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毛远新的秘书谈毛远新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3/02/02 15:12:53
文章提交者:历史的教训 加帖在史海钩沉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人生总免不了吃饭喝酒说事闲聊,笔者也一样,况且我在深圳十几年的工作内容之一就是陪领导及客人吃喝玩乐,其中醉生梦死的内容大都忘却了,总觉得忘得好,以为今后也不会记住饭桌上的事。然而万事皆有异类,就拿今年来说吧,我在辽西名胜医巫闾山中的两次农家院的饭局来说就忘不了,不但忘不了,还经常回味,而且老想告白于天下,这不,终形成了以下文字供读者冷眼观之吗?
一、三人之行皆是吾师
我这些年在左呀、右呀的声浪里漂着,总感到理论多,感性认识少,所以很想找些见多识广的当事人聊聊,特别是我正在计划发《新中国六十年惊涛骇浪》一文,更想听一听新中国实践工作者们的见识,所以促成了只有两个原大队书记和我三人参加的锵锵三人谈洒会。
先是从旧中国开始说起,其中冯书记今年七十八岁,年伶最长,自然发言权最多。他说,什么叫旧中国,为什么旧中国会被新中国所取代?道理很简单,旧中国太黑暗了:胡子(即土匪)像草梢似的到处都是,中国人一盘散沙、自相残杀引来外鬼,百姓民不聊生,黄赌毒黑遍地,官府腐败;太落后了,洋车、洋火、什么都是洋字吃香,基本没国货;太不得人心了,日本人能占东北那么多年,里面百姓反抗不多,汉奸多,为什么?因为国家的代表不得人心,让国人反动派统治和外国洋人反动统治没啥两样。
当说到新中国的时候,冯书记的眼睛亮了许多,并一口干了一杯酒。新中国是得人心的,因为我们这些共产党员在毛主席领导下干了一大堆好事。消除了内战,赶跑了外国人;消灭了剥削,工人不失业,农民有土地;消灭了黄赌毒黑和官员腐败;开厂办学校、治山、治水、搞规划;等等,总之,是人们精神头好,有奔头,真心拥护共产党、拥戴毛主席。
何书记插话讲了他家门前两个高射炮故事,说一位离休老同志游闾山看到这苏制两门炮,流下眼泪,讲起为了国家尊严,不少志愿军官兵死于美飞机的轰炸,说一开始美飞机飞的只有屋檐高,志愿军没好办法,后来是斯大林支援了我们不少大炮飞机,美国飞机不敢太狂了,抗美援朝胜利,中国人腰杆子硬了起来,要感谢毛主席、也要感谢斯大林。
我把话题引到了对改革和邓小平的评价上。
何书记讲,改革是有很大成绩,但不说这成绩的基础和源泉,不说我们这一代人的贡献是站不住的,况且改革还有了许多问题,不讲错误只讲正确,不是党的好传统。
冯书记讲的很尖刻,他说对邓小平的帐、对改革的帐总是要算清的,究竟多少成绩、多少错误都要讲清,现在旧中国的许多坏东西复活了,干部队伍整体腐化了,党员连会都不开,怎么得了?如此下去,我们奋斗一生的好东西就完蛋了。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不少农民的死猪、死鸡到处乱扔,严重影响农村卫生,杏梨等水果下来了卖不出去,烂在地里,集体经济被一风吹了,小农经济怎么能是方向?共产党不是领导人民干事情吗?基层党组织烂掉了,怎么领导?我很担心呀!
关于毛、邓时代生活水平的比较
冯书记说,要看实质,综合看还是毛时代好。改革的成绩要分析,比如,从表面看改革后吃饭解决了,但和废集体化承包无关,是粮食产量增加了,粮食产量增加是种子改良、水利、化肥,而这些基础是毛时代解决的。拿工资来说,邓时代农民工每月都可拿上千,毛时代工资数十块,但那时五十元能养五个孩子,现在五千元也难养五个孩子,因为邓时代教育、住房、婚嫁等成本太高了。
最后,话题都回到了毛主席,两位老书记眼带泪光,你一言我一语,如数家珍似的讲了毛主席对国家和百姓的贡献,讲到了毛主席的家庭,并深情地问了一些后人情况,何书纪讲,真希望毛主席的后人能来他的农家院住一阵子。
我大概介绍了一些毛家后人情况,并特别提到了毛远新,因为他在辽宁当过头头。
这顿饭,吃了三个多小时,我们都喝了不少洒…
隐隐约约,毛泽东的“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在我脑海里出现了。
二、与毛远新秘书侃大山
所谓无巧不成书,三人谈刚讲过毛远新,没想到没过多少天老何来电话,说毛远新的原秘书黄秋声来了,要见面,我痛快地答应了。
酒会中,我们除了谈了诗词书法及发展狂言外,我特别关注黄秋声的秘书身份真伪问题,聊过一阵后,这种怀疑自然消散了,老黄说他在一九六八到一九七一年左右在军队写稿子,是毛远新的“动态”秘书,并说出了一些毛远新鲜为人知的事。
毛远新恶反血统论
老黄讲,一九六八年左右,有一次省里开大会,会议主持人宣布毛远新参加会,结果场上场下一片欢呼,“向毛主席亲人毛远新学习致敬”等口号此起彼伏,毛远新听了非常生气,拒绝进入会场,要求停止喊口号,他说,“不要搞血统论,有血统关系并不等于有思想关系,大家都是毛主席的学生,我也是,我力争学好毛泽东思想,我是我,代表不了毛主席!”结果大会很尴尬,终止了血统论口号,毛远新才参加了会议。
毛远新枪毙学毛著新闻稿
老黄讲,在文革时,有一段学毛著事迹是新闻报道重点。沈阳附近有一家精神病医院,重点推出一个精神病患者学毛著治愈精神病的报道,计划在军报登出,被毛远新枪毙了,毛远新的理由是:该文是对毛泽东思想的讽刺。
张志新案和毛远新无大关系
老黄讲,像张志新那样公开反毛主席,在当时就是反革命,违反当时法律(公安六条),任何省出了这种事都会重判,辽宁也不例外。处决张志新是省委集体决定,把此事推在毛远新一人身上很不公平。
老黄讲,毛远新是老实人,有才华,生不逢时,倒霉在中国历史大变动历史背景下,是历史的悲剧,很多有才华的都如此。
那晚的谈话到了后半夜三点,五个人喝了三瓶白酒,十几瓶啤酒,都喝多了,其中一个号称亿万富豪的郭总喝醉了。
三、问何庐
第二天,别人昏昏大睡,我却睡不着,四点零五分,我一个人朝山顶走去,想看日出。算我运气好,登山顶正赶上东方地平线上太阳刚露半个脸,似温文尔雅的一副画。当太阳跳起后发出灿烂光辉,照亮了整个山区,真是层林尽染。这是我第一次看家乡的日出,感触到什么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意味了。于是吟诗曰:凭高任放眼,翠柏拥白云;天边翻红日,舞给有情人!
上午,据作家吴秀春称黄秋生“书法不让纪哓岚、画竹敢使板娇羞”,于是书法家的黄秋生应何书记请求题字作画。其中想给何家农家院起名,我建议叫“渊明别庐”,叫黄秋生给否了,改为“问何庐,”因为内含陶渊明诗和何书记姓双重含义:“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还有真意。欲辨已忘言。”于是黄秋生大笔一挥,“问何庐”招牌乃成。
临了,我出于礼貌,并确实觉得老黄书法不错,借机请黄秋生题“石上清泉”四字给我,黄也没推脱,于是,无印章的“石上清泉”写成,合了我“泉清,石上清泉更清”之志,即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