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泛滥 - 毛利的日志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19/09/23 13:29:25

波德莱尔在《叛逆者》中深情吟诵:穷人,恶人,不讲理的,愚笨的,都应该去爱,不准装腔作势。但昨夜凌晨,我跟有着阶级兄弟般友情的男友人路过后海,卖花小伙追住不放,不停说:情人节了,哥哥送姐姐一枝花把。我们横眉冷对之,那小伙在旁边继续刺激:情人节都不送一枝?情人节啊!

 

我真想把他一脚踢飞。

 

情人节已如同泛滥的情人一样,不再是人们为之忐忑,为之除下伪装的美妙玩意。当你有一个情人的时候,世界恍如盘古开天辟地,重新开始,两个白痴一样的人对什么都感到新鲜,好奇,忐忑,不安,各种小心翼翼的小心情,小期待,小激动,搞得人每天像喝了点甜酒般醉醺醺。但当情人跟情人节一样,一年之中越来越多时,从214到520再到七夕节,再好的感情都变得狼心狗肺,不堪入目。

 

青年卢大通常在这一天,闭门不出,概不约客。他说,这种特殊意义的日子约会,难免女人会误会,而我自己有可能也会误会,原本只是因为无聊,结果变成一对狗男女以爱情为名义的调情活动,何况节日出行,成本太贵,还是算了。

 

众多有认识的男青年,和关系稳定的情侣,都认识到,这一天不过是商人的狂欢,我们实在没必要去给他们发奖金。这种浪费钱的节日只贡献给没有安全感的女朋友,蠢蠢欲动想将暧昧剥掉层皮的青年朋友,或者还有种贱嗖嗖的特殊情况,某女跟某男睡了几觉,深感对这种关系的不满足,想再上层楼之关键在于,七夕他到底约不约她呢?

 

可七夕并不能给人刷上一层爱的光辉,你是什么,照样还是什么,尘归尘土归土,是炮友者归炮友。牛郎织女在上,没准想感慨,这人世间的爱情,原来已经如此狗屁不通。

 

不过牛郎这种早期乡野流氓,借老牛之口偷人衣服,强占仙女,为他搞个节日,简直就是在鼓励穷青年们赶紧想尽办法办了各种富家小姐,轻轻松松一辈子不需奋斗,只需七夕这天领一年犒赏。

 

任何节日过多了,都会变得没有良心,全无所谓。或许将来出现分手日,结束日,我才能更兴致勃勃一点,为了赶上分手日的潮流,赶紧去找一个男朋友。而不是为了赶上情人节,找个男人快点开始,众所周知,开始之后其实没啥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