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人的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2/05/29 00:02:18

[转] 修行人的通病

转载自 善也    转载于2010年03月18日 22:11 阅读(0) 评论(0) 分类: 个人日记 举报

诸位法师、诸位新戒子:


  大家阿弥陀佛!这一次三坛大戒的因缘非常殊胜!大师慈悲,特别为我们佛教的下一代举办三坛大戒,这种殊胜的因缘得来不易,所以我们要好好地在戒期上、在心地上下一番功夫,在事相、威仪方面下一番功夫。


  大师知道我学得不多,要我来跟诸位戒子互相研究一下佛法。我看了因为只有两个钟头(本来只有一个半钟头,经我再三恳求他说最多可以讲两个钟头),在这样短暂的时间里要谈佛法一个深入的观念恐怕比较困难,那就只能做一个专题演讲。那我就希望这个专题演讲在这一、两个钟头里能够在事相和理体上给诸位一个正确的观念。


  我本人年纪还很轻,只有三十七足岁,虚岁三十九,出家十多年来自己觉得很惭愧,让佛陀养了十几年,对佛教却一无贡献。今天有这个机会来向大家学习,是我的荣幸。在大乘中,除了佛以外,就连等觉菩萨都称为有学,只有佛是无学位;在小乘中,阿罗汉位是无学位。所以说来向大家学习,那也是正确的。善财童子五十三参,无论什么善知识都要参,所以我今天来是站在学习的角度,佛光山的法师以及诸位新戒子都是我的善知识。


  我们今天谈的题目是“修行人的通病” 。修行人的通病是个比较敏感的问题,但是不讲又不行,因为我有这些毛病,今天讲也是讲给我自己听。我把出家十几年来碰到的发生过的、在修行过程中看到的、佛教或个人的或在思想上有些问题的,把它提出来大家讨论。简单讲就是:聪明的人从别人的错误当中来警惕自己,愚痴的人拿别人的优点来批判别人、攻击伤害别人。换句话说,无法记载在书本上的经验,必须要通过年纪较长、走过这条路的人来告诉大家。


  所谓修行人的通病,就是我们一般修行人在一生一世中所碰到的问题。用道理来讲不深刻,所以我准备一些资料(为此写到凌晨三点多),没什么好供养大家,今天就讲些其中精采的片段,用一个一个例子来讲会比较清楚。


  我们刚刚出家时碰到了佛法,每个人的观念中都会感到庆幸,“ 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每个人都是这样—— 赞叹佛陀的伟大、佛法的究竟,庆幸我们能够出家。在刚出家时,因为强烈的宗教热忱,就会每天把“生死” 挂在嘴上讲,“我要了生死、我要了生死” , everyday ,每天,随时都是 “我要了生死” 。在当下当中,他忘记了我们是人。 生死一事,不只是呼口号而已,还有很长远的一段路要走啊。 因此,他的心就会 “安住” 在哪里——“我要到山上住茅蓬” ,现在的茅蓬都有冷气喽,呵呵, aircondition 。那么为了了生死 ,就要住茅蓬,于是三三两两就到山上去建一间。没有善知识、也没有同参道友,戒律搞不清楚、经教也搞不清楚,心地上的悟、本性上的东西都搞不清楚,就跑到山上去了。他以为,只要一句‘南无阿弥陀佛’ 就横超三界了、什么事都不用管了。这种人不是可恶,而是可怜,否认了一切事相上的东西,以为一句‘ 南无阿弥陀佛’ 就可以解决他一生一世的问题。在没有悟到本性时,修行当中会有情绪的变化,会有生理的问题、病苦的问题、内在的烦恼问题,他没有想到这些问题;他认为只要单提一句 ‘南无阿弥陀佛’,万缘放下统统不要管它,生死就稳操胜券了,这是一种严重错误的观念。


   人毕竟是人,如心理学所讲,一个人的进步如果直线上升,他也会直线下降;人在修行的过程当中要有一个过程,叫做挣扎的过渡时期。修行到一阵子时,他的内心里会起矛盾,经过矛盾的过滤、升华,然后再上去一层,之后再停留在某个阶段里面。如果修行是直线上去也,很快还会直线下来,这是对应的。 所以我们在成佛以前会经过无数次的挣扎,很长远的情绪的调配,而且我们会拟出一套慢慢成佛道是怎样的。


  菩提这条道路靠三点:第一自觉、第二良知、第三因果的观念。 没有这三个观念支撑,很难达到菩提的境界。举实证的例子比较清楚。我过去碰到过一位四十多岁的男众,他有一次的开示我实在不敢领教。当时很多在家信徒在听,他在大众面前就说极乐世界有女人。那时我虽然还没出家,但是跟随台中李炳南老居士、跟随忏公也有一段日子,知道 色界以上就没有女人了,何况极乐世界是纯粹清净的净土,不可能有女人。我说:“法师,这个佛法不能这样讲,极乐世界怎么会有女人呢,色界以上就没有女人了,何况极乐世界是清净的净土。”他说:“你懂什么?我三藏十二部经典都看过了。”我说可是我没有看过哪一部经典讲极乐世界有女人。我是怕他误导众生啊,但我是在家众,他是出家众又刚愎自用,讲也不听。我后来就站起来跟他下跪顶礼了,说:“法师我求忏悔,我是在家居士,不应该指责出家众。”我那时内心感慨,他出家二十年,自己号称看过藏经 …… 这是个很严重的弊病,非常严重。他的个性就是这么个样子。


  后来他又去住茅蓬,选在好像六龟,再进去就是 ‘七龟’ 的地方(众笑),也不晓得在哪里暂时命名七龟,就在那个七龟的地方住了下来,住下的时候把大藏经也搬了过去。他是修密的,持咒、修本尊、念佛等等,很杂。他经教不通,出家以后又刚愎自用,也不听经闻法—— 他说看过大藏经也是自己讲的,我看可能没有看过。刚到山上开始时还很用功,两三点就起来,唵嘛呢叭咪吽,唵阿吽…… 修啊修了差不多一个月,因为无聊,就开收音机听。反正没有明心见性,都称为外道,心外求法,情绪有变化就听听收音机,他不会听佛光山的梵呗。听《夜来香》 —— 没有办法,没有僧团,只有一个人,only one ,他是 “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就开始听收音机了。本来早餐按照时间煮,午餐按照时间煮,晚餐也按照时间煮,现在不要了 —— 经过三个月后就不这样煮了,麻烦! It's very trouble. 早上煮就吃到晚上,以前两三点起来,没办法,因为久了意志力不够,没有僧团打板谁要起来呢?你们做在家居士时有每天凌晨三点起来的举手,不必客气,有的话我马上奖你一万块钱!不可能。没有僧团就是没有办法。后来经过半年,道心就被慢慢磨掉了,后来就睡到早上八点,然后就睡到九点、十点,十点起来用功,也不晓得那是做早课呢,还是做午课?开始搞不清楚了。再后来,懈怠、懒惰,在山上的时间就变成度日。


   所以本来是发一个很好的心,要上山去住茅蓬,但是因为没有群众的僧团的力量,没有办法坚持。后来,他住的房子因为碰到一次很大的台风,他看到茅蓬很快就要被风吹走了,于是就把两边的门打开,使风互相吸引,从这边吹到那边去才免于一难,结果大藏经却被整个淋湿了。再后来茅蓬里煮的也没有了、菜也很少了,又碰到台风,麻烦大了。后来胃出血,从山上走下来刚两个钟头,走到山下的公路,吐了有一脸盆的血,就昏倒了。我举这个例子,因为他已经死了,讲一点没什么关系,他不会来找我算帐(笑)。


  这个例子一定要讲,就是要告诉大家, 修行佛道是很漫长的,不是说你今天这样随随便便跑到山上去住茅蓬。你经教不通,心地不明,戒律开、遮、持、犯都搞不清楚,就要 “成佛道” ,Are you kidding? 你简直在开玩笑!你以为佛道是这样成的?没这个道理的。我所以举这个例子,第一点,建议我们的新戒子:出家以后,要好好在戒师的旁边、在师父的旁边、在僧团的旁边,要稳住至少五年到十年的时间,这是我个人很慈悲、很诚恳的建议。


   当然我们不能说住茅蓬就不对,因为住茅蓬也有那些菩萨示现的,也有了不起的地方。我现在要告诉诸位的就是,那种僧团的力量要绝对超过个人的力量。僧团的力量。就像 ‘ 蛇虽弯曲,入管自直’——蛇很弯曲,但是你把它放进管子里面,它就要直,非直不可。一个人的根器不是很利,但是你把他放在僧团里,好好地慢慢地雕塑,不成大器也成小材,至少在基本的修行路线上他不会狂妄不会迷失。所以我建议诸位新戒子们,不要动不动就跟师父吵架,要多看你师父的优点,不要看你师父的缺点。只要不是佛陀,每个人都会有缺点,所以要多看剃度恩师的优点;如果念佛学院,也要多看那些法师的优点,缺点尽量不要看。这就是第一住茅蓬的问题。



  第二,持午的问题。每个人都会碰到。过午不食,从以前到现在争执,从现在到未来也会争执。有的人说持午的时间应该持到一点;我们亲近忏公(忏云法师),他持午持到十二点十五分,我们亲近广化法师(在南普陀佛学院),持午的时间是到十二点。因为我做在家居士时,大学时代一直亲近台中李炳南老居士和忏云法师,凡是寒暑假就会去忏公那里,因为忏公持戒律非常严格,所以看持午看习惯了,所以回到高雄后看到这些法师和道场没有持午,我的感觉就怪怪的,但也不敢说什么,那时刚刚学佛,因此就觉得忏公很伟大,持午的观念就深入到脑筋里面了。我现在没有持午,不是来替我个人不持午做解释,而是告诉大家我是如何改变生命观的。

   我赞叹持午的人,赞叹日中一食的人,绝对没有任何其他用意。持戒、持午是佛的戒律,我们应该赞叹,但持午的问题在修行当中一定会碰到。那个时候每天持午到十二点十五分,后来出家后跟着广化法师在南普陀佛学院学戒律也讲持午。广化法师的《沙弥律仪》就是节录《大藏经》内“不持午人懒惰” 、“入口咽咽犯” 等,我便觉得持午很重要,而且非持不可,要坚持到底,于是不小心便发一个愿:我要学弘一律师(刚刚学佛都会这样),我今生今世宁愿持午而死,也不要过午吃饭苟且偷生。这样很坚持。你不知道那个时候发了多大的愿!(众笑)现在讲我没关系,不是讲别人。


   持午好是好,符合佛陀的戒律;但有时候要去外面弘法 …… 举个例子,有一次我要来高雄,有一个在家居士用车来台中载我到南部看病。他知道我持午的,因为快过午了,时间很急,在高速公路快开到一百三,边开车还边看时间表:“ 师父你剩下五十分钟而已 …… 师父你剩下半小时而已 …… 到达的时候你剩下五分钟可以吃饭而已 ……” 心情就一直很急,一定要在十二点以前吃饭。结果开到一百三,一杆红旗子“ 唰!” 就停到路边来了。(交警)一看是个和尚:“ 师父,你开这么快,撞死人要负因果吗?” 我说:你还认识佛法!警察还认识佛法!我说: “ 要负因果,开一百三撞死人要负因果。”“开到一百三你说怎么办啊?” 我说:“赶时间吃饭没办法啊。”他说:“ 我是执行,旁边还有两、三个警察,我不能放你走。” 我说:“ 赶快放我回去吃饭啊,登记就登记吧。” 他就开单子,罚了六千块。 six thousand dollars! 然后一直很急地开车,结果在高速公路没堵,车下到高雄堵车。回去坐下来刚好,“当 …… 当 ……” 十二点!饭没吃到,结果那一餐六千块!


  这样持午,在一个人固执己见时,很不能够接受那种开缘思想。一个持午久的人会认为没有持午的人不持戒律,而且会瞧不起不持午的人,我就是这种毛病(等到后来慢慢地就会成长了)。我这样持午持了相当长时间,总共持了八年, eight years ,持到民国七十三年时,胃已经不行了。我不是说持午的人胃都不行,是我的持午没有本钱,因为我每天所吃的比猫更少。像我这样男孩子的身体,一餐只吃半碗,你们也许不敢相信。持到民国七十三年时,因为当时我们诵比丘戒、诵菩萨戒不得残宿食,不能过午,每天诵戒,这也是不能吃,于是开始胃酸过多,侵蚀胃壁,整个幽门阻塞扭曲变形,食物不能通过。因为整年胃酸侵蚀胃壁,吃下去半碗就呕吐,便从这个时候起一吃就呕吐。经 X 光照射发现扭曲变形,就开始打针,用西药。从民国七十三年不对劲,治疗这个病整整有四、五年。我念高中时就有痉挛,一直到研究院时还是这个病,所以就一直靠着西药打针来过日子。每天都要打针, everyday injection, 有时两针,有时三针,有时一天两次要打六针,靠着打点滴过日子。因为持午营养不够,一上台讲经就讲到八点半,整个人都快难过死,血糖降低一直发抖,还要保持这个死观念 “ 要持午 ” 。后来有人告诉我: “ 师父,打这个营养针一瓶是两百多块,吃饭一餐才三十块,算起来比较贵 ……” (众笑)算起来比较贵,没办法啦。可是释迦牟尼佛制戒律,汤可以喝,只要不咬就可以,打针应该没有什么关系,所以还是一直打针。我这样建议,这个西药还是不能打太多。


   到民国七十五年时,那种痛苦没有办法形容。人家说女子怀孕生产很痛苦,怎么能和我这种苦比呢?我虽然没有生过。那种苦简单形容一下就可以知道,是那种呕吐还要坚持持午的生理上的与内在的交织的痛苦。我身边放的不是一本圣经也不是一本佛经,我旁边放的一定是一个垃圾桶,这个垃圾桶二十四小时不能离开,要准备呕吐。这种呕吐第一口还没有完全吐出来第二口就接着来,就这样一直吐,呕吐时整个头颅血压上升,吐完头痛,一直掉眼泪。这样一天差不多要重复两百次,呕吐停一下又呕吐。因为整个胃都是靠西药来治疗,靠止痛剂来治疗。可是没有一个人能够改变我持午的观念,这条路是我自己挣扎出来的。


  后来我就想,就小乘的戒律来讲,持午为佛所赞叹, 就大乘的菩萨道来讲,度众生比较重要。 我每天这样苦、这样病,可是要上台弘法,而我又要坚持佛陀戒律中持午的观念 —— 以前我又发过大愿要像弘一律师宁愿死也不要吃,当初不懂啊,要吃又不好意思,面子、 face 。人家称 “ 慧律律师 ” ,这是多么好听的话!要下来吃可不好意思,不吃又很痛苦,非常矛盾。(众笑)极端的矛盾,又痛苦又要面子,又要吃又不敢吃,就这样挣扎,实在是很痛苦。 所以一个人一开始接受那种固执的观念,实在是很糟糕。 我那时就慢慢调整自己:没有食物不行,民以食为天。没办法,那么我到底是要吃饭而违背小乘戒、发菩萨心来度众生比较重要,还是坚持持午、让身体要死不活的、浑浑噩噩度过一生?我后来就慢慢调整,弘一大师不做了!慢慢就修正这个观念了。


  后来我到台北一个在家居士处,这个在家居士是位女众,她看到师父这样严格坚持戒律太感动了,甚至哭泣,女人的武器就是这样。后来带我去医院看病,医生说法师你再不吃饭不行,再不吃就不给你治疗,于是就吃饭了。刚开始时因为学弘一律师不敢公开吃,怕人家笑,我就偷偷摸摸的吃,要吃西药以前先吃一点稀饭。这个女众带我到偏僻的素食馆的地下室 —— 万一碰到信徒问 “ 慧律法师你不是持午的吗?” 糟糕了!那就惨了,麻烦大了 —— 就这样偷偷摸摸地偷吃。为了看病,没办法。我告诉了你们那种挣扎的心态,戒律、面子,跟身体,还有要行菩萨道,几个角度在挣扎的那个心态。吃了以后好一点了,晚上吃西药胃也比较不那么辛苦了。这样经过了一阵子,因为已经呕吐了四五年,一下子吃也无法接受,还是会呕吐没有好,像我今天还在呕吐还没好,不过比以前日子好过了。


  后来因为我们办讲座跟这位女众看法不一样,起了冲突,她在台北市里给我散播风声,说慧律法师看起来持戒律,其实晚上都偷吃。——女人真是业障,吃是她叫我吃的,还是她给我煮的,今天跟我起冲突了,后面给你扯后腿,见地不一样了。现在我慢慢地认识了解女人, It's very horrible.It's astonishing 很可怕的,后来就远离了。我说,吃就吃,这没什么了不起,我为了佛法、续佛慧命,我为了身体,还是要吃。从此以后就公开地吃,而且还吃四、五餐,饿了就煮。我在吃的时候就对佛陀说,我为了佛法没有办法,总不能每天这样呕吐啊?不可以。后来我慢慢地吃食物调整,吃中药不打针。现在你看我谈吐自如,有气力,这完全由于开缘吃饭,否则你看到的比现在胖,是水肿,因为打西药打得太多,胃脏不好造成了水肿。


  我现在告诉诸位一个观念,举这例子告诉诸位的是:某些东西要坚持,如果你是一个学戒律的人,你有你的立场,你有持午的本钱,我赞叹你;如果别人晚上吃饭,你不要瞧不起别人,就像我以前持午,瞧不起那些不持午的人,现在我已经开缘。我在生命当中经过最痛苦的挣扎,最矛盾的心态,我认识到,法无定法,持午要看你个人,但站在大原则、整体性的观念,还是要以整个佛教为主。今天我受到佛光山大师的邀请,如果今天我也持午,像以前那样打针,来了就呕吐,旁边放一只垃圾桶,讲几句就呕,这像什么法师呢?所以人家问我: “ 敢问上下? ”[ 注:问法师法号之敬语 ] 我说: “ 上吐下泻。 ” (众笑)没办法。我的生命观从此慢慢地改变,我觉得 佛法是圆融的法门,不是死执一方面的东西。 如果你持午,我很赞叹你,我非常赞叹持午的人;如果你不持午,你也有更大的任务,你也不必难过,你有你的看法和生命观。



  接下来讲到修苦行的问题。有些人喜欢看电影,有些人喜欢看小说,看了电影小说之后,他便 “ 于我心有戚戚焉 ” ,就跑到深山里去修苦行。我来讲一个同参道友的事,法号也不必说因为现在也往生了,他修苦行,是忏公弟子,因车祸过世的。我那时身为在家居士去亲近过忏公。这位道友看到高僧大德死后火化出来都有舍利子,他认为不倒单很重要, very important, 就修不倒单。人坐在一张藤椅上,闹钟放在旁边。别人是躺着睡,他不倒单就坐着睡,于是就坐着睡 …… 第二天一起来:在床上!他说: “ 谁那么可恶把我的闹钟压下去了?” 后来发现是原来自己。(众笑)睡得迷迷糊糊, “ 铃!” 又压下去又继续 “ 用功” ,起来竟然还在床上。哎,不倒单还没学成先学倒单。然后就是一直硬撑学不倒单,整个晚上不去睡觉坐在椅子上睡。然后师父在上课的时候他就开始(身体做瞌睡向侧歪倒状)。因为大家都要禅坐,我们在家居士也都是按照时间表去坐,他一坐下来就(再学身体打瞌睡状)。忏公是东北人,就这样讲(学忏公口吻):“ 我们打坐的时候哇,这个倾斜度,最好不要超过三十度。” (众大笑)然后他又说:“ 你们两个(都练不倒单)一个晃过来,一个晃过去,要稍微坐开一点,免得头破血流。” (众笑)惨呀,硬撑着练不倒单。


  我们晓得,人毕竟是人,凡夫毕竟是凡夫,我们要练不倒单,如果能够慢慢地缩短,减少我们的睡眠,那已经很不得了了。慢慢地来,像外省人说的 “ 慢慢儿来 ” ,急不得。我开宗明义就告诉大家了, 菩提这一条道路是很长远的,很漫长,须要细嚼慢咽,须要慢慢去磨练,慢慢去磨掉习气,不是一蹴即成的,急不得的 。我有个同参道友,是某法师的徒弟,他盘坐可以坐很久。在莲因寺时他可以坐好几个钟头,我才坐三个多钟头,他比我坐得更久,一坐起来就不动。他也练不倒单,因为山上天气寒冷(他盖得像虚云老和尚,帽子盖起来就剩下鼻孔),在坐上睡觉,两腿又不放下来,一直硬撑下去,结果后来得了严重的风湿。医生说这两只腿如果不锯掉,就会痛苦一辈子。是非常严重的风湿症,酸、痛、胀、麻统统有,现在才三十多岁而已,两只腿报废了,就是硬要盘坐,不慢慢来造成。我们一次坐二十分钟,接着二十一、二十二,接着半个钟头;他不是,他一下子就坐三个、四个钟头,而且晚上又盘坐不睡觉。他现在求遍了全台湾省的名医,风湿症还是存在,严重的风湿症。这就告诉大家,苦行不是这样修。


  什么叫苦行? 没有分别心叫做苦行,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心地上用功夫,才叫做真的苦行。 如果说我这样禅坐,彻夜不眠不休息,而白天脾气大得不得了,他修的是什么苦行呢?我们从经典里知道,万法唯心造,心是一切的主宰,不在心地上下功夫在哪里下功夫?有人不吃,蛇过冬眠可以好几个月不吃,你比蛇厉害吗?动物有动物的立场,人有人的立场。 “ 万法唯心造 ” 、 “ 直指人心 ” 、 “ 明心见性 ” ,而不说直指人脚,因此我们看一切佛经,看一切禅宗祖师大德,一切统统是要在心地上用功,这才是真的功夫。要好好地在心地上下一番功夫。这是讲苦行。



  接下来一个问题。我一片诚意讲,希望住茅蓬的人不要讥笑弘法的人;弘法利生的人,希望你们也不要讥笑住茅蓬的人。住茅蓬的人常常会有这样的成就感、自尊感,而且认为是优点,他认为我在遵行佛陀的戒律,远离愦闹,来到山上好好修行。然后就会讥笑弘法利生的法师,我们听过很多,他们讥笑弘法利生的法师:这个法师在外面弘法贪名图利,也不知道修行,整天攀缘信徒。这些住茅蓬的法师瞧不起弘法的法师,我内心觉得不应该这样。弘法的法师是打第一线,就像海军陆战队打第一线,没有弘法的法师,佛法哪来的兴盛呢?住茅蓬的法师能够安住,人家来护持三宝,要感谢弘法的法师。正是弘法的法师才令众生认识三宝,有了正知正见,才护持三宝,对不对?不应该攻击弘法的法师。弘法的法师,也不应该讥笑住茅蓬的法师,说是 “自了汉,自私自利,跑到山上没人知道” ,也不该这样。

  所以我希望 彼此之间不要互相攻击。如果你要批评别人,站在批评的角度,那么整个世界的人包括圣人都要受人批评;站在赞叹的角度,每一个人都有优点,都也可能被人家赞叹。 我的意思是说,个人的因缘机会不一样,不要要求住茅蓬的人出来弘法,住茅蓬的人也不要说弘法的人贪名图利不懂修行,我不希望我们佛教里面有内乱的情形。 一草一木都有它生存的空间,人也应该互相尊重。尤其不要给信徒灌输错误的思想。

  接下来,刚刚出家的人学戒律,常常笑老一辈的人不如法持戒,这是刚出家新戒子的通病。他刚初发心,很坚强,然后在佛门里看他的师父或长老,这个不持戒、那个怎样坏、这人怎么不好 …… 你想想看,戒是 “ 无相名究竟戒 ” ,你这样叫做戒吗?你有看过《大智度论》吗?大智度论讲, “ 贪嗔痴不除,名大破戒人 ” 。你内心的贪嗔痴不除,你才是真正的犯戒的人。你动不动就说别人不持戒,说这些长者不如法,那你呢?刚才已经告诉诸位,佛道是很漫长的路线,你经过十年、二十年,你会不会像这个长老这样持戒还是个问题!也许你不用三年就已经开缘开得不像样子了!


  我希望新戒子们冷静。以前有一个出家众,学过一点戒律,就说他不剃度女众,在路上走时有女众一靠过来,他就这样(手作打响指状),表示 “ 我是持戒律的,你要躲开! ” 这样给人家的印象就是你持戒很好,我们很赞叹。但是问题就是你不能有一点差错,如果有一点差错,你就变成别人的把柄,麻烦就很大了。换句话说,戒是持自己的问题。所以,戒子们, 戒是戒自己,不是拿戒来衡量别人,来每天说人家的是非过错,这是不对的。 所以这个法师因为以前标榜自己持戒律,现在麻烦也很大了。他有剃度女众,有时做一些稍微不太一样的,人家就会笑他,这人增加自己的困扰。所以如果有人赞叹,假设说: “ 慧律法师,人家说你持戒持得不错。 ” 我会告诉他: “ 弘一律师都不敢说他持戒律,我们像什么东西,敢说自己持戒律? ” 动不动就说自己持戒律,不怕别人笑掉大牙?持戒是什么? 最清净的持戒,三个角度:空,无相,无作法。 你能达到空吗? 空就是无我,因缘当下就是实相,你能达到这种无相无不相的境界吗?不落空、不落有,名真持戒人,你能吗?不行的话,那怎么能够称得上是个持戒清净的人呢?



  所以,新戒子们,我今天来是要告诉大家:你们持戒律很好,但要持自己的,而不是持戒律以后,每天都说人是、说人非,说长老不对 —— 你这是造口业,哪算是持戒律呢?六祖惠能大师讲: “ 若真修道人,不见他人过;若见他人过,自非却是左。 ” 如果是一个真正在修行的人,不见他人过错,绝对值不会去看人家的过失;若见他人的过失,批评人家,就是我不对。所以我们看到人家的缺点,内心里就要这样想:我业障深重,看到人家的缺点。佛道是很漫长的,你们现在刚刚初发心。当然每一个人都像佛一样,要精进修行。

  再举另外一个例子。以前有一个刚刚受戒完的新戒子,他长的非常英俊, handsome boy ,这个人读过一点书,就是个性比较喜欢挑剔别人的毛病。他师父年纪大一些,他常常说他师父不对、他师父这样不如法、他师父只知应付众生不好好修行 …… 每天都是看他师父不对。后来我第二次碰到这个男众时他还俗了。怎么还俗的?碰到女色这一关,跑去结婚了。他为什么会这样?一个人内心常常发牢骚。应该是我们来符合僧团,而不是僧团来迁就你个人,我们是僧团的一分子,我们应该以整个僧团为主。你每天都一直说师父的不对,说别人的不对,使僧团里面动乱,到后来因为批评多了、恶业造太多了,业障现前,碰到女色这一关就还俗了。佛教里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不还俗还是好日子,一还俗就惨了。他还俗以后,凄惨到这种程度,骑摩托车连给车加油的钱都没有。这就告诉大家,内心里不要见师长的过错,在僧团里以整个团体为主,才是最重要的。


  接下来,我是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们的新戒子、希望我们的新戒子,佛教内部的是非、对错,不能向俗家人讲,不管一个比丘、比丘尼有修没有修、持戒也好不持戒也好、怎样地坏,只要他现出家相!为什么?任何的是非,僧团有僧团的裁决,大可不必向俗家人讲我们出家人的过失。大家现在冷静一下想想看,假设我知道某某法师不好,为了使这个新的消息让在家居士很惊讶,便讲了,如讲某某法师不持戒、如何如何等等,在家居士便捡了很多出家人的资料。将来你对这些在家居士好就好了,对他不好你就麻烦大了。


我告诉诸位,讲佛教内部的过失给在家居士,只有断众生的慧命,而你一点好都没有。但是现在的出家人所犯的最大的过失,就是说四众过给在家人听,这就是最大的毛病。我不是说我们出家人没有过失,也不是说我们应该掩饰自己的缺点,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说我们出家众有过失,这是我们自己家里的事、出家人门内的事,我们冷静做僧羯磨,不需要给在家居士干涉;你讲了,只有断他慧命。为什么?因为他会对三宝失去恭敬心,只有害而没有一点好处。也许你把僧团内的过失讲给在家居士听,在家居士会把你当成知己,把自己当成师父的知己,师徒两个关系搞得很好,你则把整个僧团内的过失都讲给他听了,你认为有这个必要吗?


  时下我所看到的最大的最糟糕的的事,就是把僧团内幕的情形告诉在家人,含有恶意的攻击伤害。这样并不会增加信徒,人家也不会说你有修养,因为你攻击别的法师。别人也是有大脑的,人家会说,你在我面前攻击别人,有一天你也会在背后讲我。所以见到俗家人,你只有一个责任,就是如何把三宝的殊胜告诉他,让他起信心,让他护持佛法,这才是出家人的责任;而不是为了讨好在家居士叫他护持你出十万二十万,就一天到晚 “ 这个法师不对那个长老不对,这个如何破戒那个如何烂如何坏 ” 。你讲这些干什么呢?难道你表现得多好?这样一直宣扬出家人的过失给在家人,你就犯了菩萨戒 “ 自赞毁他戒 ” 。你翻开菩萨戒的十重戒看到,你犯的是菩萨戒的根本大戒!要了解我们今天的责任是续佛慧命,是承先启后的责任,为什么一定要把三宝内部的过失讲给在家人听呢?僧团自己解决就好,用不着这样大事宣扬。这是我很诚恳地劝告我们新戒子们,这一点特别重要,特别要注意。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日志列表 相关搜索词:

健康美食  通病  问题  女人  生死 

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