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晓民三九重组十亿生财路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19/08/25 02:30:44

孙晓民三九重组十亿生财路

孙晓民三九重组十亿生财路

谁在保护巨贪孙晓民?
  
  
  三九汽车老总被抓,交待孙晓民的贪污事实
  
  2008年3月,一封反映原三九集团总经理孙晓民勾结北京三九汽车实业公司总经理王观超,利用三九债务重组,内外勾结,共同私分国有资产达三亿多元,造成巨额国有资产流失的举报信由有关领导转到了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局,最高人检察院对此案十分重视,立即部署对有关情况进行调查核实。
  
  2008年5月,北京三九汽车实业公司总经理王观超在北京国际机场持假身份户照离境,被公安机关抓获。在其住处,查出王观超个人拥有北京、深圳和重庆三地共有别墅房产16处,国内存款2000多万人民币,香港汇丰银行存款8000多万港币。同时,个人拥有各种高级轿车50余台,其中部分最高级的轿车和高级别墅已经送给包括原三九总经理孙晓民在内的多个位高权重的领导。
  
  因为涉嫌在重庆犯罪事实,王观超一案由重庆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查办。在随后对王观超的审讯中,王观超交待了其个人拥有的巨额财产来源,特别交待了他和孙晓民等人之间互相勾结利用,以三九债务重组为名,利用企业虚增债务债权,三九审计核销方式,侵占私分国有资产,总计超过人民币3亿多元。这些侵占的国有资产,除了少部分转移到个人名下外,大部分都由孙晓民及相关人员私分占有。王观超还交待,在孙晓民主导三九债务重组的三年多时间里,象他们这样以核销坏帐另外私分的情况很多,孙晓民所得超过亿元。除了给孙晓民本人巨额所得外,包括国资委干部二局领导和国资委副主任一级的领导也在其中得到了巨额的金钱。
  
  2008年7月,根据王观超的交待事实,以及国资委纪委及其他渠道的反映情况,最高人民检察院对孙晓民贪污国有资产立案调查。目前已经在中国五矿总公司任副总经理的孙晓民受到了来自重庆地方检察院检察官的询问,孙晓民因涉嫌与北京三九汽车总公司总经理王观超共同策划、私分国有资产被宣布监视居住。
  
  孙晓民利用三九重组,侵占私分巨额国有资产,涉嫌金额超过十亿人民币以上。仅仅北京三九汽车一个三级公司,涉及金额达到三亿之多。孙晓民巨贪一案在三九内部尽人皆知,案发至今,虽然相关部门在全力调查,但由于受到多方面的阻力,孙晓民以金钱布局开道,原国资委副主任和干部二局领导等一并收受财物等人共同为孙晓民说好话,试图让孙晓民这样的巨贪摆脱法律制裁。
  
  神鬼之间的较量,刚刚开始。
  
  
  孙晓民买卖三九国有资产的大生意
  
  2004年5月16日,原三九的创始人“教父”赵新先黯然退位,接替赵在三九独一无二地位之人,既不是来自三九内部的高管,也不是有经验的企业家,而是在此之前默默无闻的孙晓民在国资委副主任李毅中的亲自护送下担任了执掌了三九的大印,主导三九多达百亿的资产和债务重组。在此之前,孙晓民仅仅在中央企业中国通用集团担任排名靠后的副总经理,负责通用的法律事务和有关企业重组事宜。据有关人士透露,孙晓民之所以愿意到他并不熟悉的三九来,主要原因是孙晓民在通用期间,因为涉嫌在海南和上海为其情妇谋取利益正受到通用纪委调查,到三九任职正好能够躲避调查,同时也为自己谋取更大的好处铺设道路。
  
  三九集团原来是军队企业,自1986年由赵新先在深圳创办以来,一直是军队的优秀模范企业,赵新先本人也成为仅有的军队企业家的代表人物,二次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退职期间也是全国政协委员。三九自1998年离开军队以后,在全国搞起了大规模的企业兼并,由于管理等原因,三九也背负下了多达120亿人民币的巨额债务。2003年三九爆发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情况以来,三九经营自此急转直下。重组债务,挽救三九,就成为国资委和中央领导首先要考虑的当务之急。
  
  三九是个综合型的企业集团,除了主营医药的生产和销售之外,还有众多的经营类型多样的中小企业,数量多达500多家。孙晓民来到三九后,主要的工作就是,清产核资,关停并转,以债务重组的名义,由国家最终核销企业坏帐,最终达到三九重新上路的机会。债务重组,坏帐核销,即是三九的再生之路,也是孙晓民的生财之道。
  
  孙晓民198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研究生,然后进入中国通用集团公司从事专业的法律顾问工作。孙晓民精通法律,特别精通于企业兼并重组、债务重组的法律问题。不过,利用企业重组机会,侵占企业国家资产,谋取个人利益,在中国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就成为相当普遍的手段。简单,实用。以孙晓民的智慧,这样的事情办起来自然不用太费力,当然也不会象很多人那样直截了当。孙晓民有孙晓民的手段,孙晓民有孙晓民的目标。这个手段就是以相当专业的手法,内外勾结,利益划清。这个目标就是三九最有价值的汽车销售公司、房地产公司和二家上市公司,通过重组这几家企业债务,以最低的价值出售给利益相关人,达到瓜分分割这几家公司巨额资产的目标。
  
  在孙晓民的眼里,北京三九汽车实业公司就是这样的一块大肥肉。如果这块肥肉孙晓民不利用在三九执掌大权的机会吃下去,孙晓民会后悔一辈子。不过,以孙晓民的性格,宁愿让别人后悔一辈子,也不会让自己后悔。孙晓民的性格孤傲自视,喜好名牌。孙到三九后,一直住在五星级的酒店公寓,一直到三年后离开三九,孙晓民也没有离开这里一步,据说这里的服务让孙有一种超然掌握的意味,在这间的豪华酒店的单身公寓内,孙晓民边品尝着高级红酒,边享受其他服务的同时,心里并没有与三九有什么关系的念头。孙晓民到三九,并不是要和职工打成一片,也更不是在要三九带领企业前进,他仅仅只是到三九完成一项专业任务,同时,私底下拿走自己该拿的钱。
  
  北京三九汽车给孙晓民带来了过亿的金钱
  
  2005年春节,北京三九汽车总经理王观超在这间酒店里向孙晓民汇报了北京三九汽车的情况。北京三九汽车的情况孙晓民并不陌生,价值多少更是一目了然。在三九总经理这个位置上,如果说赵新先有可能被下面的干部蒙骗,孙晓民就绝无可能了。因为对于赵新先来讲,价值多少都是属于赵所说的左口袋右口袋的范围,细察清楚也无必要。而孙晓民就象是一个精明的买家,对方价值多少,自己要付多少代价,这都是一清二楚的。如果在这样的问题上都搞不清楚,孙晓民直接回通用算了。
  
  王观超的汇报很简单,北京三九目前欠了农业银行2.8亿人民币,加上其他的,超过3亿,基本亏损完毕,请求集团向国家一并作为坏帐核销。孙晓民说,先审计,后清查,如果符实,就把亏损打包一并处理。王观超知道这个机会,当然他也知道应该做什么,应该对孙晓民做什么。因为来三九之前,王观超已经在北京和自己的老板孙晓民见过面了。
  
  2005年上半年,孙晓民决定对集团所属企业进行大规模的审计和清产核资,但在划分有关审计名单时,北京三九汽车实业公司和三九房地产公司没有列入审计名单。为了在审计过程中确保自己的意图和减少风险,孙晓民在相关人员安排下进行了调整。2005年3月,以所谓干部竞聘上岗处理掉大批三九的中层干部,把自己从北京带来的人员安排进关键岗位,特别是安排自己的亲信强勇担任集团审计部部长,刘海奕担任集团法律部部长。为了在总经理办公会上达到控制作用,排挤掉了集团纪委书记。道路已经无人可挡。
  
  2005年下半年到2006年8月,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北京三九汽车的资产在静悄悄地转移。虽然没有正式公开的审计,但是内部的审计却是一直在进行。审计的目的并不是公开,而是真实估计企业的价值。孙晓民也不想做亏本的买卖。2002年10月,北京三九实业公司以三九集团担保向农业银行贷款本息共计2.8亿元人民币。在2005年向三九集团公开提出的剥离坏账请求中,要求一次性对这些债务进行核销。公开的理由是,这些钱股东占用款项1.7亿元冲抵贷款,经营性亏损1.03亿元。二项加起来就基本花光了这些钱。这是孙晓民在和王观超合谋后,由强勇审计的公开报告。
  
  当然,这些报告都是为了掩人耳目。真实的情况是什么呢?2008年上半年,华润集团接手管理三九后,一直有人反映北京三九汽车坏帐核销和转让存在巨额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华润着专人调查后,孙晓民与王观超合谋,内外勾结,侵占国有资产的行为,才浮出水面。特别是王观超被高检抓获后,也交待了大量里面的细节事实。真实的情况是:孙晓民和王观超授意强勇等人,编造企业巨额亏损的会计和审计报告,据此由三九集团承担全部债务损失,再由国家进行核销。然后再将三九汽车以极低的价格出售给利益相关人,2006年8月,北京三九汽车以825万元的价格出售给了伪造的公司佳恒伟业,完成了国有资产转移到个人的全过程。
  
  调查证明,北京三九汽车的王观超,联合孙晓民及孙晓民的代理人,利用财务数据延续性、整体性的特点和原深圳三九汽车发展公司负责人被追究刑事责任,公司财务档案被司法机关查封,难以核对的可乘之机,采取移花接木的手法,将公司以往发生的债务债务,与后来发生的农行贷款嫁接,用以冲抵巨额贷款,并通过三九集团债务重组,将该笔贷款打包剥离,从而达到掩盖三九实业贷款的真实用途和去向。
  
  事实上,孙晓民在三九利用债务重组谋取个人利益并不是仅仅在三九汽车。三九汽车只是一个典型事例。深圳三九房地产公司也是孙晓民看在眼里的一块肥肉。在同时处理三九汽车的同时,孙晓民也在操作着在深圳三九房地产的转让事宜。三九房地产是三九除了医药之外最有价值的部分,在深圳和其他地方拥有多处地块,企业总价值超过5亿元人民币以上。孙晓民和三九房地产负责人李红兵商量,最终达成以3000万元的价值卖掉。然而,由于集团内部高层有人反对,最终此事没有在孙晓民执掌三九期间完成。孙晓民为之极为恼怒,就诬告这位副总有严重经济问题,可能外逃,请国资委纪委进行“边控”,直接进行政治迫害。此事后来证明是错误的,是孙晓民的报复手段。但从此事可以看出,如果有人敢挡孙晓民的发财之路,其报复手段将令人叹为观止。2008年,华润入主三九后,三九房地产公司最终以1.5亿元转让。
  
  据知情人士透露,孙晓民在转让出售三九生化和三九发展两家上市公司股权过程中,也多有令人可疑之处。2007年11月,孙晓民被免去三九的领导职务后,孙从外面带来的亲信,其中有涉嫌处理上述二家公司的有关人员,也几乎同时在没有辞职手续的情况下,不辞而别,无影无踪。
  
  孙晓民育有一女,目前在澳洲读书。据王观超交待,其曾经给孙晓民的澳洲的户头打过相当多的美元,供其女儿花费。孙晓民在三九期间,其家属一直在北京。孙在深圳居于豪华酒店公寓之内,也为传出孙晓民与三九内部女职工的绯闻。一名与之有绯闻的女干部由于提拔过快,后致病去世后,三九内部也沸沸洋洋此事。
  
  为什么孙晓民还在逍遥法外?
  
  孙晓民利用三九债务重组,个人贪污了国家财产超过亿元,给国家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同时,在个人品德上也极为腐化。这些事实,已经昭然若揭。自今年上半年王观超被抓获交待了更多的问题,包括孙晓民在内的贪污事实已经再清楚不过。最高人民检察院也委托重庆市检察院重点查办此案。然而,目前,孙晓民继续在五矿任他的副总经理,继续逍遥法外,为非作歹。为何?
  
  孙晓民在三九贪污所得的钱财并不是仅仅装在了自己的口袋里,而是将其中的一部分按照利益均沾的原则,一起分给了自己的利益相关人。这些人在一起共同掌握国有资产,择机对这些资产进行分割瓜分侵占私分。孙晓民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在共同奋斗。
  
  国资委干部二局局长姜至刚是孙的第一层保护伞。姜至刚和孙晓民是很铁的关系,孙进三九和进五矿任职都与姜有直接的关系。而原国资委副主任王勇则是孙晓民的第二层保护神。在反映孙晓民贪污国有资产的过程中,这两层保护伞都作为利益相关人对孙晓民进行了特别的保护,甚至出手帮助孙晓民打击迫害向中央反映孙晓民贪污事实的举报人。为了保护国有资产不流失,2007年初,在孙晓民意图将三九卖给外资,以保留自己个人利益的情况下,国务院及时对三九重组进行了干预,指定由华润集团重组三九。由于三九最终由华润重组,孙晓民及其保护者侵占国有资产的行为得以曝光,他们至今都对国务院的决定耿耿于怀,心怀不满。在前不久的一次内部会议上,姜至刚就公开说:“现在看来,三九交给华润,是重大的错误。”姜至刚如此表态,正是因为国务院的决定让他们继续侵占瓜分国有资产的行为流产了,而他们的贪污行为因此而暴露在了阳光之下。
  
  目前,孙晓民在这些保护伞的保护下,仍然逍遥法外,得不到法律的惩处。孙晓民在三九的时候,就经常说自己是“皇城根下的人”。目前我国正处在依法治国的关键时期,中央正在进行科学发展观的践行活动,能否对孙晓民进行及时有效的惩处,也是人民群众看在眼里之处。希望中央能够深入调查孙晓民及孙晓民保护伞的侵占国有资产的贪污行为,让孙晓民这样的巨贪早日受到制裁,以平民愤,以安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