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悟本幕后推手:其实他不是神医也不是骗子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2/08/15 12:06:21
张悟本幕后推手:其实他不是神医也不是骗子
时间:2010-06-04 |   核心提示: 近期,铺天盖地的都是对张悟本先生的口诛笔伐,仿佛中国又回到了文革时代,张悟本变成了李洪志。这就是中国——我的母亲吗?母亲会让儿子这么恐惧吗?
近期,铺天盖地的都是对张悟本先生的口诛笔伐,仿佛张悟本变成了李洪志。这就是中国——我的母亲吗?母亲会让儿子这么恐惧吗?
透过“张悟本现象”,能够看到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楚渔先生在刚刚出版的《中国人的思维批判》一书中写道,“导致中国落后的根本原因是传统的思维模式。正因为传统思维模式是个真正的隐形杀手,在中华民族坎坷前行的路上,它始终是个久治不愈的顽症,从而才形成了我们僵化的体制和愚昧疯狂的大众。”楚渔先生认为,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混乱而僵化,很难做到实事求是和“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不仅阻碍了中国科技的进步,也限制了中国人智慧的成长。
楚渔先生的话非常深刻,反观今天的“张悟本现象”,更让人觉得中国人思维模式的滞后。为什么张悟本能一夜走红?难道仅靠悟本堂挂一个2000元的咨询号和我本人的绵薄之力就能让张悟本由“骗子”变成“神医”吗?张悟本原本就既不是“神医”,也不是“骗子”,他只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医食疗倡导者而已。他身上的光环全部是媒体强加给他的,他幕后的真正推手就是北京电视台、湖南卫视和中央电视台等主流媒体的系列养生节目。这让我想到了德国犹太戏剧家托勒尔的一则话剧《亨克曼》:
亨克曼是一个无产者,尽管他在战争中失去了性功能,但他还是深爱着他的妻子格蕾特。他为了给妻子买一件圣诞礼物千方百计想得到一份工作。最后被迫接受了一份差使:在狂欢节上当众咬活老鼠并吸它的血,以此来愉悦观众,因为“群众是喜欢观看流血的”。亨克曼的朋友格罗斯哈思为了勾引格蕾特,不仅故意带格蕾特去狂欢节看亨克曼的当众表演,还故意揭露亨克曼丧夫性功能的秘密,并不断羞辱亨克曼。亨克曼不堪重负,当众晕倒,在苏醒后赶回家中,他给格蕾特带回的圣诞礼物,是他买的一只男性生殖器模型。虽然最后夫妻和解了,但由于他们那种根深蒂固的绝望,双双自缢身亡。
亨克曼的故事不仅是对“张悟本现象”的最好注解,也是对当代中国社会状况的真实寓言。张悟本们做为一名下岗职工,创业无门、考职无门,只有铤而走险或自杀身亡。
一个真正和谐的社会是理性的,既不能让人一夜暴富,也不能让人走投无路,他应该保护每一个个体的创造性劳动,同时也应该宽容他们的个人偏狭,引导他们走向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这样的社会才是温暖的、安全的,才像我们的母亲。尤其是有关部门的管理者,更应该以一种健康而冷静的心态看待世态人心,并有责任也有义务培养公民的科学常识——绝不应以张悟本的身份地位来决定其理论是否正确,而应请所谓的“专家”站出来告诉人们什么是正确而科学的养生方法,没必要使每一个养生书的作者都具有“合法”身份,因为许多有专家身份的人同样错误百出,甚至许多是真正的骗子。只有理性,才能使中国人真正进步,也只有理性和宽容,才能使中国社会真正和谐。
最后,讲述一则本人在新著《傻瓜书》中的笑话同广大中国患者共勉,题目为《关于生活的三条忠告》:
一次,一个猎人捕获了一只能说70种语言的鸟。“放了我”,这只鸟说,“我将给你三条忠告”。
“先告诉我”,猎人回答道,“我起誓我会放了你”。
“第一条忠告是,”鸟说道,“做事后不要懊悔”。
第二条忠告是:“如果有人告诉你一件事,你自己认为是不可能的就别相信。”
第三条忠告是:“当你爬不上去时,别费力去爬。”
然后鸟对猎人说:“该放我走了吧。”猎人依言将鸟放了。
这只鸟飞走后落在一棵高树上,向猎人大声喊道:“你真愚蠢,你放了我,但你并不知道在我的嘴中有一个价值连城的大珍珠,正是这颗珍珠使我这样聪明。”
这个猎人很想再捕获这只鸟,他跑到树跟前并开始爬树。但是当爬到一半的时候,他掉下来摔断了双腿。
鸟嘲笑他并向他喊道:“笨蛋!我刚才给你的忠告你全忘记了。我告诉你一旦做了一件事情就别后悔,而你却后悔放了我。我告诉你如果有人对你讲你认为是不可能的事,就别相信。但你却相信像我这样一只小鸟的嘴中会有一个很大的宝贵珍珠。我告诉你如果你爬不上某东西时,就别强迫自己去爬。而你却追赶我并试图爬上这棵大树,还掉下去摔断了你的双腿。这句箴言所说的就是你:‘对聪明人来说,一次教训比蠢人受一百次鞭挞还深刻。’”
说完鸟就飞走了。
一个“著名养生专家”突然变成了一个招摇撞骗的大骗子,性质完全变了,张悟本本人以及靠张悟本爆得惊人收视率的湖南卫视都将直面公众和管理部门质疑。不过据报道,管理部门对张悟本难以查处,那么,湖南卫视恐怕很难被过多连累。
至于如何从法规去查处,如何给张悟本“定性”,这实非我这非专业人士所清楚,据报道,卫生部门表示,张的行为只是“食疗”,并非“诊疗”,悟本堂所收的费用属于“咨询费”,不属医疗收费范畴,因此无法处罚;工商部门则表示悟本堂没有“药品”销售,暂时未发现违反工商法规的情况,需卫生部门认定张是否“非法行医”后再做进一步处理。而且悟本堂所收的高额“咨询费”也属“市场行为”,不属国家价格调控范围内,对于悟本堂收费需要向外公示也是由发改委物价部门来监管。云云。
据此看,张悟本并非我们想象的那么“邪恶”,关于他的学历、出身什么的,我觉得没必要深究,既然人家只是“食疗”并非“诊疗”,那就是说人家只是依据自身经验,介绍一些养生的“土法”,并非行医,也就不需要行医所必备的学历、出身之硬件。这就好比隔壁大妈给你推荐一种她治疗某种疾病的经验。对此,你可信可不信,可试可不试,这要结合自己的情况而定,因为在她身上试验成功的办法,不一定能在你身上试验成功。
我们得相信,在民间确实是有很多土方,并且不能说毫不管用,有时还相当管用。我也相信,张悟本说吃白萝卜能治肺热,绿豆汤能泄肝火是有理有效的。但正如民间有些土方并不对一样,张悟本的方子也肯定有不对的,至少是不具普遍性的,我们应该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现在最值得琢磨的是,一个学历、出身如张悟本者,为何受到那么多的人追捧?当张悟本被打压之后,很多“病友”站出来现身说法,证明自己按照张悟本的“指点”去“食疗”,结果还真的治愈了多年的慢性病。这其中不排除有张悟本和电视台的托,但也不排除真正的受益者在说据理力争,算是对张悟本的一种“感激”。
无论管理部门在处罚张悟本时感到“棘手”,还是有人痛批张悟本为“神汉”,还是有人站出来力挺,都充分说明,张悟本不是一件简单的“医疗事件”,不能一棍子打死,要我说,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份,加权平均,就是真实的张悟本,也是我们最真切的现实,即张悟本呼应了三个现实的需要,而成为一个怪奇的现象。
首先,在“看病难、看病贵”的时代,不时曝出上医院看个感冒就花成百上千元的新闻的背景下,张悟本开了一些仅仅靠吃点绿豆和白罗卜就能治病的食疗土法,不能说是现代华陀,但一定是为病不起的人开了一剂廉价的偏方,让他们不必为一些小病小痛去医院花冤枉钱,这是多么实惠的事。这不是说张悟本有多大的能耐,而是民众“看病难、看病贵”的民众无奈的选择。而且,聪明的张悟本时常将医院种种将病人视为砧板上的鱼肉一样随意宰割的现象作为抨击、嘲讽的对象,很能引起共鸣,赢得观众的信任(这不排除走极端赚眼球的成分)。
其次,养生热是张悟本扬名得利的肥沃土壤。如果说那些“看病难、看病贵”的人追捧张悟本,是因为张悟本给他们开出了廉价的治病单子的话,那么,对于生活或小康或大康的人来说,他们追捧张悟本是因为生活好了,更加注重保养身体,享受生活。尤其是在一个节奏越来越快速,环境越来越糟糕,生活越来越缺少规律,怪病越来越频出的时代,养生,这个古老而又在短缺经济时代无力谈起,没有条件去做的事情,现在已经广有市场了。况且,张悟本的简单疗法,无论对富人或是穷人都有吸引力,是他们可以在紧张的时间里可以实践的。
再者,就是敏锐的电视台捕捉到了养生需求这些信息, 正像崔永元所说,“收视率是万恶之源”,在收视率的追求下,电视台成为炒红张悟本助推器。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出,不是老百姓天生地相信骗子,一个人相信骗子是想从骗子那里占些便宜,人们之所以相信张悟本这个“骗子”,主要是贪图便宜,假定民众到正规医院看病不难,看病不贵,张悟本即便有市场,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市场。说到底还是民众的医疗保障太低了,才给张悟本以机会。而不是张悟本的骗术有多么高明,否则,白罗卜就能治病就能将人给骗得团团转,这岂不是要否定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折辱民众的智商?
通过以上分析,也可以看出,打击张悟本主要不应该贪图便宜的老百姓,而是被张悟本动了奶酪的人,张悟本触动了很多卖药的、卖保健品的和医院的利益,断他们的财路,当然要除之而后快。但愿但愿,这只是我的诛心之论。
最后说明一点,作为一个评论人,写这篇文章,不是要做张悟本的托,更不是要做医院的托,只是对这件事说句客观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