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毛泽东像章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2/08/15 12:08:43
在中国历史上,制作发行毛泽东像章曾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其涉及的内容十分丰富,时间跨度也很漫长。“文化大革命”时期是中国历史上铸造毛泽东像章的鼎盛时期,所造数量约占到总量的90%。
在毛泽东像章的制作中,中国人民倾注了最丰富的艺术想像力,从材质到图案形状都千姿百态。在那个缺乏艺术的年代,像章制作凝结了全体中国人的心血结晶,人们充沛的艺术激情也只有在这个天地里才能自由驰骋。
毛泽东像章的溯源
毛泽东像章生产制作的历史,大约可分为三个阶段:一是全国解放前;二是新中国成立初期;三是“文化大革命”时期。
第一枚毛泽东像章是1932年上海中共秘密组织为祝贺毛泽东担任中华苏维埃工农政府主席而特地制作的,现在普遍认为这是毛泽东像章的“源头”。
第二枚出现在1943年,制作者是新四军秘密工作者虞廷萃。1943年冬天,日本侵略军扫荡新四军浙东根据地,抓走数十名群众,其中就有虞廷萃,日军后来将其杀害。他的堂弟虞常卿在收殓烈士遗体时,在其身上内衣中发现一枚木质的毛泽东像章,直径大约为3厘米,毛泽东像为人工画刻,比较粗糙,但却是极为珍奇的孤品。
第三枚出现在1945年,制作者是我国著名电影导演凌子风。1945年党的七大召开前夕,延安鲁迅艺术学院的同志们特意制作像章赠给七大主席团成员。这种像章体积不大,直径有2.5厘米,由纯白锡灌铸而成。像章后有别针,可佩戴身上。像章装在一个小方木匣里,木匣上有用毛笔书写的小字:“献给中国共产党第七次代表大会。延安鲁迅文学艺术学院”,匣上涂有桐油,光泽美观。匣内贴着红布,衬托着银色的像章,十分耀眼。凌子风曾搞过雕刻,他在砚台背面用小刀雕铸模子,将锡质香炉和酒壶熔化浇铸在砚台上,待冷却后取下来就成为银白色的毛泽东像章。解放后,陈毅之子陈昊苏曾将其收藏的一枚此类像章捐献给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党史陈列室珍藏。
上世纪50年代,我国制作了少量毛泽东像章,约占已知存世毛泽东像章总量的10%。多数是商店或全国性机构为了纪念活动而制作的。按时间先后主要有以下一些:
1950年,上海著名的“老凤祥”银楼,为了表达对共产党、毛泽东的感激之情,制造了少量的22K金质毛泽东像章,这是我国最早出现的金质毛泽东像章。
1951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制作了铜质毛泽东像章。该章正面有“抗美援朝纪念”字样,以圆形加五角形为边,直径5.6厘米。
1952年,国营上海金店为纪念毛泽东六十寿辰而制作了22K金像章,同年上海还生产过银质毛泽东像章,画面为毛泽东侧身浮雕像。1953年2月10日的上海《解放日报》刊登了上海金银饰品店制作的银质毛泽东像章出售广告,每枚售价为旧人民币4000元。此外,上世纪50年代初,国营成都金店曾制作过20K金、4克重的五角形毛泽东像章,上面还刻有编号。
毛泽东像章的泛滥
“文化大革命”中,人们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愈演愈烈,制作毛泽东像章的狂热达到了顶峰。“文化大革命”中第一批毛泽东像章是1966年底由上海联合徽章厂首先推出的。图案取自毛泽东第一次接见红卫兵时的形象,直径1.2厘米,红底、金像、圆形、铝制。随着这批毛泽东像章的出现,像章热很快风靡全国,全国各地即刻掀起了抢购狂潮。
到“文化大革命”期间各地革命委员会成立后,像章生产组织化了,像章的种类更加繁多。上至中央机关,下到工厂科室,都成立了像章使用、发行单位,全国各大中等城市都有毛泽东像章办公室。毛泽东像章发行单位之广、面世数量之巨,制作品种之多,都堪称世界之最。天津一家军需工厂,在1966年的毛泽东像章生产量超过10万枚;安徽合肥一位科技人员称经他一人电镀过的毛泽东像章就不下200万枚。1967年5月,中央军委决定,由总政治部制作图案、将戴红领章的毛泽东侧面头像和录有毛泽东手书“为人民服务”的纪念章发放全军官兵。这股热潮直到1970年才稍有降温。
据统计,“文化大革命”开始时,像章佩戴率很低,1967年像章佩戴率是59%,1968年上升为89%,1969年达到高峰,为94%,几乎全民皆“戴”了。从1970年起,降至72%,1972年为10%,1974年后就很少有人戴了。据估算,仅1966年5月到1968年8月间,全国约有2万多家工厂共制作毛泽东像章和语录章达80亿枚以上。
“文化大革命”中最后一批毛泽东像章是在毛泽东逝世后制作的。像章正面是毛泽东头像,背面印有“伟大的领袖和导师毛泽东主席永垂不朽 1976.9.9”。
在“文化大革命”的特殊环境下,这些像章的制作和工艺越来越讲究,用最好的原材料,由水平最高的模具师开模制作,在生产过程中被当作最重要的头等政治任务来完成,用巨大的心血来体现对领袖的忠诚。
毛泽东像章的狂热
观察“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毛泽东像章,就好比收藏了一部文革史。这些像章中反映了许多重大的历史事件,如“炮打司令部”、“一月风暴”、“吐故纳新”、“九大”等等。这些像章既记录了历史的片断,也承载了一代人被动狂热后的无奈,凝结了一个时代的巨人情结。
1966年10月12日的《人民日报》登载了两封边防战士希望得到像章的来信,在社会上立即引起了轰动。各地的红卫兵和各界群众纷纷把自己的像章割爱寄给边防战士。他们在信中写道:“我们热爱毛主席像章,看到战士们只有一枚像章,执勤的时候轮流戴,我们被你们的精神感动了。我们决定把在北京得到的像章和领到的毛主席语录寄给你们,表达我们的一片心意。”
包头钢铁公司一位青年看到《人民日报》上边防战士的来信后,暗自下了决心:只要有一枚毛泽东像章,就寄给他们。10月16日,他果然得到了一枚毛泽东像章。年轻人在胸前戴了3个多小时后,依依不舍地把像章摘下来寄给人民日报社,请报社代为转交。他在信中写道:“编辑同志,请赶快把这枚纪念章转给边防战士,快!快!”
同年12月23日,《人民日报》报道了像章送达边防哨卡的情形:白雪皑皑的昆仑山中,某部战士扛着语录牌、毛泽东画像,列队迎候送像章的专列。这是一个神圣的礼仪。等呀等,一直等到天黑都没有见到专列的影子。这时人们才恍然醒悟,原来是激动之余,把专列抵达的时间搞错了,专列要到次日才能到达。第二天晚上9时,在风雪中点着松明子、打着灯笼盼了好久的战士们终于看到了专列。山谷沸腾了,欢呼声、跳跃声、锣鼓声响成一片。战士赵培田、王振亚、李书田是最先给《人民日报》写信要求得到像章的3个人。赵培田为了接受毛泽东像章,走了115公里路,翻山过河,一天半的时间只吃了两餐,其他二位也是从百里外赶到的。当部队领导把像章别在他们胸前,三名战士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文化大革命”时期,人们竞相佩戴像章,数目由少到多,型号由小至大。那时,生活比较艰苦,可人们宁愿忍饥受饿,也要买上一个像章,春风满面地别在胸上。那个年代,毛泽东像章种类极多,大的、小的、铜的、瓷的……有些狂热分子,为了集齐像章,竟至于倾家荡产。戴像章成了亿万人追捧的时尚,有人把它别在裙摆上,有人把它扣在帽檐上……一些人为了表明对毛泽东最忠诚,竟将它别进了肉里,然后得意地把伤口展览给他人看。
毛泽东像章的分类
毛泽东像章涉及的内容十分丰富,时间跨度也很长。下面略作介绍。
万岁章 毛泽东像章图案中有不同的毛泽东正、侧、头、半身、全身像,另附加各种字体的口号式大字,如“毛主席万岁”、“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胜利万岁”、“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胜利万岁”、“四个伟大(即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万岁”、“九大万岁”、“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胜利万岁”等等。
历程章 像章图案中有毛泽东革命实践主要历程的图案,如“日出韶山”、“南湖建党”、“安源朝阳”、“八一枪声”、“星火燎原”“井冈火炬”、“遵义红旗”、“万里长征”、“延安宝塔”、“百万雄师”、“天翻地覆”、“六亿神州”、“五洲震荡”等等不胜枚举,还有将数个历程图案同铸在一枚像章上的。
诗词章 像章图案中有毛泽东诗词中的诗意图案,有的同时附相应的仿毛泽东手书,如“红军不怕远征难”章是雪山草地图案,“天翻地覆慨而慷”章则是天安门前红旗升的图案,“梅花欢喜漫天雪”章则是梅花图案。
语录章 像章中有毛泽东语录,字体各异,内容如“自己动手、丰衣足食”、“革命委员会好”、“炮打司令部”、“要准备打仗”、“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为人民服务”、“把医疗卫生重点放到农村去”等等。
敬祝章、“忠”字章 像章中有“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或“三忠于、四无限”(即忠于毛主席、忠于毛泽东思想、忠于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无限敬仰、无限崇拜、无限热爱、无限忠诚)的字样等,图案除有毛泽东肖像外,多采用葵花、红太阳、毛泽东的革命历程等,取意“葵花朵朵向太阳,战士心向毛主席”。
样板戏章 “文化大革命”中,八个样板戏风靡海内外,这类章多冠以“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胜利万岁”为领头章,下分“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革命现代京剧—红灯记”、“革命现代京剧—沙家浜”、“革命现代京剧一奇袭白虎团”、“革命现代京剧—海港”、“革命现代芭蕾舞剧—白毛女”、“革命现代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革命现代交响乐—沙家浜”、“钢琴伴唱—红灯记”等各种图案。
庆祝章 此类章是以庆祝、欢呼某一句毛主席最新指示的公开发表,或某个大会的胜利召开等为内容,如党的九大、某单位的代表大会、毛泽东和林彪接见红卫兵“一月夺权革命风暴胜利”、“毛泽东视察”、“革委会成立”、“全国山河一片红”等等,凡是可庆祝欢呼的皆有制作。
套章 当时29个省市自治区、各军兵种、各部委办、各院所及单位都纷纷自制铸有本单位名称(也有不铸本单位名称的)的系列成套毛泽东像章,如外贸部套章10枚,武汉重型机床厂毛主席视察纪念套章6枚,三机部庆“九大”敬祝编号套章15枚,背铭文“永远忠于毛主席”套章22枚等等,最多者一套59枚,是由江西景德镇制作的陶瓷章。
外文章 毛泽东像章中有一特殊版别,即是背铭外文,有英、法文等,内容多以时兴口号为主,或铭铸造地如“中国南京”、“中国上海”或铭长征历程等等。
海外章 “文化大革命”中,香港、澳门各界同胞制作了多种毛泽东像章,也多是万岁、敬祝、忠字、庆祝之类。只是从背面的铭文可辨别出出自港澳。此外,我国援越抗美部队曾用美机残骸制作过毛泽东像章。还有人收藏有背文“日本?东京,东方轮船公司1970”字样的毛泽东像章。
毛泽东批示制止
1969年3月23日,周恩来在全国计划会议上做的报告中,特别强调“宣传毛泽东思想要讲究实效”,要“贯彻节约闹革命的思想”。他说:“已经印出来的毛主席著作和毛主席语录,我看是城市多于农村,高级干部多于一般干部,一般干部多于群众。”“城市的干部家里有毛主席像章一百多个,《毛主席语录》十几本,这不是浪费吗?”“现在许多地方出的毛主席像章越做越大,上海做的特别大。物资部已经发了5000吨铝,都要收回来!毛主席像章已经做了22亿枚,我国有7亿人口,平均一人有好几枚,但现在的情况是,有的人还没有,有的人有几百枚,很不平衡。”“有的人一天换一个,天天换,珍贵就不珍贵了。光求外表好看,这是形式主义,是不符合毛泽东思想的。要来一个献像章、献语录的群众运动。一个人放着十几本语录不用就是没有实效,实效变成了失效。原来要求人手一册,不是人手几册,现在讲究哪个厂出的,哪个地方出的,净从形式上去挑。还有拿语录和像章送礼。”“宣传毛泽东思想要讲实效,有人身上挂了很多像章,甚至挂满了像章,不吃透毛泽东思想,像章挂得再多也不能变成物质力量。”
根据周恩来的指示,1969年6月12日,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宣传毛主席形象应注意的几个问题》的文件。毛泽东亲自在这个文件上批示“照办”。文件指出:“文化大革命”以来,在宣传毛主席形象、宣传毛泽东思想这个问题上,有些时候,在一些地方,出现了不突出无产阶级政治、追求形式和浮夸浪费的问题。为此,特提出如下改进意见:一、各级领导要积极引导群众,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搞好思想革命化,不要追求形式,要讲究实效。二、重申中央1967年7月13日《关于建造毛主席塑像问题的指示》,今后,塑造毛主席像,必须严格按此指示执行。三、不经中央批准,不能再制作毛主席像章。四、各报纸平时不要用毛主席像作刊头画。五、各种物品及包装等,一律不要印毛主席像;引用毛主席语录也要得当;禁止在瓷器上印制毛主席像。六、“忠”字是有阶级内容的,不要乱贴滥用;不要搞“忠字化”运动;不要修建封建式的建筑,如有,应作适当处理。七、不要搞“早请示、晚汇报”、饭前读语录、向主席像行礼等形式主义活动。
《关于宣传毛主席形象应注意的几个问题》文件的下发,对于制止包括毛泽东像章在内的有关毛泽东美术宣传品的泛滥无疑起了重要作用,对“文化大革命”后开始盛行的狂热的“个人迷信”宣传活动无疑起了降温的作用。
1980年7月30日,中共中央在《关于坚持“少宣传个人”的几个问题的指示》中规定:“毛泽东像章要大量回收利用,以免浪费大量金属材料。”1982年11月1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5次会议通过的《文物保护法》将“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毛泽东像章列为现代文物。
进入90年代,毛泽东像章被列入我国十大收藏品之列。全国各大城市的收藏品市场上,毛泽东像章的交易量和交易额都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