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欧经济危机的异同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3/01/29 06:51:39
小布什给世界留下的最大遗产或许还不是伊拉克战争,而是2008年的华尔街金融地震。这场金融地震祸及全球,余害至今未消。在美国经济恢复还迟迟疑疑的时候,欧洲那边又爆发了新一轮经济危机,世界金融市场上风声鹤唳,油价、股指、主要货币对美元的汇率纷纷下跌。美国和欧洲政府都注入巨资,强行填补流动性短缺,美国那边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效果已经开始显示,至少金融界的账面开始恢复血色,欧洲这边的效果还没有显示,可能需要一定的时间。
美欧经济危机在表面上都是资金链断裂造成流动性短缺引发的,但两者由于社会政策不同而存在深层的不同。和欧洲相比,美国更加资本主义一点,鼓励个人逐利,鼓励个人致富,所以采取低税收、低福利的社会政策。对于低收入、低技能的弱势群体,美国的策略是通过强势的美元和综合国力保证美元的世界结算货币地位,借此通过大量印发美元,“免费”进口必要的生活物资,用低价维持必要的生活水平。与此相应的经济结构是发展强势产业,优胜劣汰,鼓励、扶植高科技、高附加产值产业,听任缺乏竞争力的产业自生自灭。高科技、高附加产业需要人数较少但素质顶尖的人员,而缺乏竞争力的产业常常是不需要多少训练和经验的劳动密集型产业。美国经济结构的活力已经转移到高科技、高附加产值的产业,创造大量的财富,但难以通过直接雇佣惠及人口中的大多数,其必然结果是社会的两极分化,少数高素质的人口代表了社会的成功阶层,创造了不成比例的财富;大量“低素质”的人口代表了社会的大多数,靠“免费”美元维持基本的生活水平,尽管“基本”是一个相对概念,美国的基本生活水平对于很多其他国家来说依然是较高的。这是和把美国推上世界经济霸主地位的福特式工业革命背道而驰的,亨利·福特对美国和世界历史最大的贡献在于使人口中的大多数都能受惠于工业和科技发展,福特式工业革命的关键词是“大生产”而不是“精品生产”。
欧洲没有强势美元那样的便宜事,欧元作为世界结算货币的地位远远不及美元,美国式空手套白狼的路子走不通。另一方面,欧洲(尤其是北欧,现在扩散到西欧、中欧和南欧)在传统上倾向社会民主主义,采用高税收保证高福利,另一方面用保护主义贸易政策维持低竞争力的产业(如服装、鞋帽、玩具、小电器、传统农业等),保证就业,保证社会大多数人的生活水平。与此相应的经济结构是发展强势产业,但保护落后产业,另外通过旅游、服务业大量创造就业。问题是高税收、高福利是保护低竞争力产业的成本大大提高,进一步压低竞争力,最后依然导致大量失业。西班牙、法国的青年失业率已经达到惊人的地步,法国甚至在讨论是否将退休年龄提前或者缩短到4天工作制以人为制造工作机会的问题,尽管这种自欺欺人的做法增加的虚假就业马上就被增加的福利负担所抵消,根本不能解决失业问题。扩大的政府公共开支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扩大的公务员队伍成为扩大就业的重要来源,这些在本质上难以为继的做法一步一步将欧洲带入了今天的困境。
但是欧洲、美国经济都曾经健康稳定地强势增长,不仅创造了少数巨富,还惠及社会的大多数,那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呢?金融资本!
在资本主义的早期,制造业是积聚财富的主要手段,金融业起到血液和神经的作用,有力地促进商品的流通和财富的转移,帮助经济的健康发展。但是在今天,金融业已经反客为主,制造业不再是服务的对象,而是敛财的棋子,甚至是杀鸡取卵的对象。金融业为了牟取暴利、快利,置企业的长远健康而不顾。企业高管唯股市马首是瞻,葬送了欧美很多曾经一言九鼎的盟主级企业。时至今日,金融从血液和神经变成了……谁也说不清变成了什么。君不见,美国的万亿救援基金只有多少进了制造业?臭名昭著的汽车大三都是几十上百亿的主,连令人谈虎色变的医保基金业也只有700多亿,大头都到哪里去了?都到银行、保险和形形色色的金融衍生行业里去了。而这些巨额资金以微不足道的利息到了金融巨头手里,被金融巨头以“银根收紧、信用不足”为名,高利贷给走投无路的企业,大赚国难财,也顺手给美国经济抹上一笔虚假的亮色。
在金融危机期间,美国人似乎有点醒悟了:经济的根本还在于实物,单靠金融杠杆玩数字游戏总有玩不下去的一天。但好了伤疤忘了疼,现在似乎已经把血淋林的教训忘记了,正准备快乐地重走老路。美国还能走老路吗?其实是能的。美国的经济问题是结构性的,是慢性病。就和老烟枪一样,气管炎大爆发后,赌咒发誓要戒烟,咳嗽一压下去;又快乐地“赛神仙”,直到下一次咳嗽大爆发,或者最后肺癌要了命。奥巴马力图根本改革美国的经济社会体制,但到处遇到既得利益集团的顽强阻击。如果奥巴马改革成功,他就是21世纪的罗斯福;如果改革失败,下场会比小布什还要不齿。更大的问题在于:美国独霸全球的军事力量也难以撑起美元了,导弹和航母越来越养不起。虽然在经济动荡的时候全球资金向美元靠拢,但美元的长期颓势已经不可逆转。到美元不再是世界结算货币的那一天,美国还怎么玩?不仅不能靠引发“免费”美元来空手套白狼,还要面对巨量回笼美元的通胀压力。
至于欧洲,经济危机是最难压缩福利的时期,巨资救援只能极大地增加公共债务负担,推迟实质性增长和经济恢复。欧洲的高福利模式有点像美国企业高管自己给自己加薪加奖金的做法,区别在于,美国高管有员工和股东可以剥削,还可以通过“免费”美元剥削外国,欧洲政府弄到最后只有自己剥削自己。欧洲靠反倾销人为保护弱势行业,不仅不可能恢复这些低效行业的竞争力,还鞭打快牛,增加仅存的强势行业的负担,削弱他们的竞争力,迫使他们加速向海外的转移。这一轮经济危机中,德国汽车工业最大的挑战就是在生存和发展的同时保住德国的工作岗位,但这越来越难了。不仅大众,奔驰、宝马也在向欧洲之外转移制造基地了。
依靠均贫富的福利社会是难以经受动荡风云的。在经济平稳的日子里,政府开支增加,有钱人多交几个钱的税买心理平安,这些都是可以做到的。经济崩盘时,地主家也没有余粮,政府只有缩减开支,穷人当然首当其冲。相比之下,富人虽然没有余粮,但吃香喝辣还是远远不成问题的,穷人则有实际生活水平下降之虞。绝对贫困化是比相对贫困化对社会安定杀伤力更大的大杀器。问题是这动荡风云似乎不像会很快过去的样子。人们对中国的山寨之风多有讥嘲,但山寨现象反映的一个事实是:科学技术不是巫术,是无法垄断的。一招鲜已经不能吃遍天了,勤奋、求实才是正道。欧元区在建立的时候,曾对成员过的通胀率、债务率有严格规定,以此严格各国的财经纪律。历史证明这只是一厢情愿,变化远远比计划快。欧元区的另一个重要概念是趋同化,通过流通和援助,落后地区的劳动生产率和生活水平与富裕地区趋同,最终使严格的通胀、债务控制不再必要。但欧元区的设想没有考虑的一个因素是:趋同还可以另一种形式出现。随着东亚科技生产力的加速发展,欧洲不再拥有技术优势,难以靠技术领先维持剪刀差以补贴高出实际生产力的生活水平。
欧美公共债务的增加将极大地拖累经济恢复。国际结算银行(简称BIS)今年3月份的报告证实了IMF的预测,到2011年,发达国家总公共债务占GDP的比率,将从2007年的78%剧增到 106%。其中,日本从167%升至204%;希腊从104%升至130%;意大利从112%升至130%;美国从62%升至100%;法国从70%升至 99%;葡萄牙从71%升至97%;英国从47%升至94%;爱尔兰从28%升至93%;德国从65%升至85%;西班牙从42%升至74%;等等。发达 国家超过100%的公共债务负担是二战以来最高的,已超过1998年金融危机的俄国和1999年债务和经济危机的阿根廷。这些公共债务是要还的,只能最终从税收里出来,只能拖累经济恢复和发展。日本主要是国内债务,还相对不受国际局势影响,但要出现挤占一般投资。美欧的债务主要是国际债务,美国还好一点,反正美元是世界结算货币,是外债的本币,但欧洲国家的债务就容易受到汇率的影响,尤其在欧元还不成为世界结算货币、并相对于美元弱势的时候。经济衰退,币值滑落,雪上加霜。世界经济本来就是一个锦上添花或者落井下石的游戏。
美国的问题在于富人投机失败,欧洲的问题在于养起贫穷的大多数,前者用救援基金可以重新激活,在投机的死路上继续走一段;后者就难以为继了。英国、丹麦、意大利等国都在计划压缩公共开支,削减债务,但在公务员阶层已经成为就业的重要组成部分的时候,这种割肉补疮的做法能不能救远火暂且不论,失业的近渴就够一呛。自希腊工会在全国抗议、罢工以来,工潮有向欧洲各地蔓延的迹象,抗议穷人为富人的过错而付出代价。意大利工人总同盟宣布在6月25日全国总罢工,西班牙的工会因为痛政府就改革的谈判破裂,也要发动大罢工。葡萄牙最大的工会也要组织罢工。这最终使欧洲工业加速向外转移,还是回到福利主义的老路,还将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