走,能量物质向下走,所以他能够清除背部空间的污染,背部空间的淤滞,所以独活在本草上治疗各种关节病,那么他为什么能治各种关节病呢?因为它使空间的能量向下走。为什么独活应用5克?不用多了,也不用少了呢?独活应用7克,可以从头到足,力量能够走到足下,应用5克,它的力量从头走到尾闾,下不去了。为什么只能走到尾闾呢?因为只有增加尾闾的压力,人体的会阴部的能量才能向上升,尾闾的压力增加了,会阴部的能量向上升了,增加了升清的作用。所以背部的能量向下行,任脉的能量向上行,这样的周而复始,在道家就叫做周天功。所以空间医学与修炼结合在一起了,也就是空间医学运用了人体的公转,就是小周天的能量运动,促使了任督二脉的运行。

空间医学在治疗疾病上,是找出口。所以空间医学不讲病名,这与现在的医学有不同之处,现在的医学讲各种病变,甚至于传统医学他还讲个“喘”、讲个“胃病”、讲个“腰疼”。在现在的医学还讲这个癌那个癌,空间医学不讲。空间医学对肝癌、肺癌、肾癌、胰头癌一概不管。也就是空间医学甩掉了病名,而且去寻找人体的能量的高压处,去解决高压的地方,使压力高的向下行,这样可以使病灶压力减轻。我们有很多病历,说明了这个问题。最近,我听北京、天津一个医院研究了一种仪器,这种仪器还没有对外公开。这个仪器是专门检查,人体什么地方能量高了,什么地方能量底了,在能量高的地方,它有一种聚光,能量低的地方,它的光亮度就减轻。而且通过这个聚光的高度,他可以给你诊断为什么病。比方说有一个病号,在他们的地方诊断了以后,拿著诊断书到我这来看病,诊断书我记得特别清楚。肝脏周围能量有个光点,胃部的周围能量有个光点。他又去其它医院去治疗去检查,是肝癌。为什么呢?因为人体的能量高了,他必然形成一个聚光点。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是去治肝癌,那就麻烦了。只有我们去寻找什么地方能量不同,引起来的肝脏部位的能量不疏通了,我们就去解决什么地方,肝癌就得到解决了。

 

能量在人体的空间,运行的部位就是任督这个运行路线。所以什么样的癌、什么样的病都与背部有关系。我们这么多年观察背部,与三焦有直接的关系,而且背部是一个整体的大空间,所以我提出来了人体的四大空间。人体的四大空间是人体的上、中、下三焦,三个空间,人体的背部是一个空间,是四大空间。这是我个人提出来的。我们国家还没有人提出人有四大空间,但是去年我到加拿大讲学时,加拿大的医学院已经发现了人体的四大空间,与我发现的一样,而且这个图形我也拿回来了,与我这个外焦,四大空间一样。但是他还没有发现人体的空间究竟是什么物质,仅是发现了空间的部位。在1988年,我提出来一个理论,反物质问题,也就是能量与能量,不同的能量与不同的能量相撞,形成新的能量,这种新的能量是人体一种强能量。为什么提出了这个问题了呢?因为我在临床过程中,我是搞临床的,在临床过程中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我提出了“能量学说”。

我们现在解决人体的疾病,就是要清楚人体空间的污染问题。那么怎样发现人体的空间污染?是从舌苔上发现的。我们的舌苔,它的运行路线,有一定的规律。传统医学看舌苔,就是舌苔的厚腻,舌苔什么舌苔,黄苔、躁苔,什么水湿苔等等,还有是细胞内部的、舌质内部的淤苔,还有红苔,红舌点等等,但是空间医学看舌苔与传统医学不大同。空间医学看舌苔,看舌苔的高低,是非常关键的。舌苔什么地方高,什么地方低,什么地方高,什么地方突然低了,而且对这突然低了我们非常重视,因为舌苔高了,突然低了,必然是一个堵塞,那么这种堵塞,必然是血液里头堵塞,最容易发生出血现象,大出血。我从舌苔上研究人体的空间是否是污染。人体的舌苔,是人体的细胞在运动过程中,对外的辐射,辐射在舌苔上了。如果是一个很细腻的、很清亮的,则是一个正常的舌苔。所以传统医学讲,正常的舌苔是一个薄白苔,似有似无,若有若无。薄白苔,为有卫气。当人体有病了,我们去观察舌苔。舌苔厚腻,这是病苔。为什么厚腻呢?是细胞运动失调。所以在调整人体的舌苔过程中,我们要调整细胞的运动,那么舌苔就解决了。

我们去观察舌苔上的镜面舌是最麻烦的。我们在坐的很多是同行,镜面舌,舌苔上非常光滑,和镜子一样,但是没有舌苔,那么在伤寒论上来讲,这属于一种厥阴病,病已经达到一种厥阴了。那么在空间医学上讲,是细胞不运动了。这个舌苔呢,往往的见重病的后期,癌症的后期,多见这个病,为什么呢?细胞内部,细胞不运动了,物质不运动了,他没有辐射的机会了,没有辐射的机率了,舌苔上的空间就没了津液了,所以舌苔呢是空间的表象。所以,那么空间的清亮与不清亮,与我们人体的舌苔有一定的关系。那么细胞内部的物质,活与不活,与舌质有一定的关系。那么舌根与舌尖这两点是非常关键的问题。

我们在传统医学上讲,舌根与舌尖没有关系,但是在空间医学上讲,舌尖与舌根关系非常密切。怎么密切呢?人体是个能量运动,那么能量是从舌根开始向上运动,到舌尖,它有转回来了,转到什么地方?转到舌根了。这又是个公转。如果舌尖部有问题,我们要去舌根解决;舌根有问题,我们要去舌尖解决。这就是传统医学讲的下有病上取治,左有病右取治。为什么?因为能量它是这样运动的。这样和修炼学又讲到一块了。修炼学的修炼方法,是从丹田向上运动,通过舌顶上颚然后向背部运动,然后向下运动,通过尾闾,然后再吸气向会阴运动,这是个公转的周天。那么在中医治病上,这一个公转的周天是至关重要的,所以,我们不讲病名。

如果是肝癌,我们会发现背部的某些个地方有堵塞,所以要去解决背部的堵塞,所以我们一定注意,什么地方有病,决不应用什么地方的药物。这又是空间医学的一大特点。肝部不用柴胡,肝部往往用浙贝、用桔梗、用独活,他的用量大约各1克就行了。那么我们为什么说应用桔梗啊?桔梗在传统医学讲是宣肺的,为什么宣肺呢?由于桔梗的起点是在两肋,能够使两肋的能量向上行,到锁骨,然后越肩而下,所以桔梗宣肺治咽喉疼痛。因为他使肺部的能量向背部走,能量向背部走,咽喉部的能量消散了,炎症解决了,所以它就治咽喉疼。但是它的起点是在两肋,那么起点是在两肋,向上走,那么两肋的空间疏通了,肝脏的能量能运行了,肝脏的肿块逐渐逐渐就小了。所以,如果我们用柴胡,直接的去刺激他的肝部,而且上部的能量不动,柴胡把肝脏的能量运行上来,他又堵在胸部了,他又堵在膈部了,所以倒惹起了麻烦。

所以我们在治疗上在药味上为什么越少越好。这是我们做医生的所理解不了的。人体的药味越少,在人体内部越轻,越轻在人体内部钻空就越方便,那么钻空的越方便,能量向上走,所以治病。人体的药物如果用量多了,浓度大了,浊度大了,向上行走不方便了,上头压力增高了,效果就低了。所以我们在药方上,公英7克,为什么用公英7克呢?大家要问,公英是消炎解毒的、清热解毒的,为什么用7克呢?今天给大家讲,公英用7克,胜如用人参和黄芪。它并不是清热解毒。公英用1克、用2克是清热解毒,用到7克是大补药。为什么是补呢?因为用到7克,它的作用是在人体的下丹田,7克,他就向上走,公英轻啊,轻就向上走,它向上一走就鼓动肠系膜,鼓动胃的细胞,但是7克浓度高啊,它一下子走不上来啊,所以它就在这里鼓动鼓动,这一鼓动不要紧,它调整细胞,所以公英7克治什么病啊?治腹泻,治子宫出血,治下腹的腹胀,治腹疼,而且还治疗胆结石,治疗下部的癌症。为什么?因为他能够鼓动底下,使底下的细胞运动向上走,但是由于它的浓度过高,走不上来,所以它形成一个拱的运动,撞击的运动。那么再加上上部呢,我们用独活5克,就是把后部给他掏空了,后部空了,底下向上走,这空了,形成一个循环,公转畅通。所以,它就治各种疾病。为什么公英胜于人参,胜于黄芪呢?因为公英在运动过程中,最终没有任何的副作用,也就是公英大细胞、小细胞、大空间、小空间,它都向前走,走到没劲的过程中,自己就消散了。我们在应用黄芪的过程中,我们必须得配佐药,配陈皮、配知母,为什么?是怕补中有滞。有淤滞的地方,所以用公英没这个副作用,不考虑。所以,我们对癌症的转移,癌症的转移不一定转到什么地方,最后都转到骨质之中。所以公英他什么地方的空间都钻,治癌症转移无非公英最好。

我治的一个小孩,是全身的全面转移,淋巴,各地方,这个疙瘩,这个疙瘩,那么最终就用公英,现在治了4个多月了,效果很好,整个转移的地方基本上都没了。所以呢,它能够清除空间的污染,使人体气血畅通,所以空间医学,它是使人体的细胞运动,它不讲脏腑,不讲经络。有的说肝脏病、肾脏病,究竟怎么治呢?唯一的诊断标准,都在舌苔上。所以我们门诊是先照舌苔,不管张三、李四,凡到我那看病的都给你用数码相机照个舌苔,然后把舌苔传到我计算机之中,从计算机中分析你的舌苔的高低,你的舌苔的软硬,看看你这个病究竟是在什么地方?然后分析好了,看看你这个症状仅供参考,因为我们是同行啊,大老远去看病了,连问症状都不问症状,太简单了,是不是啊?实质上,说实话,症状也没用,对方说我是这个癌,我是胃疼,我是肚子疼,我是嗓子疼,我是胆结石,我们仅是在处方上登记而已,那么真正的处方不参考,真正的处方我们就看你这个舌苔什么地方淤滞?同时要疏通什么地方?这是我们所观察的。如果你舌苔上登记的那么些个疾病,我们看的也是非常快,为什么呢?因为那么些个疾病,是一个原因引起来的。比如舌尖,舌尖淤滞,它能够使你身体各部位形成病变。如果我们治各部位,那得应用多少药呢,应用妇科的,用肝胆科的,消化系的,多了。如果舌尖有一个淤滞,淤滞点,我们很可能用赤勺1克就解决了,解决了你这个什么腹疼啊,什么肝癌啊,什么胰头癌啊,这些病。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主张舌质的疏通。那么人就是个能量运动,在传统医学讲元气,讲肺气,讲宗气,讲丹田之气等等八九十种气,这些个气实质上都是细胞运动,不同的细胞运动所辐射出来的能量,叫不同的气。那么心脏细胞的能量运动辐射的气就叫心气;肺部细胞运动辐射的气叫肺气;肝脏细胞运动叫肝气。所以,我们统统的都称为能量运动。

在这运动之中,有一个共性。所以我们传统医学讲的太好了,人体的脏腑细胞运动方向是向上,人体的五脏细胞运动是向上,人体的六腑细胞运动是向下。这又是一个特点。所以传统医学中讲脏为阴,功能为阳;传统医学讲腑为阳,功能为阴。所以在研究过程中,我这么多少年的临床,又发现这么一个秘密。所以如果是动脏的药物,一定要向上的药;动腑的药物,一定要解决细胞向下的运动。所以,我们在动向上的药物,我们在本草中只筛选了一种药,什么呢?香附。就筛选了一种。香附不治什么病?香附能够使下焦、中焦空间的能量向上升。它就治这个病。那么具体的治什么病?也就是凡下焦、中焦能量不能升腾引起来的所有疾病都治。比方说腿沉、腿部关节病、妇科病、肾癌、肾炎,香附一味药而已。为什么呢?因为中焦、下焦能量向上走了,那么下部的能量必然向上补充,能量高的地方必然向能量低的地方运动,所以,它就治病。我记得治了一个这样的病,是膝关节上得了个瘤,骨质肉瘤,不好治。为什么会形成骨质肉瘤呢?因为骨质肉瘤浊气化不了,清气不上升,引起来的骨质肉瘤。所以我用香附、白术,使清气向上走,一下子浊气就化开了。这个骨质肉瘤的患者,现在已经活了10年多了,而且还参加了跳舞班,效果非常好,现在身体也非常好。如果下部腿疼,膝关节疼,应用香附、白术,二味药,用小方,香附1克、白 术2克,就行了。使清气能量向上升,所以香附,我选择了中焦的能量向上走,比方说传统的药方之中,有四制香附丸、六制香附丸,香附丸是治妇科病的,是调月经的。为什么是调月经的?它就是人体的中焦、下焦能量向上走,子宫周围的能量减少了,能够新陈代谢了,能够新陈代谢了,所以她就恢复正常了,所以能治妇科病。

所以空间医学讲新陈代谢是非常关键的。比方说脑瘤、脑血栓、脑萎缩、癫痫病、脑部的其它的各种病变、甚至于眼病,这些病,我们怎么办呢?去调整头部的浓度压力,头部的浓度压力减低,新的能量向上运动,头部空间的浓度能新陈代谢正常,像这些个病,都迎刃而解了。所以,我们在治疗上从不治头疼。有一个病号,是东北的,头部5个脑瘤,这5个脑瘤医院做手术那就没法了,没门了,在我们这里治疗,我们也没办法,脑部5个瘤有什么办法呢?我们就叫他头部空,头部空,头部空,每天都叫他头部空,头部怎么空啊?就石菖蒲这一味药,每天空,每天空,头部新陈代谢了,治了2个月,脑瘤没了,5个脑瘤都没了,现在已经活了七八年了,效果很好。

腰病,我从不用补肾药。那么什么治腰痛呀?告诉大家朴,川朴治腰痛效果好,川朴能使腹腔空间的压力进入胞内,腹腔空间的压力进入胞内,中间的压力减轻了,腰部的压力过来了,腰部得到了更新,所以腰疼就好了。

本草已经把这个方法告诉我们了,但是我们还没有应用,杞果配菊花,一阴一阳,一补一泄。所以空间医学是在传统医学的基础上创建起来了,不是我的创建,我是学习传统医学,传统医学讲找出口,找压力高的向压力低的运动,但是它不是这么讲的,我们要研究内经,学习内经,要活学,要体会其中的奥妙。

传统医学分先天和后天,那么先天讲肾为先天,后天讲金为后天,肺为后天这句话非常重要,因为人生下来第一声哭之后,建立了呼吸,呼吸是人类生存的动力,所以我们在治疗疾病的过程中,一定要观察舌尖,观察人体的上焦,上焦必须清亮,所以,上焦清亮全身健康,如果上焦压力增高,那么全身的各种疾病都难以治癒。所以我在治病的过程中注重于人体的舌尖部。舌尖部有问题,首先要舌尖部,舌尖融化了,瘀滞运行了,然后其它的问题都解决了,我在治疗疑难病的过程中,从不问病名,不从病名入手。我们在治病过程中要抓住关键,要懂得金生水的方法。

我在临床中,研究五行,土能生金,这个好研究,因为土是脾,金在上部这个好研究,能量向上一拱,能量上去了,对肺有好处,肝生火也好研究,木生火也好动呀,唯一的金生水,我研究一年半,最后才发现一个问题,噢,是内经讲的一句话:肺气上而越之。这一句话启动了我的研究,肺气上越到背部向下行,这是金生水的道路。五行的相生相克,相生是人体的能量出路,我们在治疗疾病过程中必须遵照人体五行的能量出路,我们才能缓解脏腑的压力,才能疏通脏腑的压力,所以,五行是治疗一切疾病的出口。如肝病,肝病压力很高呀,那么肝病要想好,肝脏周围的能量压力就要疏通,疏通的路线就是膈下,沿膈走到左方,到顶压力大了,对心脏的压力就加强了,所以心脏就健康了。

在癌症的转移问题上,只要是沿著五行的方向转移,我们都不怕。因为在癌症的转移上,如果是沿著五行的转移,都是能量的消散,如果逆著五行的转移,是能量加聚。我提出来治疗癌症不怕转移,是不怕沿著五行路线向下的转移。我们在治病的过程中,没有不转移的疾病,因为要治病就要气血畅通,人体气血畅通不转移可能吗?不转移怎么能畅通哪?所以必须畅通气血,畅通气血就是使能量高的沿著我们的思路向下转移。沿著我们的思路由病气转为正气,邪气转为正气。所以我提出一个新的观点,人没有病气,所谓的病气就是正气之聚也。正气聚起来了就是病气,病气化开了就是正气。凡有病气的地方都是能量高,都是能量积聚,所以让它散开就行了。

所以在应用公转过程中,第一步起点是泄,公转的起点是泄。在泄的过程中,能量向上走,向前走,就是撞击,就是力度,就是补。公转包含了汗、吐、下、温、清、补、和、消。我们在处方时,不要单纯应用泄药,单纯应用表药。在运行过程中,在能量缺乏过程中,也就是在人体正气缺乏过程中,它可以留下成为补;在人体正常的过程中,它可以穿过,它又有一个撞击的作用。人的细胞必须恢复正常,人的细胞恢复正常了,必须有一个力度在撞击。如中医讲的“五更泻”,现在西医就不承认,说“五更泻”与肾有关系,那不是笑话吗?“五更泻”是肠胃的疾病,怎么与肾有关系哪?肠胃在运动过程中,不可能是孤立的,它必然受到周围细胞运动的能量撞击,只有二个能量相互撞击,它的细胞才能被启动,如果肾区的能量,细胞运动的量小、量低,它不能直接撞击肠系膜部的细胞。所以说“五更泻”与肾有关系。空间医学讲细胞相互撞击。它撞击什么地方哪?它应用空间,空间医学是空间的细胞运动过程的撞击。在撞击的过程中,细胞启动,细胞功能恢复健康,所以它才能治病。

在空间医学的用药方面,提出来了药物的运动性,一定要应用药物的运动性去解决相互撞击。所以,空间医学提出来了六味君药。这六味君药是空间医学的主要用药。这六味君药,一是桂枝,桂枝在“伤寒论”中汤头是最多的,“伤寒论”中用桂枝作汤头的有50多种。那么桂枝究竟治什么病?我说桂枝什么病都不治。在“伤寒论”中桂枝调和营卫,怎样调和哪?桂枝就是开细胞,把细胞开了,里面的东西向外走,外面的东西向里走,所以叫调和营卫,它就这么一点本事,桂枝加白勺是外部的能量向内走,桂枝加麻黄里面的能量向外走,桂枝加葛根内部的能量向微循环走,桂枝加薄荷里面的能量向外走,所以桂枝只能起到调和营卫的作用。但是我们在治病的过程中离了它又解决不了问题,所以我选桂枝为六味君药中的其中一味。

选佩兰,为什么选佩兰哪?我们人体的得病无非是一个津液缺乏和一个津液过盛,水分过盛,津液缺乏时,我们应用当归来补充细胞的津液,津液过盛时,我们用佩兰来调整人的水分,所以人体病因就是水。有的说怎么是水哪?脑血栓是水吗?告诉大家人体血栓是水形成的,人体的痰饮是水形成的,甚至于牛皮癣不好吧,内科不治癣,牛皮癣是人体的肌肉水分的瘀滞所引起来的,所以也是水。

在此我谈一谈牛皮癣,脾主肌肉,牛皮癣的舌苔大都有瘀滞的现象。所以治疗牛皮癣的特效药就是焦三仙,因为它能够化解中焦的瘀滞,内经讲皮主肌肉是非常关键的,如果大便干燥用焦四仙,大便正常用焦三仙,这是在治疗牛皮癣上有它很好的治疗方面。

香附能疏通中焦、下焦的能量,这个能量走到人体的上焦膻中,所以,内经有一句话,脾气散经于膻中,也就是脾部要正常的运化,它的能量必须越膈而上,然后到膻中,它能促使肺部的细胞运动,所以土能生金,土能使肺金健康。但是如果中焦部湿气过大,必须要配佩兰,如果中焦的燥气过大,必须要配当归,这是在配伍上的应用。

独活是从头走足,走的是背部空间,使背部空间清亮了,能量向下走了,头部和胸部的能量才能越肩而过,腹部的瘀积才能化解。内经有一句话:“阴有病取之于阳,阳有病取之于阴”,这一段话是任督二脉应用的关键。

现在社会上有很多的疾病,如发烧检查不出来,烧又不退,像这样的病怎么治?就取于外焦部效果好,也就是取于背部、尾闾,空间疏通了无名热就解决了。所以,治疗外焦部是人为行脉、五脏六腑瘀滞的能量向外焦运转,化解五脏六腑的,所以阴有病取之于阳,那么背部有病取之于阴,取之于腹腔。所以,在内经讲的,阴病阳治,阳病阴治,这是阴阳的出口。尤其治疗高血压不好治,高血压必须清除大椎到命门空间的浊度,清除大椎到命门空间的浊度,能量向下走,头脑就清亮了,血压就降下来了。所以本草有一味,杜仲补肾治疗高血压,这是为什么哪?因为杜仲使人体的能量向下行,越过会阴向上走,它能使背部空间扩大,背部空间扩大了,上部能量向下走了,所以血压就降下来了,所以杜仲在传统医学中它是治高血压的,就是因为它使能量向下走。

六味中的当归,当归是增加胞内的津液,当归能补血,就是因为当归增加了胞内的水分,胞内就运动了,人体就健康了。特别是治疗一些顽固性的便秘,顽固性的便秘一般不用泻下药,因为用了泻下药后,以后的大便会更乾,所以要作柔法,用滋润法,所以治疗顽固性便秘应用当归2克、桂枝1克,使腹腔肠部的细胞运动起来了,大便自然通畅了。所以,小方是动用人体的能量运动,是四两拨千金的力。所以要众多的药味中,我们筛选了公英、独活、香附、当归、佩兰、桂枝形成空间医学小方治病的君药。

从舌苔上讲,大体治病就这么简单,大道至简。下面略谈一谈舌苔。

在观察舌苔的过程中,不要把它看到是舌苔,要把舌苔整体看作是一条河,从舌根到舌尖是一条河。而且把舌苔上高的地方,看作是一堆土,在这堆土中把高的地方运到低的地方,这条河不就疏通了吗?所以观察舌苔时,对于舌苔上对应的心、肝、脾、肺、肾仅供参考。这儿高了,那儿低了,我们把这儿的土拿到那儿,舌尖高了,把舌尖的土拉过来,拉到舌根部,所以这就是拉土的方法,这就是观察舌苔治病。对于舌苔上的厚苔,我们不用管它,只要水能够流通开了,舌苔就没有了,就疏通了。清除污染,疏通河道,人体的气血一疏通,舌苔就下去了。所以不要故意地清除,哎呀,这儿有舌苔,需要清热解毒,这儿没有舌苔,需要解毒。空间医学不讲清热解毒。那儿有毒,这个地方哪有热,让其走远点,在走的过程中热就疏散了。在走的过程中,这地方凉它就消除一部分热,这地方凉它又消除一部分热。所以,在运转过程中,热就不存在了,在运转过程中,寒也就不存在了,所以空间医学在治疗过程中,对一些寒热都无所谓了。这与传统医学就不一样了,传统医学阴阳、表里、虚实、寒热。空间医学没有这一讲。这儿实了,一走它就虚了,一走这儿虚了,那儿实了,那么多走会儿,阴阳不就平衡了吗?所以它就讲转,公转畅通。

公转,哪个地方开头?哪个地方结尾?它没有开头,也没有结尾,什么地方都可以是开头,什么都可以是结尾。舌苔是中间很高,这儿就可以开头。香附对著舌尖向上推,一推散开了,一散了疾病就解决了。如果舌尖高,舌中间也高,告诉大家千万不要动舌中间的高,因为舌中的高向前一推,舌尖不是更高了吗?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先解决舌尖的高,把舌尖的高解决了,舌中间的高自动就没有了,舌中间的高自动向前补呀,如果在舌尖也高,舌根也高的情况下,舌尖的高没有解决,就把舌根的高向前推,就等于敌人的增缓部队来了,舌尖就更麻烦了,病就更没法治了,所以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化解,化解是应用办法哪?至实至虚。舌根高,在前面掏洞,把它掏的低低的,舌根的高哗就过去了。不讲阴阳平衡。传统医学讲阴阳平衡,这儿不讲。这儿高了,就在它前面掏洞,什么时候掏空了,这儿哗啦就过去了。而且在能量运动过程中,不讲能量全面运动,如果讲能量的全面运动,它前面的阻力高,阻力大,我们讲突破点,讲一个地方突破,而且这个地方过去了,那么其它地方都要通过这个突破点过去了,能量就疏通了,这又是与传统医学不同的地方。

整体一个舌苔,我们给它找一个突破点,这个舌苔逐渐地都要通过这个突破点消散了,如果整个舌苔都要去消散了,那就消散不了。如果前面是平坦的舌尖,我们可以大兵前进,如果前面有一点瘀滞,我们也都不要大兵前进,我们用小方去解决问题,这又是治病的一个诀窍。

那么究竟治什么病、比方说糖尿病,糖尿病都是胰脏周围的积聚能量过高了,如果舌尖有一个尖,有一个瘀滞,那么用赤芍就治糖尿病,前面舌尖一突破了,后面的能量哗散开了,中间的能量不就是没有了吗,如果舌前的中间高,用石菖蒲就治糖尿病,所以,我们一定不要在病名下功夫,而要在病灶的前方下功夫,所以我们把病灶的前方至虚,让其能量至空,降低能量,后部的能量才能向前走,这是治疗疾病的一个方法。

还有如果舌根什么都没有非常薄,肾气非常虚弱,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应用前拉后推的方法,前面走,后头还要补充,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用1克杜仲而已。如果舌苔的前后都满了,怎么办?我们只能是打洞,打洞只能从肠胃打洞。肠胃用泄法把中焦的舌苔泄下来也要给它打洞,但是在这种情况下,疾病是不容易治好的。因为他整体四焦没有一个地方能下手了,整体都实了、都满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抢,也是从舌的中间打洞。这是空间医学小方基本治疗方法。这些基本掌握了,你就能开小方。

我们提出来一个观点,重病,危重病,特别是癌症不主张输液,在我们院治病,如果输液而要我们的领导批准,领导不批准哪个医生也不敢给病患者输液。为什么哪?因为危重病人,人体的正气都虚了,如果输液,是在给他细胞内部加上水分,细胞更动不了了,更虚了,输液容易,但是我们要考虑,液体进入体内,其水分是否能出来?如果输液最后引起腹水,这是一大难题。所以癌症只要没有腹水,我们就有希望把他拉回来。如果腹水了,相当困难,当然也有拉回来的病例。所以对待输液我们非常谨慎,而且我们不主张病号卧床不起,我们医院有一个娱乐科,专门把病号组织起来唱歌跳舞,不主张躺在床上,因为我们没有输液的,躺在床上没用呀,当然也有重病号卧床不起的,其中有一个是薄野县的工商局还是税务局的局长爱人,是从别的医院抬过来的,是全身转移,打杜冷丁,经过治疗,现在已经一个月了,到我们这里的第二天就不打杜冷丁了。我们医院没有杜冷丁,也不购进杜冷丁这个药,因为能量积聚了,把能量疏通了,身体就不疼了。这个病人现在已经能下床活动了。所以我们不主张病人在床上躺著,主张病号活动活动唱歌跳舞,这又是我们的特色。最近很多的医院,几十个医院到我们这里参观,还派了几十个学习的,因为他看看我们的药方,这一个药方一周吃七天没有超过40元钱的,这样老百姓能治起了。

人体的病因往往是在第三个区,这是一般规律,比方肝癌,肝的上一个区域是肺,肺的上一个区域是背,所以治肝部首先观察他的背,如果背有问题了,先解决背。我们在治疗方法上,有按摩和火灸,按摩我们与社会按摩不大相同,我们按摩不按局部,不是肝脏按摩肝,肺部有病按摩肺。我们是头足按摩方法,按摩头部,按摩足部,治疗全身。因为在按摩足部的过程中,微微?动你的足部就能够使你全身空间进行运动,能够运动到你的头发丝,你全身细胞运动了不就解决了吗?所以在?动足部的过程中,我们观察的是你的头发丝,看头发丝是不是动,头发丝擅动起来了,证明这个按摩师是合格的,如果头发丝不动,证明按摩师不合格,因为能量达不到,全身运动不了呀,按摩头部看他的足部的能量是不是向外发射,这是足部,我们把手放在离足部一尺左右的地方,我们的手就会感觉到有一股能量冲击过来,只有感觉到有一股能量冲击过来说明这个按摩师合格了,如果没有能量冲击过来,全身怎么能疏通哪?所以我们的按摩力度不大,但是人体内部的能量运动上,讲微波运动,这是按摩的方法。现在很多医院都派人到我们这里学习。

在火灸方面,我们是找人体的出口。比如食道癌、胸部病、肺癌,我们首先观察病人尾闾部的空间是否疏通。所以在按摩上,首先按摩尾闾,火灸也是在尾闾部位下功夫,这样可以减少患者胸部的压力。这是因为内经有一句话:“肾主纳气”。如果肾不纳气了,问题出在上焦,吐痰吐沫痰,那么食道癌往往多见于舌根黄腻,中医叫肾不纳气,没法治了。怎么纳气哪?就是肺部的能量通过背部向下撞击,撞击肾区,使肾区细胞运动,肾脏才能健康。为了使肾脏健康,肺部的压力减轻,就要解决尾闾部。有一个食道癌的患者,抬到我这儿了,输液都不能输了,七天汤水不进,郭大夫呀,这是食道癌,没法了,你看看怎么办?你说怎么办?输液不能输,吃不能进,我说最后一试吧,我用了四瓶药酒给他作尾闾,作完半小时后就能吃苹果了,压力进去了。所以,我们在治疗疾病的过程中,一定要找气血的出口。

《伤寒论》中桂枝加杏仁厚朴汤治疗喘,为什么治疗喘?是因为人体的外焦空间疏通了,疏通外焦空间的关键是川朴,川朴减轻了腹腔的压力,使背部的压力减轻了,所以桂枝加杏仁厚朴汤能治疗喘。那么现在我们如何治疗喘?喘并没有在肺部,治疗肺不合适。喘是人体的背部瘀聚,微循环有炎症,是它引起来的微循环问题,引起来的肺部病变,这样它就形成了喘的症状,如果我们去解决肺,喘是永远治不好的。所以我们只能让背部减轻压力,所以桂枝加杏仁厚朴汤治疗喘,是解决了腹腔的压力。

黄芪能够补肺气,而且还能治前列腺,又能健脾胃,为什么它能治这么些病哪?实质上黄芪能启动动用会阴细胞,使会阴这一区域增加运动力,能量向上走,所以治前列腺,能量向上走,所以又能治脾胃,能量向上走,所以又能治肺。所以空间医学是研究了为什么?这个为什么是通过多少年临床实践来验证的,才能研究成功。当然与我的修炼有一定的关系。因为我修炼几十年了,发现很多人体的奥妙。在非典时期,我发现了非典的原因,不是肺,是肺部的后侧,是背部的微循环有炎症,那么通过这个我也写了一篇文章,上报中国的卫生部,卫生部很重视并发表,供参考和应用。同时,我们香港对我这篇文章也很感兴趣,也给了我回函,“有爱国主义精神”,是香港的卫生署。

我们在治病的过程中,要抛开病灶,不要在病灶上引我们的注意,我们现在一说癌症就不敢下手了,就怕了,我们要去找疾病的不同部位,那么怎么找?去哪儿找?我教给大家一个土办法,什么士办法?就是不用仪器找,现在的仪器还达不到,究竟癌症在哪儿什么原因引起的不知道,我们用士办法,我们双手用力搓,手搓到揉和了,细胞揉和了,敏感度有了,这就算机器有了,然后让患者立在我们面前,我们从头部慢慢动你的手,你的手距离患者的身体大约在30公分以外,30公分到50公分之间,慢慢向下动,向下摸,一般摸到尾闾,这样反复地摸,在摸的过程中,在一个地方感到或者是冷,或者是热,或者是刺手,证明病就在这儿。那么找到了病的地方,我们就用药物解决这个地方,针对这个地方按摩突击这个地方。这样摸90%的人都能摸到。为什么哪?因为在摸的过程中,我说什么地方有病没根据呀,你这不是胡吹,你不是骗人的吗?我都是让患者家属摸,家属摸到后,听见有人放录音,摸出这个地方了,我教他,当时就给他调理,给他按摩,你问这个患者减轻了吗?患者说比刚才舒服,这就证明我说的对,患者说还是那样,我就是骗人。在治疗过程中,仪器不可能随处可得,那么你逐渐地摸,不就知道病灶部位吗?知道部位了,或者按摩,或者火灸,或者采用其它方法,你心里有数呀,用药也有数呀,所以寻找病因是关键。那么找到病因了,我们就有办法了。

人体三焦的病变都与人体的背部有关系。所以我强调人体的三焦都与外焦有关系,外焦哪个地方不疏通,就能引起人体对应部位有病。

在修炼道家、佛家是一家,没有分别,你道家功,他是佛家功,都是一世,道家讲公转,佛家讲自转,公转与自转都有联接点,这个点都有问题,所以佛家功也好,道家功好,都好,佛道不分。所以在修炼上没有门派,都是医学派,都是科学派。当然这是我50年来总结的经验,望大家学习指正。

谢谢大家!好!


站长补充:
  • 请参考→蒲公英学会的“人体空间医学”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