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哼哼唧唧要口若悬河:为什么人类能说话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1/12/01 06:07:08

原作者:
来源From Grunting To Gabbing: Why Humans Can Talk : NPR
译者reader666666

从哼哼唧唧要口若悬河:为什么人类能说话

每一天我们大多数人说话的时候甚至没有想到,"说话"确实是人类独有的能力。人类不仅有进化的大脑,能够处理和产生语言语法,我们也可以发出一系列声音和音调,形成数十万个词汇。
为了产生这些声音 - 说话 - 人类使用和黑猩猩相同的基本器官:肺,喉咙,喉腔,舌头和嘴唇。但是只有我们能唱歌剧和打电话。这是因为千百年以来,人类已进化出更长的喉咙,更小的嘴,因此能更好地塑造声音。

声音技巧
人类的口腔,舌头和嘴唇有很大灵活性,让我们在一个广泛的范围内形成精确的声
音。黑猩猩根本做不到。有的人比别人能发展出更复杂的发音系统。以歌剧男高音格润-威尔逊为例,他走遍世界各地唱歌剧,现在任教于美国马里兰大学和陶森大学。在一瞬间,威尔逊就能从他正常说话的声音变成丰满的颤音,让天籁般的清晰优美的声音充满大厅。
他之所以可以这样做,是因为他拥有像鲁贝-戈德堡(美国卡通片里只能完成简单任务的,过分复杂的机器)那样的发声器官,对气流进行从肺到喉到嘴唇的特殊复杂的控制。它的工作原理是这样的:当我们说话或唱歌时,我们对肺里呼出的, 通过喉部或喉腔的空气进行控制。喉部大约有一个核桃大小。在男性颈部,你看到的喉结就是它,它主要是由软骨和肌肉构成。在其顶部拉过去的是声带,由两层粘膜组成。从我们肺部呼出的空气,被推着通过喉头,使声带振动,发出声音。
威尔逊说:“声带上实际振动的面积可能只有你小指甲的一半 - 极少的肉在嗡嗡颤动。” 这种嗡嗡颤动的频率决定了音调(pitch)。我们收紧声带让音调变尖,让我们的声音听上去高亢尖利;放松声带,则使声音低沉。
“如果你把一个气球吹起来以后,再拉长气球的脖子,就可以操纵音调,”威尔逊说。同样的原则也适用于我们的声带。
利用空气的振动可以得到一种特定的声音 - 就像EE或AH或tuh或puh - 就看我们如何塑造喉咙,口腔,舌头和嘴唇的形状。而把这些声音融合在一起,组成单词和句子,简直就是个复杂的舞蹈。它需要大量的精细动作控制。
“顺便提一下,讲话是任何人 - 也许除了小提琴或杂技演员 - 最难学的复杂的运动活儿。孩子大约要化10年的工夫,才能修炼到成人的水平。” 已经研究了50多年语言进化的布朗大学的认知和语言科学教授, 菲利普-利伯曼博士说。

我们是如何进化到这个程度的

利伯曼说,回顾人类的进化过程可以看出,人类与早期类人猿的祖先分开以后,声道的形状改变是很明显的。十万年以前,人类的嘴开始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不向前突起。我们进化出了一个更灵活更可以精确控制的舌头,以及更长的脖子。
利伯曼说,之所以脖子变得越来越长,就是为了让舌头往下移,把喉咙拉下去,在脖子里为它们准备更大的地方。“第一件已知的像现代人的人类头骨化石,大约是50,000年以前的化石。脖子足够长,嘴足够短,料想他们应该有一个像我们那样的发音器官,”他说。
但这些重要的变化带来一个新的风险。
他说:“缺点是,因为你把喉咙一路拉下来,当你吃东西的时候,所有的食物一定要路过喉咙 - 但切不可进入 - 再进入食道,”利伯曼说。 “这就是为什么有人会被噎死。”因此,我们发展出这个疯狂的能让我们窒息而死的呼吸道,不过是使我们有能力发出更多的声音来说话。

受控制的呼吸
这些变化并不是在一夜之间形成的,但是很难找出是在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超越了原始的呼噜声而说话的。因为发音系统大部分是软组织,无缘变成化石,现存的化石也只能告诉我们一点呼吸道的形状。但是,我们可以从中看出人类声道形状允许我们做的事,我们的灵长类亲戚的确做不到。
“人类能发许多元音和许多辅音。猴子只会说'嗯,嗯,嗯',”利伯曼模仿猴子的呼吸发声说。人类不仅可以发出许多声音,我们也可以控制如何把声音串在一起。
这是因为我们能够神奇和精确地控制呼吸。猴子无法像我们那样控制呼吸 - 他们用一口气只能短暂地发一个几秒长的声音,然后就不得不再喘下一口气。
但是,我们人类控制自己呼吸的能力达到了惊人的程度,利伯曼说。
“一个有趣的有关说话和唱歌的事情,是我们通过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使得我们我们肺里的气压保持大体均衡,”利伯曼说。他说,我们的肺就像一系列的气球,除了气球在快要泄光空气时,压力会降的非常低。而我们可以控制肺里空气释放的速度的快慢。
“当我们说话时,我们的大脑首先判断要讲的句子有多长,”利伯曼说。 “这个控制过程是相当惊人的 - 我们控制肺部的肌肉不让空气一下子都跑出来。我们有个复杂的让肺放气的功能,你让肌肉越来越放松。所以你能让肺里呼出的空气保持均匀的压力。"
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我们的音量将随着肺气球的放气迅速下降。 另一方面,当我们肺里的气压很高时,声带会被撕裂。

图-随著人类的进化,我们的喉咙变长了,我们的嘴变小了 - 这使我们能够有效地控制发声器官的形状。根据化石,第一个有话语解剖特征的人类,出现在大约50,000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