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中十大让人羡慕的浪漫情侣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1/02/27 21:23:40

动漫中十大让人羡慕的浪漫情侣

 

10. 木之本樱和李小狼(CLAMP之《百变小樱》)

    童年的歌谣还在耳边回荡,人却已在无奈中成长,如果我们能彻底长大,那么我们便可以在现实的世界里怡然自得,可惜我们并不能够;如果我们能彻底拒绝长大,那么我们可以在自编的世界里旁若无人,可惜我们依然不能够…… 于是我们在CLAMP编写的现代童话中,寻觅着失落已久的纯真和梦想:天使般的女孩、温柔的亲人和朋友、美丽的服饰、神奇的魔法,没有偏激的少年,没有反叛的少女,没有深沉的对人性的探索,没有颓废和阴暗的现实世界,魔卡樱》带给我们的是一幅幸福到可以称得上简单的画面,使人能够想起记忆深处童年美好的生活,惊叹原来自己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日子!

    长大的我们有梦、有漫画、还有小樱天使般的笑脸,这已经足够了!(绝对的早恋典型,本来顾及国情不想写的,实在是这小妮子现在整个一万人迷,全是一些16岁以下极其冲动之人,为了自身安全着想,加上作者是偶很喜欢的漫画组合CLAMP,遂列为第十位了。呵呵~~~ )

 


9. 阿香和寒羽良(北条司之《城市猎人》)

    很久很久以前看的漫画了,算是最早接触的日本漫画之一了吧。很写实的画风,较强的现代感,动感与质感的超强融合,有着疯狂搞笑的情节和细腻、感人的情感刻画的一本书。男主角寒羽良,咋看是个见了美女就垂涎的大色狼,可是在面对真爱时那却宛如高中生般的羞涩。很可爱的一个人。女主角阿香,表面看来是个比较有“暴力”倾向的女生,后来才明白原来和寒羽一样只是不善于表达而已。(在当时看的漫画里,女主角都还是传统的形象:温柔、可爱、有点糊涂,关键时刻需要男生的帮助,她倒是属于比较粗鲁的一位。)

    说实话,人物画的太像了,尤其是女性角色,几乎只能靠发型来区分。

 

8. 泉拓人和南条晃司(尾崎南之《绝爱》)

    自从尾崎南的一部《绝爱1989》冲击传统少女漫画后,BL漫画迅速流行起来,对传统的少女漫画构成了极大的威胁。所谓爱无性别论似已成为世纪末少女漫画界的一个创作趋势。

    BL的雏形最初出现在日本的文学界,原来只是唯美之意,后来被漫画借鉴发展成现在的情形,BL就是从英文BOY`S LOVE而来。

    应该说最初的BL漫画是专门画给女孩子看的,里面的主角其实看起来只是把性别换了一下而已,完全可以把其中一方当成女生来看待,比起真正的同志漫画来,可是要平和的多了。

    只是在我们这个社会,GAY依然是一个敏感的问题,比****还要更引人注意,我们看见越来越多关于GAY的报道,感觉到国人对此极端暧昧的态度和近乎侮辱的责骂。

    大概只有在漫画中,这种特别的恋情才会得到些须平等的对待吧,因为现实中的人们并不是那么宽容。

其实在我看来,人各有志,何必强求!社会也许可以更宽容一点,毕竟这和环境、遗传、心理多方面因素有关。不过是某一个兴趣方面的问题,只要不危害他人,比起杀人越货的恶徒来要好的多了。

    就象火焰,可以给我们温暖,但也可能灼伤我们柔软的肌肤;就象刀刃,可以切割世俗的东西,同时也可能刺伤脆弱的自己一样。所有的事物都有两个极端,而这个世界就是在极端中均衡的公转…… 无法改变的事物,只要注意如何取舍就行了。

 


7. 夕梨和凯尔(筱原千绘之《天是红河岸》)

    几乎聚集了少女漫画中所有卖座的因素:遥远的时空、异域风情、宫廷、阴谋、战争、王族、奴隶,极英俊、身材修长又深情款款的男主角、娇小可人的女主角以及爱情、友情……当然受欢迎了。也算对得起筱原千绘放弃原来偏爱的恐怖悬疑的题材,改写这部超浪漫主义的漫画的决定了。

    其实说实话情节真的没什么可说的,现代少女落入异世界的故事,只是比起最早的《尼罗河女儿》中那个娇弱的凯罗尔来,变成了神勇无比的战争女神的夕黎要更符合现代日益高涨的女权主义思潮。

    作为夕梨来讲,现代人的历史知识和医疗知识,在不发达的古代社会当然有足够“炫”的资本,(换了我也很愿意去,可以满足一下小小的虚荣心,呵呵~~)

    在古老的斯托塔帝国,20世纪以人为本的“人权主义”思想,得到奴隶和平民的拥护一点也不会让人奇怪,所以夕梨得到了“人民”的力量。对那些自以为是的少部分贵族而言,这种力量是很奇怪和过于强大的了。

    现代教育制度里规定必修的体育课似乎帮了夕梨很大的忙,骑马、剑术对她来讲轻而易举,所以她能在让女子远离的战场上挥洒自如,这对那些古代的大男子主义者也是相当有诱惑力的咧!

    男主角凯尔,看上去玩世不恭,老是嬉皮笑脸,但是他的感情细腻,意志坚强、而且很关心下属,有着作为王储必须的超强的能力和自觉、自律性。与传统的少女漫画里的小男生相比,可以称得上是个男人了。(他会不会为了夕梨放弃王位呢?偶也一直在想。)

    最后还要感谢魔法,使夕梨一下子就会听懂异国的语言,这倒蛮方便的,省了学习和沟通的时间,直接命中主题。

 

6. 神谷薰和绯村剑心(和月申宏之《浪客剑心》)

    几百年前的一场风云变幻,随风飞散,渐渐地,模糊在我们的视线中……

如同周而复始的太极一般,战乱的尽头是平静,盛世的终端是混乱。人类就是生存于这样一个悖论之中,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类似的过程。

    所以,很累;所以,想逃避,所以……

    主角也好,配角也罢,在这杀戮四起的乱世,努力活着的人们,都有珍视的事物,其中,当然也包括爱情:

    一直觉得那个有着白梅香的阿巴对于剑心而言,更多的是作为一个亲人和同类而存在的,因为有着同样迷惘的表情,她的死成为他心中一道不能磨灭的伤痕,也成为剑心最黑暗生活的开端。

    而阿薰充满活力和亮丽的笑容就像初夏的阳光,因为她从未受过伤害。

    虽然阿巴和剑心有着很多的共同点,但是我觉得能给剑心幸福的只有她。就象光能赶走黑暗一样,她能照亮剑心阴暗的世界,为剑心抚平心中的伤痕,对于剑心而言她是希望是信心是幸福……

    幸福就是能使对方正视现实,不再逃避;幸福就是对彼此的信任和坚强的心!

    杀人的剑与爱人的心同时并存的剑心,一直追寻着理想而又不断动摇着的剑心,这个带着满身伤痕的红发少年,终于拥有了渴望的普通人的生活和能够坚强的保护自己到足以厮守一生的恋人,难道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感动的了?

 

5. 更纱和朱里(田村由美之《BASARA》)

    什么是“命运”?什么是“正义”?什么是“人性”,看了《BASARA》你就会有深刻的体会……

    在文明被毁灭的国度里,施行残暴统治的王族和揭竿而起的反抗者。反抗者是女主角,而男主角是王族。

    火光冲天的夜晚,鲜血、惨叫、哭泣……身着赤色的战袍、挥剑轻易杀害了女孩父亲和哥哥的残酷少年,和流着泪退缩在墙角的少女……

    于是心中有了刻骨的仇恨,于是所有的一切就是为了打倒赤王。

    可是命运弄人,那看不见,寻不着的命运之线总是缠绕着他们……

    从那个尴尬的温泉相遇开始,无数次的巧遇使得彼此心灵相通,都认定对方就是厮守一生的人,谁也没想到会在刀刃相交间才知道对方真正的身份,于是周遭的一切模糊了,耳边只听见心里那一声清脆的破裂声……刚开始的两人都极力逃避这个残酷的现实,于是就有了更纱不听、不看、不吃彻底与外界隔绝的行为,有了朱里挥刀自杀的痛苦……

    恩~~以后更纱要感谢扬羽,朱里要感谢浅葱,最主要的还是要感谢两个“命运之子”超强的意志力了,人总是在挫折中成长、转变,在经历了无数次的磨难之后,对“生命”对“正义”对“人性”就有了新的认识:

    复杂的人性,往往令天使与恶魔在同一人、同一事上集结为一体。当明白自己进行的事业并不是想象中的正义时,当看清自己已经不可避免地在伤害他人时,冲动、迷惘、失落、绝望一起袭来,人就在神与魔的一线之间。

 

4. 麻生绮罗和悭野零(物领冬实之《战神MARS》)

   “喜欢你,因为我的脆弱你可以支撑,不必强忍泪水;我的真实你可以接受,无须伪装虚假。”

   “喜欢你,所以你冰冷的心我愿意来轻暖,你痛苦的感情我深切理解……”

    一个是自闭、忧郁、有男性恐惧症的高中女生麻生绮罗;一个是玩世不恭、狂野、好色、的问题少年悭野零。咋看之下是非常不相配的一对,但结果却走在了一起。

    “就是我死了也没有人会哭。”这是在遇见绮罗以前零说的话时,眼里满是冷漠与孤独,脸上的表情更是冷酷到了极点。

    只有在医院看到绮罗的画时,瞬间流露出的诧异神情和眼中的一丝温柔,才能看出他对亲情的渴望,真实的内心流露于很短的一瞬间。

    同样阴暗的过去;同样受着记忆的折磨。除了表达的方式不太一样以外,可以说他们是同一类人。

    所以两个人互相抚慰流血的伤口,都像对方的天使,帮助彼此找到生命的意义和真正的幸福。

    绮罗和零的两种相反的极端性格,分别代表了青少年中存在的两种最普遍的阴暗心理:面对外来的伤害,一种人过度反击,一种人消极自闭。但两种方式都无法弥补其内心受到的巨大伤害和与日俱增的恐惧感。只有爱能温暖他们,绮罗和零的爱让我们感到温暖,就是因为他们和我们有相像之处,让我们相信终有一天,同样的幸福会降临在我们自己身上。

 

3. 卢屋瑞稀和佐野泉(中条比纱也之《偷偷爱着你》)

    也许是出于对中性美的偏好吧,日本少女漫画中几乎不可避免的会出现一些中性化的角色。《偷偷爱着你》中的人物就是其中的一部分吧。

    女主角瑞稀为了见心中的偶像--一个优秀的高中跳高选手,索性变装就读他所在的男校,还和想见的人分在了同一个宿舍,(呵~~这么巧的事也只能发生在漫画里,不过漫画的魅力也在于此。)

    有点迷糊的瑞稀以为瞒住了所有人,可是没料到最应该瞒的人却在一开始就知道了真相。

    一个以为对方不知道自己是女生,一个认为对方不知道自己已经知道她其实是女生(哈~~象绕口令)。

于是有了同样的爱好,又共同守护着同一个秘密的两人产生了感情……

    而那个沉默、偏激的少年——佐野泉,也在瑞稀纯真的关怀和帮助下不但重新返回了阔别已久的挚爱的赛场,还和有极深矛盾的父亲、弟弟冰释前嫌。

    喜欢上一个人,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态?为了确认自己和对方的感情,真的要付出不少努力呢!

    闹剧似的趣事,少年少女追梦的心路,彼此真情的联系,单纯的为对方着想,极力想使对方快乐的心情,看着这本书,让你体会到的不仅仅是快乐,更多的是对青春、对纯真心情的感动。

    一本有点危险的青春校园喜剧。除了主角之外,偶很喜欢那个总是奸笑着出场又极喜欢踹人一脚的变X校医梅田。还有就是爱极了中条的画风,尤其是人物的侧面,用笔尖轻扫出来的翘翘的鼻尖和嘴唇……呵~~~偶喜欢上面所有的东西。

 

2.牧野衫菜和道明寺(神尾叶子之《流星花园》)

    初读《流星》就对道明寺印象深刻:俊朗的外形,一流的家世,背负着“日本第一财团继承人”之名的他,从未缺少过许多人梦想的一切。然而他快乐吗?

    开始的道明寺并不快乐,这是任何一个认识他的人,都能够看得出的。除了道明寺以欺负人取乐之后无聊的大笑外,我几乎都不记得,何时见过道明寺真心的笑容。直到衫菜的出现。

    道明寺并不是对衫菜一见钟情的,一开始看漫画就知道了,家世、长相都极其普通的衫菜在美女如云的贵族学校中根本就没办法跃入道明寺的眼前。(也许就象道明寺在船上说的那样:金钱、家世、美貌、风度他都有了,就不在乎了,也不一定!)

    而衫菜不屈的反抗精神、金钱收买不了的情感和平凡但幸福的家庭才是吸引道明寺的地方。

    “人类有一个非常脆弱的地方,叫做心”。金钱可以买到万物,但是却买不来感情和幸福,这也许就是道明寺为什么会对牧野衫菜如此执着的原因吧。

    看这本漫画也是我们和作者,和书中的人物慢慢成长的过程:

    初时的道明寺只是作为一个反衬原定主角的花泽类的角色出现:霸道、粗鲁、无聊、人品和脑袋都有点问题,应该算是一个没教养的小孩,比起温柔、正直、善良的类来,任何人都会喜欢类的吧。

    一直到被衫菜影响,强硬的道明寺在慢慢的改变,变得成熟、变的学会尊重他人、变得会为理想而不断努力、变得懂得珍惜……

    真正体会小滋说的:“好的女孩能改变人”这句话的含义。

    记得在雨夜分手后,泪流满面的衫菜想的那样:虽然那个人有很多缺点,但是为什么越是离的远越是想念他……

    听着她的话,想着身边的人,觉得有时爱就是那么难以想象!

 

1.典子和依克(冰川京子之《来自远方》)

    故事情节属于颇为烂俗的现世少女流落于异空间的爱情故事,男主角“天上鬼”伊克,一名长发飘逸、英俊潇洒、温柔体贴,而且是个异国风味、拥有毁灭世界的强大力量的战士,为了保护心爱的女子甚至不惜牺牲性命的痴情男子。(很受女生欢迎哦~~~男生可别生气啊!)

    女主角茜如是个纯洁、善良、聪慧、可爱,有点迷糊的女孩,应该算是漫画中传统的少女形象了。

    按理也没有什么很引人入胜之处了,可是随着剧情的发展你发现:

    原来那个拥有毁灭一切的强大力量的伊克,并不像想象中那样是一个真正的强者,他有着正直的是非观念、纤细的感情、敏感的个性和善良的心,事实上,这也是决定他命运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从小父母和族人都因为惧怕那种力量,对他发自内心的排斥,加上父母的死养成了他拒人千里的个性,因为他害怕受伤也害怕使别人受伤。

    其实他的内心比任何人都渴望爱,所以在遇到茜如后才会对茜如保护到不能使她离开视线之外的地步。

    而茜如表面看起来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可真正的性格却是压力越大、磨难越重越能挺起胸膛坚强地去面对,所以她坚强着,学习语言,帮助朋友,做任何可以力所能及的事情……成为黑暗世界里的一束指引道路的“光”,虽然这样的光不及太阳耀眼,但却足以令迷失方向的人们重新找回路径。她对伊克来说已经超越了普通的情侣关系,而是一切!

    爱,永远是一种可以战胜恐惧和残忍的良药。伊克在茜如恳切的泪水中恢复原貌,一片星空之下,他听见茜如对他真心实意的表白……他知道,他找到了一个值得爱,值得保护的女子。

    因为有很帅的伊克,《来自远方》成为非常好看的漫画,因为有典子,《来自远方》成为了漫画界的经典。也令伊克与典子成为漫画世界中少见的完美情侣。 

    作品始终保持着极度的纯净,好似清澈的溪流,一目见底,不含一丝一毫的杂质,不激烈不另类,没有勾心斗角的第三者插足,没有惊心动魄的爱的誓言。与现在流行的逆反、背叛、颓废的漫画比起来,要感觉舒服的多了。

    我们会在这本漫画中寻回失落已久的最初的无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