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在办公室第二季》之九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1/12/06 14:20:39

陆琪:做好人要看时机——《潜伏在办公室第二季》之九

2010-01-04 02:31:24

归档在 《潜伏》在办公室 | 浏览 16694 次 | 评论 4 条

有些人,经常梦想能学到职场绝招,似乎学会一招半式就能行走江湖,从此打遍天下无敌手了。

然而,这个世界上没有包治百病的良药,也没有保管你升职加薪的绝技。因为职场不是技术,而是艺术。它是千变万化的,随时随地都在发生着改变。

你遇到不同的事情,遇到相同事情的不同阶段,你遇到不同的上司,每个上司还有不同的心情,就算心情相同还有不一样的境遇。

总而言之,只有重复出现的错误,而没有重复出现的事情。一件事情做错的道理往往是千篇一律的,但怎么去把事情做好,却各有各的方法。

所以,你不可能学会一招技术,就不分场合地点的乱用。今天教你潜伏隐忍,那是看上司和看时候的,你在虚伪型上司手下可以潜伏,可换到事业型上司的手下,潜伏几天就让你走人了。你在麻烦事面前可以隐忍不出头,可利益来了的时候老不出手,这一辈子也就虚度了。

当一个人在职场时,眼里不能只有方法和技术,要把整个职场的因素都结合起来考虑。因为职场说到底也是和人发生关系,而人是很复杂的,有成千上万的因素影响着人。只有在那个时间,那个点位,处于你的立场进行考虑,才能明白应该怎么做。

明白了职场千变万化的道理,你才能弄懂自己该怎么生存。那就是法无定法,大道无道。真正的技巧是随机应变,遇到什么样的事情,碰见什么样的上司,就该做什么样的反应。

而唯一的原则,就是对你有利,这就是我们通常说的“趋利原则”

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们通常会发觉,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候,会有截然相反的表现,有时变化的让人都认不出来。

在《资治通鉴》中有句话评价曹操:“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

曹操是一个人,并没有变化,但在不同的环境里则有不同的表现,这就是一个人在职场随机应变的最好例子。

 

 

1、没有从一而终的上司,也没有从一而终的表现。

 

在职场里,能够控制我们命运的就是上司。而有些人觉得,只要了解熟悉上司,就能够高枕无忧了。但实际上,职场中往往不止一个上司,也没有能从一而终的上司。

当你的旧上司离开,新上司出现后,还是用同样的方法来表现,无疑会遭遇很大的挫折。

因为上司是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喜好,可以说,每个上司都是一种病,而治病的方法都不相同。

用从一而终的表现来对待不同上司,最后只有失败。成功的经验只能用在同样的人身上,而对不同的人,必然要有特别方式。

所以在职场中,在面对不同的人,甚至是相同人不同的时期,唯一能做的就是变化。只有你随着上司变化,才能够长期的符合上司需求。

 

 

2、做变色龙才能够生存

 

有人觉得变色龙是个贬义词,其实在职场中,做变色龙才是生存的第一法则。

因为这不是一个强者生存的游戏,而是生存者强的游戏。做事做的好,并不能在职场混的很好。只有拥有足够生存能力的人,才可以长治久安。

而所谓的生存能力,就是在任何环境中都能适应,并作出恰当的反应。

变色龙就是这样。其实变色龙是一种有益无害的生物,它们随着环境改变自己的保护色,而值得注意的是,不管变色龙的颜色如何变化,它们的本质并没有改。

在职场中,就应该如此。

首先,你应该有一个大的理想和目标,这是你的本质。在保证本质不改变的情形下,就可以随着职场环境的变化而变化。

因为保护色是你的伪装,而在职场里,谁都不是做自己,而是做别人喜欢的那个人。

所以你可以成为变色龙,只要本质是好的,那么变色龙就不是个贬义词。

千万不要在乎别人的眼光,普通人所关注的只是外表而已,他们被表层肤浅的东西所左右,因此绝大部分人是无法成功的。

让肤浅的外表不断变化,让自己的伪装不断帮助前进,当你学会在职场里生存,就明白实现理想,需要的就是现实主义的方式。

唯有做到这一步,你才能畅通无阻。

 

 

 

3、条条道路通罗马,一个结果,不同做法。

 

有些人可能会有疑惑。如果我有一个很高尚的目标,做好人应该能实现,难道做坏人也会实现么?

不同的做人方法,难道不是南辕北辙,最后奔向两个目标么?

其实并非如此。

目标是一种结果,而实现结果的方法往往不是唯一的。这就是艺术和技术的差别。

所谓技术,就是按照机械的流程,连一个细节都不可以出错,这才能做出最后的产品。

而职场是种艺术,你制定的目标并不是只有一种方法去做,有几十种甚至几百种方案都可以令你实现目标,关键就在于,你将付出多大代价,你能不能完成。

譬如说你有一个当副总的职场目标,你选择用直率的性格做老好人,那么你会被上司打压,被同事排挤,连续换了很多个地方也难以成事,最后被迫自己创业,折腾到一定年限后,终于闯出点名堂,公司被人收购,你也做上了副总,算是基本实现职场目标,但那时,也快要退休了。

如果你选择随机应变不拘小节,那么上司关照你,同事笼络你,在职场中升职如火箭,用不了几年,就已经当上副总,实现目标。

再或者你选择做闷头干活的小人物,一开始上司并不待见你,同事也欺负你,但时间一久,上司觉得你是不可缺少的人,那些聪明的同事渐渐跳槽了,十年二十年后,整个公司里你是资历最老经验最丰富的,于是便升任副总。

这三种截然不同的生存方法,最终都令你实现了自己的目标,但过程不同,付出的代价也不同。第一种付出的是整个人生的代价,第二种是最有效率也最佳的生存术,第三种是绝大部分老实人的生存之道。

他们走过的路是不同的,但结果却完全相同。所以你要相信,条条大路通罗马,关键不在于走的路正不正,而在于罗马是不是值得去。

 

 

 

4、好坏是相对的,道德只作用于理想

 

当谈到生存问题时,很多人都会纠结做好人还是坏人。其实好坏都是相对的,看的是站在谁的立场上。

如果你触犯了别人的利益,那么不管你做的事情有多好,在人家眼里都是个坏人。因为对方站在他的立场,你站在自己立场。

区别好坏唯一的大众立场无非是法律和道德。而法律本来就不该触犯,这已经超越职场的界限。

所以,每个人纠结的,其实不过是道德的好坏问题。我们究竟应该做一个道德上的好人,还是做一个能生存下去的坏人?

之前说过很多反道德的理论,但不可否认的是,道德做为一种价值观,是允许人信仰的。也就是,我们不可能阻止人们用道德来规范自己。

但需要理解的是,道德实际是个很大的东西,它在刚刚提出来时,其实只是个概念,是个道理。只是在漫长的岁月里,被一个个君子们加入了条条框框,变成了一种约束性的准绳。

但是,细节上的道德,是没法在现实里存在的。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当然可以做到,但要人永远不说谎又怎么能做到?上司说的话我们执行是没问题,可连上司无礼要求也要我们遵从那就难以容忍了。

道德放在细节上是完全没法通行的,它作为一种大道理,唯一的用处,就是作用在大的指导思想上。

在职场中,什么是指导思想?那就是你的职场目标,你的理想。

所以道德应该只作用在理想上,让你的目标更加远大,更加正直,这才可以为行动持续不断的增加力量。

而至于在细节处理上,过分拘泥于形式,只会令你寸步难行。

 

 

5、能臣和奸臣都是一个人。

 

为什么说“在好上司下做能臣,在坏上司下作奸臣。”

其实人并没有改变,但环境在变,他为了适应环境,必须要更换自己的形象。

譬如一个人的工作能力非常强,那么他是否应该随时表现出做事的能耐呢?

在好上司的手下,自然没问题,你干活越多,功劳越大,也越受重用。但这是种非常理想化的状态,职场现实并不是这样。

上司也是人,他们不可能以你想象中的状态出现,往往每个人都是有私欲的,所以很多上司并不好,甚至于是坏上司。

有些人怕功高震主,所以压制手下能人。有些人不看成绩看关系。有些人喜欢抢下属功劳,干越多越没有好处。

在这种坏上司的手下,你做能臣有用么?唯一的结果就是被排挤打压,苦哈哈白干活已经算不错了。

所以,随机应变,因地制宜是职场中非常重要的法则。这是不法的大法,是无道的大道。

只要你能保持自己本质不变,能臣与奸臣都不过是一个外表,是你春夏秋冬四季所穿的不同衣服,季节在变,衣服也得改变,职场和生活是同一道理,只看你能不能做到而已。

 

 

 

案例:

 

鲜于闯出了弥天大祸。一时之间,A公司乱成了一锅粥,集团高层和董事局连夜召开紧急会议,据说讨论了六个多小时也没什么结论。而华东销售大区更是人心惶惶,鲜于的个人前途已经没有人关心,这次的灾祸已经大到会影响所有人的饭碗。

目前的现状就是,A公司的产品,不能进入华东区所有终端渠道,不能进任何药店、超市、连锁店,而业绩也必然一落千丈,成为一块死地。

别的竞争对手做了多年没成功的事情,让鲜于一张合同就给搞死了,如若残局不能收拾妥当,那么A公司的华东销售大区就算垮了,鲜于也是千古罪人。

总公司虽然没讨论出什么处理办法,但还是连夜派出大中国区销售副总监李荣,到华东区来收拾局面。

A公司大中国区有两个销售副总监,李荣负责的是大业务方向,而周晓华负责活动和渠道。这次与“好人家”的合作,周晓华一直在帮鲜于做工作,而李荣则是持反面立场。原本大家眼看着李荣被边缘化,以为周晓华会起来,可谁料到,最后捡着便宜的,反而是副总监李荣。

总公司基于李荣一贯来不支持渠道合作的立场,干脆派他过来整顿华东大区。可这对于李荣来说,实在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因为事情已如决口的大堤,一发不可收拾。自己来收拾局面,做得好当然有功,可基本上是没有办法挽回危局的,到那时,他也有逃脱不了的责任。

李荣一进华东分公司,就召开干部大会,在会上,怒不可遏的咆哮了半个小时,将鲜于骂的狗血淋头。可骂归骂,事情还要解决,李荣自己拿不出方案,便逼着下面人想法,并且声明,如果在限期内想不出解决方案,主管以上干部统统减薪一半,如果在一个月内都无法解决,经理级干部都要下台。

这个大屠杀的预告,令本就人心惶惶的华东大区乱上加乱,那些小人物哪有解决危局的方法,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提前找工作,替自己另寻出路。

一般世界末日的时候,总会有英雄出现,拯救世界,拯救所有人。这次也不例外,只是站出来的英雄,却是谁也没想到的张宇。

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和张宇没有关系。当日公司征集合作方案时,张宇自己没参与,只是有限度的支持了下冯晖。后来王小峰的方案通过,张宇也没帮上什么忙,只是没反对而已。等鲜于窃取王小峰的成功,准备自己上时,张宇干脆将王小峰从漩涡里捞出来,然后自己转身去了总公司。

可以说,这几个月鲜于春风得意,大展拳脚的时候,张宇都在总公司里躲清静呢,他在华东大区里被称为隐士,意思是鲜于身后看不见的隐形人。

可这位隐形人居然在危难之时高调的跳了出来,并且公开对副总监李荣称,自己能解决危局。

李荣欣喜若狂,别人把张宇当隐形人,可李荣却是知道这位前总监的本事的。如今有这么位高人肯出来担责任,能成功自然最好,就算失败了,李荣也可以推卸责任,无需顶包做倒霉蛋。

高兴虽然高兴,可李荣老奸巨猾,也不能让张宇说干就干,他还假模假样的训话,要张宇承诺能够将事情圆满解决。

张宇也不知是真傻还是装傻,居然当众立下军令状,保证一个月内解决危机,但在这一个月内,华东大区里的一切运作得由他做主。如果限期内无法解决,他张宇立马就走人。

李荣见张宇信心满满,自然签字画押同意,并且答应张宇,只要能把事情处理好,任何条件都可以答应。

连副总监都开口了,鲜于自然没话说,下面的干部早已人人自危,见有人出来顶雷,高兴都还来不及,谁敢反对啊。于是张宇便正式出马,以销售副总的身份管辖华东大区,并临危受命解决难题。

这个事情,张宇的亲信手下都有些纳闷,因为在他们看来,张宇是个行事作风相当低调的人。鲜于掌权时,张宇连一个反对意见都没提出,甚至远走总公司避开纷争,可今天大难临头,他怎么又跳出来了呢?

但不管怎样,张宇算是全情投入工作,他带着冯晖东奔西走,整日脚不沾地的忙,也不晓得是在忙些什么。

一个月的时间说短不短,可眨眼工夫就到了。张宇虽然忙碌,但没有开拓出什么新的业务来源,而渠道合作还是被合同限制住,华东区和一个月前没有丝毫变化,只有跳槽的人越来越多,有兵败如山倒的架势。

人们私底下讨论,觉着张宇太傻了,这种关键时候出来顶雷。如果真有两下子也算了,可现在看,根本就是硬充好汉,到头来不仅好处没捞到,还得把自己搭进去。

这时候最高兴的自然是鲜于,整个事情里,他的责任最大,要纠责是首当其冲。可现在却有张宇这冤大头在前,一个月的军令状,把鲜于的罪责分担了不少。

于是,华东分公司内上上下下都等着看张宇的笑话,直至那天,一个月正式期满,李荣再度来公司坐镇,预备好好收拾鲜于、张宇两个人。

那次会议,可谓是华东销售大区的转折点,许多年后,还有人记忆犹新,津津乐道。

李荣原本是来兴师问罪的,脸色极为难看,鲜于坐在副手位置,低着头一声不吭,而张宇却迟到了很久。

看着张宇空荡荡的位子,鲜于都有张宇逃亡的幻觉了,可就在李荣即将爆发的一瞬间,会议室们轰然推开,张宇带着一票人马大咧咧的走进来。

李荣正在气头上,啪的拍了下桌子站起来,可朝门外一看却呆住了。

鲜于顺着望去,整个人顿时呆若木鸡,张大嘴就合不拢。

两个大佬都这反应,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何况从门外进来的人大家都认识,这越发令人们尴尬,不晓得该用什么态度对待。

张宇正殷切请进来的人,竟然是导致A公司陷入困境的敌人黄陵华和老拉。这两位A公司的叛臣,如今可谓衣锦荣归,正笑盈盈的看着鲜于呢。

鲜于的脸顿如死灰,他刚想开口呵斥,却正好看到李荣的表情从愤怒变得平静,随而挤出很难看的笑容。

鲜于一震,突然明白张宇是在做什么,今天黄陵华到A公司,绝不是来示威的,而是张宇的计划,是他那拯救计划的一环。

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A公司是坏在黄陵华手里的,如果要把他当做对手自然容易,可问题却难解决了。但换个方向,若是双方合作呢?

鲜于身体摇晃,顿时感觉一股股寒意从脚底窜起来。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自己是小看张宇了。这位总是笑嘻嘻的副总,绝不是那么简单的。他在危难时机跳出来,也不是为公司着想,而是有一套他自己的计划。

在职场上打拼的人,谁都不是傻瓜。张宇怎么肯为鲜于分担责任,他在关键时刻出手,是因为早就想到了办法,而张宇的办法,并不是怎么把鲜于从泥沼中捞出来,更不是怎么和黄陵华开战,而是要让A公司和黄陵华的宁夏医工进行合作。

事态的发展,果然如所料。只是比鲜于想象的还要更惊人一点。张宇在这个月里,一直和黄陵华接触,而他们所谈的,已经不是合作那么简单,而是兼并。A公司用现金加股权的方式,将宁夏医工整体吞并进来。

虽然A公司的渠道合作被合同给签死了,可宁夏医工的手上却有新的连锁渠道的合作战略资源,这个东西看起来分量不重,可却能救华东大区的命。至少A公司又能恢复与各大渠道的合作,而且也能与新成立的人人药房进行独家专卖。

李荣与黄陵华谈的眉飞色舞,两人恍然忘记了从前的恩怨。而张宇提出的这个合作方案,可以说对两方都有好处,A公司解决危局,还拿到了德国知名产品的代理权。黄陵华他们拿到高额股份,而且又杀回A公司华东大区,可以说是扬眉吐气。

张宇拿出早就完善好的方案,双方几乎没花多少时间,就把细节敲定,在半个月内,合同签署,宁夏医工正式并入A集团华东大区。合同权益双方分享,使得A集团重新领跑,士气大振。

整个事件奇迹般的解决,令各方都捞到好处。李荣解决渠道危机,替总公司立下汗马功劳。张宇成为华东英雄,人气顿时急升。而黄陵华报复鲜于后还让自己赚饱了,是最大的赢家。

唯一的输家就是鲜于。他原本想着李荣和张宇来为自己分担责任,可谁晓得,最后张宇竟用釜底抽薪的方法解决问题。于是公司遭遇损失,被迫用股份收购宁夏医工的责任,完全由鲜于个人承受。

公司上上下下都知道,鲜总已经混不了多久,离开A公司,大概已经在日程上了。

虽然事态趋于稳定,不过很多人还是觉得,事情变化过于神奇。那天冯晖终于忍不住,跑去问张宇事实真相为何。

张宇笑而不答。

冯晖和他是死党关系,哪里肯放过,干脆直接问:“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知道,好人家的合作是个陷阱,所以自己没参与,还把我和王小峰给拉了出去?”

张宇微微点头:“要说知道么,也不算清楚。但要说不知道么,我心中还是有点数的。其实黄陵华他们背后运作的痕迹挺明显,要不是鲜于鬼迷心窍,以为能一举发达,也不会视而不见。”

冯晖倒抽一口凉气:“既然你知道,那当初怎么没说。如果当初说了,可能鲜于不会签合同,也不会让公司损失这么大。”

张宇拍拍冯晖的肩膀:“小晖啊,原因很简单。你想要在职场里活得好,就得看上司办事。在好上司面前做能臣,在坏上司前就只能做奸臣。当初我要是说了,鲜于能听我的么?他只会借机打压,如果合作谈不成,会把责任全推到我身上,如果合作谈成又被人害了,也照样会把责任推到我身上。当初我只要一参与,最后就是倒霉的那个。像鲜于这种坏上司前,我不如做做奸臣,事事都迎合他,奉承他,令他以为自己是天下无敌。”

冯晖明白过来:“没错,所以那时候你把自己摘出去,等于推卸掉所有责任,鲜于再坏也怪不到你头上。”

张宇:“等事情闹大了,整个集团都眼睁睁的看着,如果我再不出手,那岂不是显得很无能么?更何况这种风口浪尖上,谁办下来的事情就是谁的,任何人抢不走功劳。所以在好上司的手下,就得当能臣,要能把事情办成、做好,那才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冯晖一击掌:“果然是妙招啊。如果遇到坏上司,那责任你都避开了。而遇到好上司,功劳又都是你的,左右不吃亏。”

张宇:“在职场上,你要学的可不是怎么做事,而是怎么生存。活下来,才是最珍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