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教师比农民还可怜 - Qzone日志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1/02/27 20:00:35

一见这个题目,可能有些人就要骂娘了——教师怎么能比农民还可怜呢!表面上看,教师好像比农民强,工作稳定,收入有保障,每年还有一个教师节准时伺候着,从经济方面来说似乎是这么回事。倘若从权利意义上比较一下,就会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现在的教师真的比农民还可怜!

农民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有种庄稼的自由,想种什么就种什么,想不种什么就不种什么,至于施肥、锄地、浇水、收获,那更是自己说了算的事情。而教师呢,在自己教学的一亩三分地里是一点自由也没有的。先说什么时候教的问题,教师们根本决定不了。双休日变成单休日甚至不休日为的是补课,寒暑假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为的还是补课。再说教什么怎么教这些教材教法的大问题,教师们更是不容置喙。教材是全国统编的,教学参考书是全国统一的,学生做的练习题复习题是统一指定的,再加上学校领导的谆谆教诲,教师在传播所谓知识的中间只是起了一个传声筒的作用。至于考试,那更由不得教师了,以前还只是期中期末进行考试,可随着科学发展观在教育领域的深入贯彻实施,考试变得经常化密集化了,周测月考成了家常便饭。当然也有个别特立独行者,比如王泽钊,想自己做一回教学的主,结果最后落了个淘汰出局的命运。

王泽钊的教育理念可谓新颖至极,他开辟了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相统一的教学途径,十几年来,他基本上不用国家的统编教材,往往只在开学三周内就将教材有选择地讲完,余下的时间都讲自己为学生精选的文章(后来他用这些多年积累的文章编写成了一本150万字的自编教材);他的语文课居然还细分出了阅读课、对话课、辩论课、表演课等好几种;考试方式也和别人大为不同,尤其是答案,往往是开放性的,例如诗歌鉴赏,学生所答能自圆其说就行。靠着这种天马行空般的授课方式,王泽钊带过17届高三毕业班,而且所带班级的高考成绩一直在全市名列前茅。

但就是这样一位有着先进教育理念的老师,却不被世俗社会接受。不但有家长直接打电话给校长:“从未见过这样不重视课本的老师!”还有学生写“匿名信”向校长反映他“不负责任”,更有校领导认为:他不依靠教材,很多学生在课后无法复习;而且更可怕的是他语文教学组的同事。一位与他共事的老教师在校长面前老泪纵横地评价他说:“他这是在误人子弟啊!我以一个老教师的身份要求,不能让这样的人教学。”在这种四面楚歌的环境中,即使学生再喜欢他,王泽钊还是避免不了被淘汰的命运。2000年学校搞竞争上岗,让各学科组自己投票,王泽钊落了个差点下岗的结果,最后被“降岗使用”。要强的王泽钊“觉得窝囊”,再也无法在官办学校里呆下去了,最后以“不适应学校环境”为理由,递交了辞职报告,无奈地到外面去应聘民办学校。(《教学研究》 2009323 日)

现在农村流行村民自治,农民就多少有了点民主权利,起码在自己村里有选举权,凭借着手中的一票,那些想当官想为人民服务者就得巴结农民,给农民一些看得见的实惠。而教师有什么选举权呢?学校的中层干部不是自己选举出来的,校长、教育局长也不用经过教师的选举,乡长、县长、市长、省长直至国务院总理,就更不需要教师来选举了。本人从教十几年了,什么选举也没有份,就连什么人大代表,也从来没有划过勾。由于缺乏选举权,以致丧失了一系列的民主权利,大部分教师(当官的教师已经不是教师了)在学校里处于人微言轻的地位,没有丝毫发言权。当然,有时候上级部门也会恩赐点民主权利,比如年终岁尾的测评领导,上级虽然叫喊要发扬民主,要客观公正,但一个“要尊重领导”,就把教师们吓醒了——我是民,领导是主,还是维护和谐的大好局面吧!于是,领导们的高度评价就这样出笼了:执政能力超过美国总统华盛顿罗斯福,党性修养直追毛泽东刘少奇,廉洁奉公连古代的包拯海瑞都要自惭形秽。这种虚无的“被民主”教师们都非常讨厌,甚至有一种被玩弄的耻辱感。

农民遇到侵犯自己权利的事情就会去喊冤告状,甚至去上访,不管最后能不能成功,起码是有反抗的权利。即使不幸被上级部门截访了,也不会遭到开除农民职务没收土地的处分。但教师就不同了,每天过着一种各种权利被侵犯的生活,没有休息权,工资离《教师法》里的规定差得老远,而且连言论自由也没有,前些日子的“禁网门”就是一例。

邳州教育局今年827日向该市各中小学、民办学校等机构下发了一个红头文件。红头文件称,邳州近年来一直高度重视师德师风建设,但个别教师为了一己私利利用网络发帖跟帖散布不实言论,不到一年时间已有3人因此被公安机关拘留。为此,红头文件中指出,为营造文明的网络环境,邳州广大教师要“讲政治,讲大局”,要通过正确的渠道反映正当的诉求,不该做的事不要做、不该说的话不乱说。此外,各校要加强师德教育,要把文明上网纳入师德教育内容。对违反规定的教职工给予批评教育,坚决杜绝新的网络违规违法现象发生。(2010914日《现代快报》)什么叫“不实言论”呢?调查发现,3位被拘教师通过网帖反映的问题,主要涉及个人工作岗位、名优教师津贴、有关校领导腐败等内容。这些是“不实言论”吗?因为反映的问题得不到解决,教师们骂一下自己不满的教育系统领导,骂一下教育局,这恐怕就是什么“不实言论”了吧,最后三人都被警方拘留了。

不要说批评教育局了,就是批评了校长,也会惹火烧身。常州市知名高级中学的一位特级教师,仅仅在网络上跟帖了一首抨击校长的打油诗(内有“教学管理一团糟,自由落体往下掉”等词句,批评时任校长邹平对学校疏于管理,导致教学质量出现了滑坡),就几度陷入“麻烦”。接连两天被带到派出所询问跟帖之事。随后,当地教育局找高老师谈话,说他在网上批评校长不对,并要高老师写检讨,被高老师拒绝;最后,由武进高级中学被调到偏远的三河口中学任教。(2010825日《新华网》)

看看,在“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时下,教师们为自己的权利被侵犯能反抗敢反抗吗?不要怪教师们胆小如鼠,为了争得点权利,动不动就要遭受非人的待遇,这么大的代价教师们可是付不起的啊!

这么一比较,教师与农民的差距立马就显现出来了。当然,我并不是说农民的权利就有多好,而是让人们认识到现在教师的权利缺失到了一种什么样的地步。可以想象得到,靠这样的教师不要说实施什么“科教兴国”的战略了,就是连培养学生成人都难,培养出更多的只能是一些奴才,这样的祖国花朵们能把中国建设成什么样的未来啊!

现在的教师比农民还可怜,这既是国家的不幸,更是国家的耻辱。什么时候才能知耻而后勇呢?这就不是我这个小教师所能知道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