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潜规则之十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1/12/01 05:11:48

职场潜规则之十一:老板对你讲的道理,永远都是对他有利的。

 

 

在职场里,有各种人际关系,而最重要的,自然是老板和上司。

老板是出钱开公司的那个,他是职场的拥有者,手里抓着生杀大权,得罪了他就是真的不想活了。而上司则是管理你的人,拥有鞭笞你、发配你的权力,若得罪上司,那可能生不如死。

所以,有人经常说,职场里要紧的不是做事,而是讨好BOSS。老板的大腿抱的牢,就算你什么都不会干,那也照样升职加薪,别人羡慕都没用。

这种情况当然存在,而且是一种不可能改变的现实。站在老板的立场上,对一个忠心于自己的人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难不成还要他们去讨好捣蛋的下属么?

老板都不会自虐,在平时工作时,这些位高权重的人已经受了过多的气,绝不会再去受下属的气。所以讨好上司不止是重要,还是一个职员的常态。你在公司里的生活就是如此,压根没有什么可抱怨的。

但讨好上司,服从上司的事情做多了,却容易从一个极端滑向另一个极端。

那就是唯上司是从,自己不再思考,也不顾及自己的利益,上司说什么就做什么,用老板的脑袋来代替自己的头脑。

这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因为在表面看,你是察觉不出危险的,甚至还能感觉到好处。可事实上,你却已经沦陷了,过了十年、二十年后,你被老板抛弃的时候才发觉,原来自己一直都是老板的奴隶,所谓的工作,不过是被老板忽悠了。

而到那时觉醒,你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你已经没价值,被职场抛弃,除了黯然离开外别无他途。

所以这种看不见的危险,远比任何事情都要凶险。

为什么会这样呢?既然我们要讨好老板,服从老板,那为什么就不能事事听从,以老板的意志为转移呢?

原因很简单,就是利益作祟。

老板对你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道理都不是白说的,他们时间宝贵,任何字背后都是有利益推动。而老板说的话,当然是站在他自己的立场上,是为了保障他的利益。

譬如老板说“吃亏是福”,那就是要你吃亏替他干活,这句话损害你的利益,却保障老板自己的。如果你不假思索就接受了这个理念,那就上当了。

因为老板自己是不会实施“吃亏是福”的,他只是忽悠员工们别怕吃亏而已。

譬如老板说“团队精神”,那就是要你们团结一心不计报酬的为他拼命。这句话同样损害你的利益,保障老板。当你用团队精神拼命时,老板自己独裁时是不会考虑团队利益的,而最终事情做成了,收益也是老板,而没有你们的份。

这种例子许多许多,如今职场中的老板,都已经学会用思想控制职员,也就是用所谓的企业文化来洗脑。

洗脑文化包括“不抱怨”“退步是福”“忠诚教育”等等,目的无他,只是为了保障老板利益。

但这种道理能保障职员利益么?

未必。

 

 

1、劳资双方是对立的。保障老板,就是损害职员。

 

老板讲的道理为什么不能听?首先要弄清你和老板之间的利益牵涉。

中国的企业,在移植国外职场理念时,通常会混淆视听,断章取义,最后形成一种独特的只为老板服务的文化体系。

譬如我们经常说要爱集体、爱公司,要有团队精神。这听起来似乎来自于西方先进职场理念,并没有问题。

但劳资对立的问题呢?我们的企业就不会再提了,西方的劳资谈判、工会等等职场现状都被老板们集体忽略了。

然后这却是职场的基础。

我们必须要明白,劳资双方天生就是对立的。你和老板之间绝不是朋友,从利益本质上,你们是敌人。

老板是剥削者,通过榨取你的剩余价值而盈利。而你是被剥削者,必须尽可能的从老板手里多拿价值才能生存。

这个本质弄懂了,就可以很简单的分析。

老板讲一个事情,首先就是保障自己的利益。而他的利益和你是对立的,也就是保障了他的利益,就损害了你的。

很清楚,老板所说的每句话,忽悠你的每个事实,都是为了更多的从你身上榨取利益。

如果你以为,老板对你讲道理是为了你好,那就大错特错了。

他们是一种无利不起早的生物,如果对自己没好处,连半秒钟都不会耽搁在你身上。

所以,只要老板准备对你开口说话,就要在心里做好准备,他们又要开始忽悠你,剥削你。

你做什么反应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必须明白这个劳资对立的道理。

 

 

2、老板为什么要花钱花时间讲道理?

 

现在的老板,很喜欢给下属讲道理。有的甚至会花钱去请教授、专家,给大家讲企业文化,说职场之道。

老板为什么要这么做?原因简单,这是忽悠员工的升级版。

从前的老板,用私人关系来笼络员工,或者干脆派亲戚占据重要位子。所以中国早期的职场,以家族企业为主,乃至现在,家族企业比比皆是。

而现代企业文化进入中国后,人们发觉家族企业的生存力太弱,只有更新换代,任用外人才能令企业有生命力。

可一个新问题出现,外人的忠诚度不高,怎么才能让人安心替自己卖命,并且拿的越少越好呢?

中国的老板们从西方职场文化中领悟出一个道理,那就是用文化洗脑。

我们已经也经常听到洗脑一次,往往用在“传销”等非法行业中。但那是低端的,靠的是不断重复的软暴力形式,给学历低、层次差的人洗脑。成功率虽然也高,可只能忽悠水平比较低的人,这些人素质也差,只能做小事而无法成大事。

我们的职场需要的却是高智商人才,怎样去给他们洗脑,这是个很大的课题。

但有需要,就有市场。

专家、教授们很快交出了产品,那就是阉割版、剪辑版的各种职场文化,甚至是各种张冠李戴的做人哲学。

这些东西各有各的来路,也各有各的说法,通过专家讲座、书籍等形式传播出去,具有非常高的欺骗性,因为它们的来源是正途,是有文化基础和根源的。专家们只是拿掉了对老板不利的部分,阉割了和利益相关的部分,最后把修身养性和员工的职场生涯绑定在一起。

用这种方法去教育员工忍耐、吃亏、奉献。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它的道理都是对的,是可以被人接受的。

然而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用一个正确的东西,来掩饰见不得人的利益侵蚀。如果你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很容易被这种文化俘获,最后变成了职场的奴隶。

我们应该怎样对待这种所谓的“职场文化”呢?

就是看它代表了谁的利益,以及讲这些文化的人自己是否施行。

一个教授来给你讲“吃亏是福”,那么教授本身是否也用这道理呢?讲完课后不给他钱行不行呢?

你不给教授讲课费,跟他说“吃亏是福”,教授您算是占大便宜了。那么这教授肯定会跟你急,这时候他是不会考虑吃亏是福的,因为教授心里很清楚,这种道理就是老板拿来忽悠员工的,自己是不会用的。

而老板花了钱,请人来讲这些东西,他自然不是脑袋被门给挤了,他也不会是替你们补课。而是因为他需要这些理论忽悠职员,让职员更加容易管理,更容易被剥削。

职场万事,都是利来利往。

千万别以为是道理就有用,同样的道理用在不同的地方,就有截然相反的效果。遇到一个道理时,别去琢磨道理讲的是什么,而是看谁在讲,谁请他来讲,为什么要讲。

这才是独立思考的精髓。

 

 

 

3、你不保护自己,谁会考虑到你呢?

 

在职场中,资方总是强势的。因为老板是出钱的那个人,拥有生杀予夺的大权。而你的上司也相对强势,因为权力比你高,接触的信息比你多。

而做为职员的你,则是最弱的一方,你除了自己外管不到任何事情,有时连自己都身不由己。而你能接触到的信息,往往是别人让你知道的,这种不对等使你很难客观考虑问题。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你做事的时候,还以老板利益、公司利益为大前提,那无疑是将自己的一切拱手奉上。

你要明白,老板不是你的父母,公司也不是你的家庭,你没有必要将整个生命奉献出去。你来职场是为了拿利益,而不是奉献利益。

你和老板的利益是相对的,而不是一致的。老板要多赚钱,必然得损害你的利益。而你要多赚钱,必然要小心提防老板的忽悠。

如果你听从老板的话,完全放弃了抵抗,不再保护自己,那么,还会有谁来保护你呢?

国家最多帮你争取到劳保利益,可你的其他利益呢?难道都由老板做主么?他是保障自己为大前提的,而你连自己都不爱自己,谁还会爱你呢?

在职场中考虑问题,不要以老板为大前提,而是要学老板,以自己为前提。

保障自己,就是保障家人,也是保障了你的未来。

多想自己,少想别人,这才是最大的爱。

 

 

4、独立思考,曲意迎合

 

那么,应该如何保护自己呢?我们听从老板的话,就会被老板的思想俘虏,让他占尽便宜。如果不听老板的话,在职场根本混不下去,很容易被扫地出门。

如何才能两全其美呢?自然是有办法的。

那就是把自己内外分开,外表上做一套,内心做另一套。

内心是属于自己的,必须要活的很明白,所以里面一套名叫“独立思考”。

当老板跟你说什么话,上司跟你讲什么理想规划时,得明白自己需要的是什么,而老板这么讲的原因又是什么。每当一件事情发生时,你要弄清楚利益的来龙去脉,以及自己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但内心中所想,并不一定要放到外面来,内外一致的是圣人,可有几个人能当圣人呢?通常圣人都是很惨的。

普通人需要做的,就是表里不一。所以内心有独立思考后,外表还必须曲意迎合。

这就是让你顺着老板的意思去做,迎合着他的话说。老板让你做什么,你就顺势而为。老板不让你做什么,就有所节制。

但必须弄清楚的是,内心决定外表。虽然内外相反,却也要互相作用的。当外表在曲意迎合的时候,一定要知道,自己所做的对自身利益伤害不大。而如果老板要你做一件真正损害你利益的事情,就不能随便迎合,而要有节制的抵抗。

每个人都要用内心的独立思考来设立保障线,这条线就是自己的利益,当老板没有损害到你利益,就可以大胆的迎合。如果严重损害到,那么内心应该统治外表,把曲意迎合改成抵抗。

 

 

 

 

5、分析利益的流向。

 

内心的保障线,又该如何设立呢?

方法其实很简单,就是分析利益的流向。老板提出一个事情,必然有利益驱使,否则他是不会做的。

你要仔细分析,看里面牵涉的是什么利益,和谁有关。如果与你无关,那么自然可以迎合。如果与你有关,而且是有利的,那么就要大做特做。如果是对你不利的,必须分析能否承受,若可以承受,也得有节制的去做。如果不能承受,那就干脆抵抗到底。

内外虽然不一定要一致,但外表如何做,是受内心分析的控制。而内心分析,又是看利益的流向。

所以在职场中,其余的事情都并不重要,真正要紧的,其实就是盯着利益,它动你也动,它不动,你足可休息。

 

 

 

案例:

 

A公司华东销售大区,很快就将进入双巨头的时代。鲜于担任大区总经理,黄陵华担任总监,地位均等。

虽然有人把张宇也算入内,列为三驾马车,可这明显不靠谱,黄陵华进入公司的消息一传开,张宇就偃旗息鼓,再度缩回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根本没有出来抵抗一下的表示。

但鲜于和黄陵华两人,却是不死不休的敌人,非得恶斗一场,把某一方挤垮才行。这点,公司里的人都看的很明白,所以在黄陵华即将上任之时,人们都在心里算着小九九,看究竟怎么站队,才能旱涝保收。

按理说,鲜于应该是占上风的。正所谓强龙压不住地头蛇,更何况,当初就是鲜于把黄陵华逼走的,手下败将再来一次,恐怕还是败。

不过,最近鲜于刚刚遭受滑铁卢,据说还是黄陵华下的黑手,在公司高层,对鲜于不满的日益增多,他的小西区也人心惶惶,目前处于低谷期。

黄陵华却不同,他这一把拿住了公司,不但升官发财,还好好的赚了一票,成为公司股东。这次回来,算是衣锦荣归,带着胜利者的姿态,极为高调。

可要说黄陵华就赢定了,却也不见得。因为他毕竟是跟A公司签订城下之盟,高层怎么也不会过分信任,在合并时便下了个绊子,不允许黄陵华带任何宁夏医工的人过档,后来几经交涉,这才把老拉也带过来。

但黄陵华他们只有两人投入华东大区,简直就是光杆司令,普通业务员还能招,但中层干部却没有着落,这也是黄陵华目前最大的困境。

别人都能看出来的弱项,鲜于当然不会放过。虽然他的势力已经低到谷底,可也不能让黄陵华趁势而起,如果不在对手立足未稳的时候打垮他,以后哪里还有鲜于站的地方。

所以鲜于枕戈待旦,开始排兵布阵,准备对黄陵华进行狙击。他首先做的事情,不是给手下亲信开动员大会,而是把林丛和王小峰两人招入办公室。

鲜于史无前例的亲切:“公司马上要开始岗位内聘,你们听说了么?”

林丛一扬眉,王小峰点点头。

鲜于说:“这次内聘么,本来只是为组建黄陵华总监的新部门,但我考虑到有些人才也应该提拔一下,所以把内聘扩展到全公司范围,任何职位都可以申请。”

王小峰听着这话,有些摸不着头脑,就拿眼睛瞟林丛。按说,林丛是鲜于的嫡系,要说什么,他应该清楚才对。

但林丛面无表情,似乎也全然无知。

鲜于见两人没反应,干脆把话挑明了:“我觉得你们两个是公司里最有前途的,所以想好好培养,以后整个华东大区都要交给你们。”

林丛终于有点反应:“鲜总,有什么话您就直接吩咐,我跟了您这么久,什么时候都没含糊过。”

王小峰心里一颤,他琢磨自己可从来不是鲜于的人啊。但时事比人强,总不能当面胡说,于是王小峰也点点头,表示同意林丛的意见。

鲜于一拍掌,笑容满面:“这就好,其实,我是想邀请两位竞聘小西区的岗位。”

王小峰愕然抬头:“竞聘小西区岗位?”

鲜于点点头:“我这可都是为你们考虑。林丛现在是小东区一部主管,小峰是一部办公室主任,看着都是干部,可实际上,你们升职前途渺茫。林丛的顶头上司是冯晖,他和你可是斗了这些年,从没有和睦过。而小峰更是麻烦,小东区一部二部的主管都有人坐着,完全没升职的机会。”

林丛眨眨眼睛,似乎被说动了:“鲜总的意思,是让我们来竞聘小西区什么职务?”

鲜于提高声音:“林丛你竞聘小西区一部主管,王小峰竞聘二部主管。我可以保证你们在竞聘时有很大优势。”鲜于顿了顿,压低声音:“干脆这么说,只要你们肯过来,这两个位子就是你们的。”

林丛沉吟不语,王小峰却忍不住开口:“那现在小西区的两位主管呢?”

鲜于:“既然我让你们过来,那肯定是另有安排,他们也会去新的职位。”

王小峰啊了一下,没敢接茬,他捉摸不透这里面的花样,究竟是那两个主管失宠了,还是鲜于有什么计划。

林丛还是沉默,鲜于似乎意识到什么,便拍拍他肩膀:“林丛啊,虽然这次让你过来,还是做一部的主管,可以后小西区经理的位置,却给你留着呢。胡经理很快也有其他的安排,等小西区经理职务一空出来,不需要竞聘,你立刻上任。”

鲜于这话,相当于封官许愿。因为林丛在小东区的晋升通道被冯晖堵住了,机会渺茫,而他要升经理,恐怕也只能按照鲜于所说。

王小峰感觉这是挺靠谱,心说林丛肯定答应。果不其然,冯晖听完鲜于的许愿,立马就笑了,点头答应:“我在公司,一直都是跟着鲜总的,鲜总都给我们安排好了,那当然最好,不过我还得回去和陈董打个招呼。”

陈董是林丛在董事局中的关系,鲜于一听便连连道:“要打的要打的,告诉陈董,不用几个月,你就是小西区的经理。”

林丛转头对王小峰说:“鲜总盛意拳拳,我看你也别考虑了,赶紧答应吧,过档小西区立刻升职,你这便宜占大了。”

王小峰本来还在考虑,可听林丛都答应,顿时有些心动,便也默默点了点头。

这事情,就算这么敲定。王小峰原本是跟着张宇的,这回过档小西区,说起来是为了让自己升职,是为利益考虑,可王小峰心中却总觉得异样。

他在A公司这一、两年来,经历的事情极多,也知道没有永远的上司只有永远的利益,可有时候做事,就是过不了自己这关。

所以竞聘的申请他虽然填写好了,却一直都没有上交,反倒是林丛来催了他几次,竭力劝王小峰尽快落实,这样鲜于才可以做幕后的安排。

毕竟竞聘都是表面唱戏,背后演戏,真正的较劲是在后台。

王小峰被林丛一说再说,终于下定决心,想要去交竞聘表格。可走到人事部的门口,却不知怎的灵光一闪,多了个心眼。

他把表格藏了起来,跑到人事部里,找自己一个熟识的朋友聊天。王小峰没有别的优点,就是亲和力强,所以朋友满公司。

王小峰也不多问,只是瞎聊,一来二去就把话题扯到竞聘的事情上来。HR的朋友嘿嘿一笑,贴在王小峰耳朵边,跟他说了个天大的秘密。

这秘密,可把王小峰给惊着了,他攥着自己申请竞聘的表格,一路这么紧握着回办公室,等坐下时,那张表格居然已经被冷汗给浸湿了。

在职场中,最可怕的不是每天都有人来打击的,最可怕的是一切都安静平常,似乎所有人都对你很好,可就在你放下所有戒心时,一记黑拳从天而降,你挨打了都不知道为什么。

王小峰无疑就遇到了这情景,只是害他的人并不是鲜于,而是一直在为王小峰考虑,力劝他升职的林丛。

这是怎么都没想到的。因为这次林丛和王小峰一样,是共同利益体,他们都被鲜于拉过去。按理说,林丛害王小峰就等于害自己。

可事实证明,若论阴谋诡计,几个王小峰都不如林丛。

因为林丛一边劝王小峰竞聘小西区时,自己却并没有竞聘一部主管,林丛自然也递交了申请,可他竞聘的,居然是黄陵华属下新部门主管的位子。

林丛表面上答应鲜于,私底下还劝王小峰投奔鲜于,可自己却叛逃到黄陵华那边去了。

自己叛变也就算了,可依旧假模假样的劝王小峰,装这么久的好人。林丛这心思,真是花的大了。

王小峰坐在那里越想越气,干脆下班也不走了,跑到停车场里把林丛堵住,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

林丛见王小峰已经了然真相,也不再装好人了,只是从牙缝里蹦出一个字:“笨!”

王小峰干脆坐进副驾驶座:“我是没你聪明,那也得给我说清楚,为什么要骗我去小西区。”

林丛冷笑:“这怎么能算骗,去小西区你就是主管了,升职还不好么?”

王小峰:“那你自己干嘛去黄陵华的部门?那天不是说的好好的,你要跟着鲜于干么?鲜总已经把你的路都铺好了啊。”

林丛哈哈大笑:“我说王小峰,你怎么到今天还这么天真啊,你还真信鲜于的话啊。”

王小峰:“怎么不信了,你不是也信么?”

林丛:“鲜于让我们跳槽去小西区,你真以为他是看得起我们,要提拔我们?你真以为鲜于是在为我们考虑,替我们安排前程?”

王小峰愣了下:“不是么?他是这么说的啊。”

林丛:“所有的上司,都是只为自己考虑的,他们说话做事,都是本着自己的利益,绝对不会为下属浪费一分钟。鲜于劝我们去小西区,是有他自己通盘计划的,他对我们讲的道理,其实都是对他自己有利。”

王小峰:“鲜总有什么计划?”

林丛:“黄陵华是鲜于的死敌,现在的情况对鲜于不利,所以他得在黄陵华站稳脚跟之前就完成人事布局。这次的竞聘就是鲜于的布局计划。他先让小西区两个主管去竞聘黄陵华部门主管,这样等于将两个亲信扎进黄陵华的部门。然后再把我们两个骗去小西区做主管,一方面削弱张宇的实力,另一方面是把我们这两个明日之星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如果这个布局完成。那么张宇势力减弱,黄陵华部门里被埋下钉子,而我们则被鲜于掌握命运,再也逃脱不了。”

王小峰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如此,左右都是鲜总得利啊。”

林丛冷笑:“那是当然,上司哪有打错的算盘,只是这个计划对鲜于有利,却不一定对我们有利。上司讲的话,听过就算了,到底要不要做,那还得自己考虑。你这样别人说什么就去干的人,那不是活该上当受骗么?”

王小峰叹口气:“在小东区,已经没有你的发展前景,而去小西区,鲜于管着你,而且鲜总现在走下坡路,未来前景不好。所以你干脆选择了黄陵华,去他的新部门,升职空间大,而且黄总监还有依仗你的地方。”

林丛:“那是自然,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就是这么考虑问题的。”

王小峰听完林丛这番话,也不知怎么的,满腹恼恨郁闷顿时全消了。虽然林丛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虽然林丛憋着坏害他。不过王小峰却觉着,林丛的做法其实是完全正确的。

在职场上,所有人都可能是敌人,如果自己都不为自己考虑,那谁还能照顾到你呢?上司的话,只能听,不能做,真正做决定的,唯有自己而已。

没过多久,A公司华东大区的竞聘便结束了,表面看很是和谐顺畅,可背后的势力较量却是难以忽略的。最后的结果,令许多人都大跌眼镜,整个华东大区的中层干部,可谓做了一轮更迭。

林丛竞聘新部门主管一举成功,而老拉却没有如别人所料坐上经理的位子,只是当黄陵华的总监助理。在大家看来,新部门经理之位是块巨大的骨头,所以黄陵华让它悬空着,可以令各路豪杰逐鹿中原,都为他所用。

王小峰没有申请小西区主管的位子,而是成功坐上了小东区一部主管之位,那是林丛以前的职务,王小峰长期呆的部门,他申请这个位子有先天优势。

而小西区的两个主管左冲右突,想分别渗入新部门和小东区,却连续碰了钉子,在黄陵华和冯晖的抵制下,鲜于的计划很快告吹。

这一轮的竞聘,鲜于本是想做最大的赢家,他计划的很好,目标也很大。可无奈,其中利益倾向太明显,就连一个林丛都没有瞒过,更何况是黄陵华、张宇这种人物。

最后鲜于反倒成为大输家,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