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 德 的 呼 唤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12/03 14:53:07
张丽丽
任何人都不可否认造成今天家庭不稳定的因素,绝不是单一的,然而结果却是类似的:家庭分裂。当代人中在家庭不再能满足人的某种欲望的时候,有相当一部分的人“敢于”冲破“原始”的忠贞观念,而去寻找新的“爱情”。当然在道德上来讲,他们或许并不想这样做,但在感情和欲望上却是来者不拒。所以.这一部分的人,在道德和欲望的煎熬中折磨着自己,而最终也逃不出内心的空虚和谴责。
我一直这样想,之所以造成这个社会问题,除了许多点缀其上的拨动人怜悯心弦的借口外,道德的沦丧,或者说是信仰的缺乏是一个主要因素:当信仰不存在的时候,道德就被架空了。
女  人
看过《牵手》吗,记得王纯吗?是个漂亮、纯情、善良而又有文化有教养的女孩子,但她偏偏爱上了有妇之夫钟锐,当她投向钟锐怀抱的时候,如果说她想什么了,那绝不是“道德”两个字,而是她这样做值不值得;当她为了别人的丈夫而去做人工流产的时候,她感觉到的不是羞辱而是骄傲——这难道就是新女性吗?
然而,你能因此说王纯就没有道德了吗,如果我这样说那不知要有多少的人要骂我——最终,为了钟锐,为了夏晓雪(钟锐的妻子),也是为了她自己的良心,她还是离开了钟锐和那个令她神伤的城市——我当然不认为这就可以涂抹她当初的“不道德”,但她的这种矛盾、这种付出却促使我为她寻找一个这样做的理由:她的道德标准不断地受到感情、欲望与良心的冲击,因而飘摇不定,她甚至不知道该不该道德,究竟为谁而道德,这是致使她最终无比痛苦的原因——也是“弱道德”的显著缺点。
我想,当女人想最终告别那种单一的相夫教子的生活时,最要紧的不是如何享受那分解脱,而应该是在更高的层次上,展示女性的价值,提高女性的道德情操和文化素质。
古时沉鱼落雁的王昭君为了国家的利益,辞亲别土,而客死他乡;
一向婉约的李清照,为了气节而“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的豪言壮语;
当然为了民族的危亡而东渡扶桑的秋瑾更是少有的“一腔碧血勤珍重,死去尤能化碧涛”的巾帼英雄。
数往昔,那些为情为誉,而至死捍节的女人就多得举不胜举。如今,这些虽然早已成为历史,但想起时,仍旧让人热血沸腾;可是新时代的部分女性究竟在想些什么?
当然,不是每一个女人都可以轰轰烈烈、见史成书的。特别在这个和平的、女人有相当地位的时代里。但我们总可以作小事以成大义,应当还记得北京公交车上的售票员李素丽——其实她只是尽了她自己的本分,但是社会承认她,她也实现了自己的价值,最终被推向一个道德高峰。做女人不必都做女强人,但总要做个好女人吧。
罗兰女士说:
“妇女的形象反映一个国家的形象。”
“妇女们如果蓬头粗服,劳累紧张,神情沮丧,显示这个社会是动荡不安而贫穷。”
“妇女们如果奢侈浪费,好逸恶劳,显示这个社会缺乏目标,教育有偏差,而家庭中问题正在层出不穷。”
“妇女们如果勤奋积极,整洁明朗,显示这个社会运转灵活,生产力强大,结构紧凑,步调迅速,而正在进步之中。”
“妇女们如果轻浮淫荡,没有妇德,显示这个社会是堕落而污秽,人欲横流,罪案丛生,而下一代则正在受害之中,包括品德与健康的瓦解,国本的动摇。”
“男人们的堕落往往是由于妇女们品德不修。如果妇女们不给男性以可乘之机,男性就会被迫敛束。”
但似乎今天的很多女性已不这样考虑,她们在四处寻找着自我价值,但却在自己的手中把它丧失;可叹!
男  人
似乎一切的罪过都推给了女人,似乎只有女人才对家庭生活的质量负责。《牵手》如足,电影《—声叹息》也如是。
女人为了家庭被认为是乏味;渴望事业被认为缺少柔情;追求浪漫会被看作轻浮——而女人所付出的艰辛、所作的一切牺牲都被看作是理所当然的,在女人的词典中似乎只有“失去”,而没有“拥有”这个词儿。
当分身无术的妻子们仍旧兢兢业业地操劳他们当初共筑的爱巢之时,她们的丈夫已经开始认为“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婚姻”了。所以背叛自己的妻子就如奴隶争取解放一般天经地义了。男人们,谁也记不起宋弘的那份“糟糠之妻不下堂”的挚情,也不再有男人渴望“梅妻鹤子”的那种飘逸了。
今天的男人不再需要攻城守国,胡服汉志;所以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就忘记了自己对家庭的义务与责任,他们只知道从家庭中索取,而不知道付出,他们透支了来自家庭的权利与温暖,就再也不愿意掘住于中的“空头”支票。而这样一种情形的泛滥不能不给国家与社会带来负面的影响:难道仅仅妇女的形象可以代表一个国家的形象吗?其实男人的情操和意志更预示着国家的命运,若男人终日操劳,渴慕进取,国纵弱亦可强;若男人钩心斗角,目光短浅,国虽胜也要败;若男人有私无公,沉于酒色,国则如逆水停舟,其退势不可挡也!——但被那私欲缠累的人当然无暇顾及于此了。
信  仰
平心而论,那些人婚姻告败,并不是他们想那样做,而是那毫无约束的私欲促使他们那样做罢了。《—声叹息》中,梁亚洲这样说:我这良心让狗吃了,可是又没吃尽——那狗不是别的,正是那无形的私欲和诱惑。而当一个人的私欲不受良心的约束时,他就会陷入深深的痛苦当中,进入撒但的世界——是无边的黑暗与凄惶。
为什么会是这样呢?因为在这个没有权威的时代,在这个价值取向多元化的今天,他们已无法找到一个自己的标准,所以他们的观念变为:“……离婚普遍存在着,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多么简单、苍白,丝毫没有一点智慧与道德可言。而这—切又皆是源于在这个越来越重视自我的时代里,人在道德上的自我约束和人的自私自利的本性成为一对死敌,人们找不到持守道德的理由,没有必要再在乎别人的感受,人所服务的不过是自己,因此他们选择了放纵,道德就丧失在放纵之中。
然而,我们实在清楚地知道,是因为我们有一个高贵的灵魂,我们才有了高贵的道德需要——这是上帝所赋予人的一份尊严。
家庭之所以谓之家庭,是因为彼此之间有爱,有权利,有义务:“你们做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妻子也当敬重她的丈夫”——这是上帝的祝福,也是现实家庭生活中的原则;我们当然无法否认欲望的存在,但藉着上帝圣洁的命令:“妻子没有权柄主张自己的身子,乃在丈夫:丈夫也没有权柄主张自己的身子,乃在妻子。”我们有理由相信,我们会战胜欲望的暗礁,问题在于:你是否相信上帝搭配和赐福的是不可玷污的;而最终,问题在于你对上帝是不是有一份敬畏的心,这是唯一一块可以让你依赖到底的磐石——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们在为上帝而持守着道德,而因此,我们会获得一个真实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