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遭劫持被迫卖淫 嫖客良心发现使其免遭摧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3/01/29 07:40:12
8个月前的那次遭遇,成了16岁的小丽心中挥之不去的梦厣。放学回家的路上,她被一伙人带上出租车,几经辗转最后落到嫖客的手里,幸亏嫖客良心发现,才免遭摧残。
由此引出的强迫卖淫、介绍卖淫案及相关案,昨天上午在上城区法院公开审理。两男一女3名被告人中,年龄最大的阿军1985年出生,年龄最小的小莹1990年出生。
而与此案相关的另一名团队成员小雯还不到14周岁,所以没有受到刑事追究。
检察机关指控阿军、小莹、陈鑫涉嫌强迫卖淫罪,小莹另外涉嫌介绍卖淫罪。此外,阿军、阿鑫因为在另一起案件中帮小莹出气将两人砍成轻微伤,涉嫌寻衅滋事罪。
庭审结束后,审判长没有当庭对本案作出宣判。
初二女生校门口遭劫持
小丽,上城区清吟街附近一所中学的初二学生,跟妈妈一起生活。
去年5月28日傍晚,已经过了放学时间很久,女儿还没到家,妈妈就给女儿打电话。电话一直没人接,母亲正奇怪着,家里电话响了,那头是个陌生女孩的声音:“我是小
丽班上的班长,小丽和同学在一起玩,晚上回去,可能会晚点。”小丽的妈妈放心了。
其实,这时的小丽已被一伙人带到了转塘的一家小旅馆里,打电话的也不是小丽的班长,而是女生小雯。
下午放学时,小丽一个人刚走出校门不远,就被小雯给拦住了,说对面有两个男生,想找她谈谈。小丽不知有危险,跟着女生来到一辆出租车旁边,口袋里的手机也被女生拿走。
上了出租车,小丽才想到要打电话给母亲,但遭到拒绝。到了转塘,小丽见到了另一个女生小莹。这伙人告诉她,是因为小丽在学校得罪了人,有人出3000块钱要教训她。
“要么你也拿3000块钱过来。”对方开出条件,小丽说她没钱,这伙人就提出要要小丽卖淫帮他们赚钱。
嫖客良心发现女生免遭摧残
晚上8点,小丽被带上一辆开往杭州市区的面包车。出发前,小莹还给小丽化了妆,因为这次去见的“男客户”很重要。
早在转塘旅馆的时候,小丽就被问及是不是处女。“如果是处女只要做一次,如果不是就要多做几次。”
很快,车子到了银泰附近的喜得宝宾馆门口,“男客户”已经开车等在附近。小莹先下车谈价钱,敲定1200元的价格后,将小丽送上了“男客户”的车,手机也总算还给了小丽。
“你是自愿的,还是不情愿?”车子开动后,见到哭个不停的小丽,“男客户”问道。
听说小雨是被绑过来的,“男客户”让小丽跟妈妈打电话,并答应把小丽送回去,随后在马市街那里把小丽交给了前来接应的亲人。
小丽妈妈马上报了警。5月30日,其中一名男生被警方抓获,随后另外两人也先后落网。
在向“男客户”收取的1200元嫖资中,小莹分得400元,小雯分得400元,另外两名男生阿军和阿鑫一共分得200元。
她们还介绍小姐妹卖淫
“男客户”姓苏,是在杭州从事鞋贸生意的台湾老板。小丽并不是小莹给“男客户”介绍的第一个女生。
小莹在法庭上说,苏老板曾经是她的男朋友。不过起诉材料显示,仅在去年5月期间,小莹至少给苏老板介绍两名女子到宾馆嫖娼。有据可查的是,小莹还给其他两名个体老介绍嫖娼。被介绍的女子多为小莹的小姐妹,有的在上职高,有的在上大学,小莹每次介绍得到的卖淫款有1000到1600元。
在劫持小丽前,阿军和阿鑫等人就多次听说小莹有“客户”需要介绍女生,小雯答应帮忙在清吟街皮市巷附近找找,最后把目标锁定了放学后独自一人走在路上的小丽。
对于检察机关强迫卖淫罪的指控,小莹、阿军和阿鑫都极力否认辩解,说他们只是想向苏老板诈点钱,因为小莹当时一再保证以她对苏老板的了解不会出事。“小丽不同意,苏老板是不会硬来的”,小莹说,小丽最后脱身也是最好的印证,他们并没有强迫小丽卖淫。
“老鸨”是“90后”女生男生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1990年出生的小莹和阿鑫早在两三年前就同居了,小莹还为阿金怀过3次孕。
小莹小时候,父母因为身体不好,无暇顾及孩子。小莹高中后就再没去上学。母亲过世后,有精神障碍的父亲连自己都需要人照处,小莹就成天和社会上的人混在一起。
阿鑫则生活在离异家庭,父母离婚后,户口都挂在奶奶家里。
网吧和棋牌室成了小莹和阿鑫去得最多的地方。小莹没钱花时,就卖淫,她的“客户”都是有钱人,后来客户干脆让她介绍小姐妹。
阿军是1985年出生的,在这群人中年龄最大。他连小学都没读完。
小雯案发后被叔叔领走了,她说自己没有父母。9岁时,她妈妈就去世了,爸爸又染上了毒瘾,小雯一直跟着奶奶生活。在网上认识阿军之后,阿军走到哪里,小雯就跟到哪里。
记者手记
还有谁也应受到审判
到底是强迫少女卖淫,还是劫持女生以卖淫为幌子诈骗嫖客的钱财,这是昨日法庭辩论的焦点。因为这涉及到罪重罪轻,有罪无罪的问题(如果认定是诈取1200元嫖资,则构不上量刑标准),这需要法官根据查明的事实并依据法律作出最后裁决。
不管裁决结果是什么,整个案件的事实还是震惊了在座的所有人。
逼良为娼,这种只有旧社会才出现的丧尽天良的行为,竟然会出现在当下,而且发生在学校附近,受害者竟然是未满18周岁的女生,犯罪嫌疑人竟然是90后的男生女生。
还有谁,也应该受到道德的审判。是一掷千金嫖娼,却不用受到刑法追究的嫖客?还是没有尽到责任的小莹、小雯、阿军、阿鑫的监护人?
难道这些男生女生的无耻和残忍是天生的不成?
面对这些稚嫩而又老练的犯罪嫌疑人,社会和家庭又有什么责任?
重养轻教不仅仅是某些个别家庭存在的现象,也是目前暴露出来的一个社会问题。在人的一生中,家庭教育占75%以上,会影响甚至左右孩子一生的道德行为。社会文明的延续,很大程度取决于家庭文明的继承。而在家庭教育出现缺失的同时,社会应该承担起一定的责任。
可惜的是,在这些孩子处于人格重建和心理极易扭曲的危险期时,却恰恰被遗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