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需要张悟本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2/08/13 13:40:05
先讲一个故事:
1965年,江南水乡。朝阳公社湖滨大队阿芳嫂的女儿小妹患了急性肺炎,被送到公社卫生院抢救,医生钱济仁对小妹见死不救,妇女队长田春苗见此情景痛切地呼吁:这种状况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正在这时,毛泽东主席发出“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指示,公社党委同意湖滨大队党支部派田春苗到公社卫生院去学医。但田春苗却遭到公社卫生院院长杜文杰和医生钱济仁的打击和刁难。田春苗不畏卡压,在医务工作者方明等的帮助下,勤奋学习。她目睹了患腰痛病的老贫农水昌伯受到钱济仁的刁难,杜文杰又不准她和方明为水昌伯治病,田春苗愤然回到大队。在党支部和贫下中农的支持下,她办起了卫生室,背着药箱,为群众服务。阿芳嫂的儿子得了急病,公社卫生院拒绝出诊,并卡住田春苗的处方权,不准水昌伯取药,田春苗连夜冒雨采来草药,及时挽救了小龙的生命。在田春苗的影响和带动下,公社许多大队纷纷成立卫生室,培养自己的赤脚医生。这些都遭到杜文杰的反对,他对田春苗施加种种压力,并摘掉了卫生室的牌子,没收了田春苗和公社赤脚医生的药箱。杜文杰以名利为诱饵,办起赤脚医生集训班,田春苗和赤脚医生一起揭穿了杜文杰的阴谋,田春苗与方明等将水昌伯接进卫生院,用老石爷献出的土方进行治疗。水昌伯服药后,原来麻木的双腿突然剧痛起来,杜文杰借此大造舆论,诬蔑田春苗和方明谋害贫农,企图转移人们的视线。田春苗走访了老石爷,证实水昌伯的病是好转的表现,而且需要加大药的剂量。她不顾生命危险,试尝含有毒性的加大剂量的草药。这时钱济仁妄图暗中下毒谋害水昌伯,嫁祸于田春苗;杜文杰以抢救为名,调来救护车要把水昌伯劫走。这些都被田春苗识破后,杜文杰最后又利用职权禁止水昌伯继续服药,无理将药碗砸碎。田春苗和群众更看清了杜文杰的嘴脸,更坚定了把农村卫生事业办好的信心。
这是电影《春苗》的故事梗概。今天三四十岁以上的人大都看过。之所以提起这部文革时代的老电影,并非我有“怀旧癖”,而是因为我发现最近一段被媒体和网络炒得热热闹闹的“神医”张悟本的经历跟电影里女赤脚医生田春苗有几分相似。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由于绝大部分医疗资源和人才都集中在城市里,广大的中国农村跟现在一样,人民群众缺医少药,看不起病,面对这种现状,毛泽东发出了著名的“六二六指示”:“告诉卫生部,卫生部的工作只给全国人口的百分之十五工作,而这百分之十五中主要还是老爷。广大农民得不到医疗。一无医生,二无药。卫生部不是人民的卫生部,改成城市卫生部或城市老爷卫生部好了。现在那套检查治疗方法根本不适合农村,培养医生的方法,也是为了城市,可是中国有五亿多农民。城市里的医院应该留下一些毕业后一年、二年的本事不大的医生,其余的都到农村去。四清到××年扫尾,基本结束了,可是四清结束,农村的医疗、卫生工作没结束啊!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嘛!”所谓“赤脚医生”就是那个时期涌现出的“新生事物”之一。田春苗的出现,引起了杜仁杰、钱济仁一类主业人士和医学权威的极大不快,设法阻扰,阻扰无效时便采取办“学习班”的“绥靖”政策,试图把赤脚医生收编到他们的那个“医疗体系”,拉拢不成,竟然使出栽赃、搞破坏的阴招,最后落了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何谓“赤脚医生”?我搜索了一下百度关于赤脚医生的词条:
“赤脚医生是真正为穷人服务的天使。行医的精神内核是什么?是诚意,是真心!赤脚医生虽然没有洁白的工作服,常常两脚泥巴,一身粗布衣裳,但却有最真最纯最热的为人民服务之心。而朴素实用的治疗模式,满足了当时农村大多数群众的初级医护需要。反观当今的医疗机构,缺少的正是这种平民意识。病房越来越豪华,收费越来越天文,大而无当的医疗体系使得医患矛盾越来越突出,早已淡出历史的‘赤脚医生’又重回人们记忆也就不奇怪了。”
“‘赤脚医生’”在21世纪可以理解为国外的保健医师,他为群众提供的是24小时,即时的不需要排队的贴身医疗服务。普通的伤风、咳嗽、常见的外伤的时候,‘赤脚医生’能够几分钟内为你提供医疗服务。和城市的医疗服务相比,等车、排队、缴费、3分钟看病、相比,‘赤脚医生’制度值得今天的医改部门认真学习。从中可以看出,赤脚医生的行医办法跟张悟本差不多,用的也是中医草药的土技术。”
张悟本之所以“走红”,并非他主观上践行乐这种“赤脚医生”精神,而是一开始就跟某些医疗机构和书商的推波助澜和大力包装有关。他们这样做并非为了群众吃不起高价药,而是自身的利益驱动使然,张悟本只不过是他们慧眼相中的一个赚钱工具而已,可当张悟本被走投无路的缺医少药者当做救命稻草捧成神医后,他们坐不住了。因为如果任由张悟本那套“把吃出来病吃回去”的异端邪说被广大人民群众接受,许许多多的大医院没准就会出现门可罗雀的景象,那个庞大的利益集团就会受到直接的威胁,好不容易靠医疗产业化建立起来的利益链条也会发生断裂,这无疑是掌握着高科技和先进医疗资源的人和机构所不能容忍的,所以他们才一改最初的沉默不语,又是组建专家团队批驳,又是调用政府权力“封场子”,并借助强势媒体对张悟本发起了绝地反击。一介草根的张悟本自然不是他们的对手,何况他的那套“食物疗法”像田春苗使用的民间草药那样,原本就缺少现代医学的支持,因此理所当然很快由“神医”变成“巫医”,从神坛上落下马来,成为了众矢之的。
在电影《春苗》的结尾,赤脚医生田春苗胜利了;今天的张悟本则像孙猴子那样,翻了个筋头云也没翻出如来的掌心,又结结实实地掉到了地上。那个如来不是别人,就是前面所说的利益集团。张悟本的失败是必然的。因为他生活在一个所有社会资源被精英集团掌控的时代,他是独自在跟一个庞大无比的利益集团作战;从这个意义上说,张悟本远远没有田春苗那么幸运。因为田春苗不是一个人,她背后站着像她一样心系千家万户的成千上万的赤脚医生,以及真心实意地拥护他们的人民群众。更重要的也许是,那个时代的人民群众是国家的主人翁,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而现在,精英特权集团的利益高于一切,并且没有任何力量对他们构成制约。
当然,张悟本不是田春苗。张悟本没有前者那样“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境界,他只是靠“个人奋斗”和偶然的机遇,意外地取得了成功,一个小小的“食品营养师”,无意中把自己变成了特权利益剧团的一个“共谋者”,这从他把挂号费提高到200元的行为可见一斑。但这不能怪他,特定的时代只能造就特定的人,即使田春苗生活在今天,她的表现也不会比张悟本更好。在一个几乎每个人都在追逐利益最大化的时代,张悟本如何能够独善其身呢?
张悟本事件引发激烈争议,是积郁已久的医疗以及更大范围内的社会公正问题的一次大释放、大暴露,仅仅盯着张悟本开出的“食物疗法”是否科学,甚至从“伪造身份”之类的个人品行对其进行道德指控,都是一种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迂腐之举,或者是特权利益集团为了混淆视听而刻意制造的一个陷阱。人们应该睁大眼睛,清醒地认识到这场纷争背后隐藏的实质,从而使那些被少数人垄断的社会资源重新回到广大人民群众的手中。果若如此,被各种利益群体送上舆论祭坛的张悟本,也算是真正为人民做了一份贡献。
还是回到电影《春苗》上来。李秀明扮演的赤脚医生田春苗以她如火如荼的热情和健康美丽的形象,永远定格在了那个毁誉参半的时代。张悟本呢,或许只能像许多红极一时的热点人物那样昙花一现,很快被人们所遗忘。但人民对社会公正的渴求绝不会就此停止。只要杜仁杰、钱济仁们一天不转变维护自己特权的立场,少数人占有和剥夺多数人资源的问题一天得不到解决,就还会出现张悟本、李悟本这样的人物。
因为,人民需要张悟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