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官员的贪婪和无耻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4/07/25 08:21:39
文章来源:日本中文导报 文章作者:记者 发布时间:2007-04-01
日本人松冈洋明对中国抱有深厚感情,11年前为了实现心愿,把自己在教育行业挣的钱回馈社会反哺教育,希望去中国建希望小学。当年松冈向中国教育部驻日官员贲永中表明心迹后,大喜过望的贲永中夫妇“借下”松冈的钱,却转手交给顶头上司的儿子李洪涛去投资赚钱。钱落到李洪涛之手,从此与松冈“无关”了。
据日本中文导报报道,松冈分两次给出7000万日元,石沉大海。至今松冈追债5年,却讨债无门,求告无果,心力焦瘁,精神几近崩溃。5月20日,民事起诉面临时效大限,向来怕影响中日关系而回避媒体的松冈先生终于敞开了心扉。他向记者诉说自己的悲愤和无奈,呼吁跨越国界的公平和正义。松冈助学受骗案,引起海外媒体关注,香港《明报》、《凤凰周刊》等已有所报道。本报记者深入采访当事各方,希望理清事件来龙去脉,为华人读者给出真相。
一、松冈洋明的善良心愿面对无情现实
松冈洋明原是一家预备校会社的社长,退休时企业有了盈利。他认为,从教育上挣得的钱是家长们的心血,不能为自己个人目的而花掉,必须回馈社会,运用在教育上,为孩子们的教育做些事。松冈一生崇拜孙中山先生,对中国抱有深厚的感情。他多次去中国旅游,到过云南等地的山区小学,看到那里孩子们艰苦的学习条件,兴起了为中国孩子兴建希望小学的念头。为此他开始学习中文,并在高田马场附近的某中文教室得会一位中文老师。那位教师是中国教育部驻日官员,手持名片一张写着“财团法人日中友好会馆后乐寮事务室室长代理贲永中”,另一张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一等书记官贲永中”。虽然对中国驻日官员在中文教室教书感到吃惊,但松冈还是为认识教育部官员而高兴,并吐露了自己的心愿,希望贲永中帮自己联系一些合适的地方。
贲永中听后大喜过望,称赞松冈先生热心之举,并为松冈取得赴中国签证热情帮忙,签证很快就签下来了。松冈因贲永中是中国政府驻日官员,对他完全信任,毫无戒心。这时贲永中向松冈提议,由他先将这笔钱借出来,用于天津大学留学生宿舍改建工程,待宿舍建成后,再把钱拿去建希望小学,并称这样“一款多用”可以更广泛地推动中日友好交流。松冈认为投资兴建留学生楼也是用在教育上,不违背初衷,就同意了。1996年10月21日和1997年1月6日,松冈分两次把7000万日元巨款借给了贲永中的妻子,同为教育部驻日官员刘丽芳。借条上的保证人,正是贲永中。
松冈洋明介绍说,钱汇出去了,他感到离自己达成心愿帮助中国贫困地区孩子上学的日子不远了,心情无比舒畅。然而后来才知道,钱汇出去了,噩梦也由此开始了。2002年,按规定还款期限到了。松冈洋明向贲刘夫妇催要还款,并开始筹备在中国建立希望小学的事。而事态的发展让松冈目瞪口呆,贲刘夫妇以第三方没有及时还款为由,拒绝还款。
原来,汇款入帐后,刘丽芳就把钱交给了当时住在后乐寮,正在日本某专门学校留学的学生李洪涛(23岁)。李洪涛的父亲、教育部高官单耀中正是贲永中的顶头上司,当年20刚出头的李洪涛马上赶回国内筹办公司,并拿松冈的善款用于投资和挥霍。2002年松冈催要还款时,贲永中已回到中国,出任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礼宾处处长。贲永中劝松冈不要张扬,他保证找到上司单耀忠把钱还给松冈先生:“我和单耀忠商量在2002年年底前先还一半本金,剩下部分争取明年上半年偿还,这也算是我和单耀忠对您的一个正式承诺。”贲永中还恳请松冈做相关方面的工作,耐心等待一段时间,不要诉讼或向媒体透露。
很快到了2003年,依然没有得到还款的松冈开始向中国教育部反映此事。教育部召回了当时在大阪总领馆任教育领事的单耀中。这期间,贲刘夫妇与单耀中夫妇也多次找到松冈,请求松冈不要再找教育部纪检监察部门,说教育部已对单、贲2人作出降职和停职处理,如果松冈继续向有关部门反映,扩大事态,两官员可能被开除公职,从而影响晚年生活保障和福利。同时,他们一再保证还款,还写了还款计划和保证书等等。
据贲永中向松冈和相关部门介绍,虽然中国政府严禁领导干部利用工作之便,安排子女出国留学,但在他们夫妇受派驻日本期间,应单耀忠要求,帮助办理了单的儿子李洪涛留学日本一事。李在日本期间,吃、住均得到贲刘夫妇的照顾,两家在北京的住处也是楼上楼下的邻居关系。1996年李洪涛回国后,组建了京华育缘文化咨询有限公司,持70%股份,出任董事长。10月,李得到刘丽芳汇款140万人民币。1997年9月,李与母亲的老朋友王玉林担任副校长兼工程项目负责人的天津大学签订了一份投资合同,李试图与天津大学合作在2000年底建一座外国留学生公寓,然后分享住宿费。1997年12月29日,刘丽芳又将松冈的5000 万日元转给李洪涛。但得到两笔汇款后,李洪涛只将其中不足195万4000元人民币投入到天津大学留学生楼的项目中,另外300多万人民币不知取向。对此,李洪涛拒绝说明。后来由于资金不足,李洪涛两度向天津大学转让股份,将其持股率缩到10%左右,依照该股份分享留学生公寓20年宿费的利益分配。
由于单、贲两对夫妇的还款保证迟迟不见兑现,松冈洋明在2003年3月听从中国律师建议,将贲刘夫妇起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法。法院判决贲刘夫妇偿还松冈洋明的借款,但贲刘夫妇称无钱还偿。应松冈的要求,2003年10月刘丽芳将李洪涛和他的公司起诉至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她说当时出于信赖把钱交给李洪涛,没有签属任何合同或借据,只有一张收条,而李洪涛称这是刘的投资款,不负责偿还,法院判刘丽芳败诉。如继续上诉,贲刘称无钱交诉讼费,就得松冈垫付讼诉费。松冈只好委托朋友再次借给他们4万元人民币,并当场签下协议声明,此款只能用于诉讼,不能挪作他用。谁知到2005年1月,刘上诉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但在审理过程中,刘丽芳再次背弃承诺,提出撤诉并把所剩的2万元余额也占为己有。
此前,单耀中的态度也发生豹变,称对借款一事毫不知情。儿子已成年,父母没有替成年孩子还款的义务。有事请直接找其子,自己不再插手此事。
面对中国官员的无赖行为,松冈的心碎了。痛苦和悔恨导致他患上了神经性大肠炎,同时左半身神经也出现问题,不得不作了手术治疗。
现在,眼看2007年5月20日向李洪涛追讨债务的法律期限将至,但贲刘夫妇一再拖延不诉诸法庭,而李洪涛更是拒不认帐,松冈四处求告无门。松冈以前总不想让媒体知道此事,怕影响日本人对中国的印象,但现在绝望了,中国教育部官员如此贪婪,就真的没有人管吗?7000万日元巨款,都是孩子家长的血汗和泪水,就这样被中国贪官吞占了吗?
二、贲永中刘丽芳夫妇的说法
在调查过程中,记者拨通了刘丽芳的手机,请她介绍一下事情的经过。
刘承认确有此事,但他们夫妇也是受害者。她表示,这7000万日元当时说好借来建天津大学留学生楼,与希望工程无关,迄今他们夫妇都没有放弃为松冈追讨欠款,没有撒手不管,仍在继续向李洪涛追款。她称当初出于信任,没有向李洪涛要借据,但钱给李洪涛的当天曾给单耀中打过电话,说钱已给了李洪涛,这么大一笔钱,请老单管着点孩子,千万别让孩子乱花了。
松冈要求还款后,单耀中夫妇也答应还款,但现在单耀中退休了,一抹脸称根本不知情,李洪涛更坚称是投资不是借款。但当时给了他7000万日元,约合500多万元人民币,他用在天大项目的只有195万4000元人民币,其余的钱不知去向。现在教育部知道此事,天津大学已冻解了这笔资金。此前,李洪涛还想从天大拿回这笔钱,我们当然不能让。李洪涛称只要把天大的钱打到他的帐号上,他会把钱还给松冈,我们不信也没有允许。此前的官司打输了,在中国法院打官司背景也挺复杂的。
当记者问,为什么松冈借给她诉讼费后还撤诉呢她表示,因为知道上诉后的判决还是会败的,为了节省诉讼费就撤诉了。她希望记者写报道一定要尊重事实。记者问,李称你已经两年多没与他联系了,这是为什么?刘问记者,李洪涛还在国内吗?她说自己是向李洪涛的公司讨债。记者问,李洪涛的公司还存在吗?她说打电话过去,已经是别的公司了,但在工商登记上可能还是存在的。
对于刘丽芳的说辞,松冈在北京的代理人告诉记者,他们对贲永中刘丽芳夫妇已完全失去了信任。他们说在追讨,但是她不去法院起诉,还谈什么用法律手段追讨?怎么追讨?她称自己在协商,但李的公司两年前就不存在了,她却并不知情。按常理,一个背负7000万日元债务的夫妇本应积极主动澄清事实,积极揭露事实真相,还自己一个清白,但贲刘夫妇恰恰相反,总是需松冈多次催促,甚至松冈垫付资金才肯起诉,又中途撒诉,简直不可思议,不知背后有什么玄机。
三、驻日高官父子的说法
当年的驻日官员,中国驻大阪总领馆教育领事单耀中已经退休。
当记者打电话到他家时,一位接电话的女士称,找单耀中请打另一个号码。按女士给的电话联络,又一位接电话的女士称,这里是中国教育部,单已经退休不来上班了。
记者又拨通了事件的主角,单耀中之子李洪涛的手机。李称他不认识松冈,刘丽芳的钱是投资的,至于刘的钱是怎么来的,是抢银行还是怎么着,他并不知情,而刘丽芳已两年多没有与他联系了,有事请问刘。记者又询问,为什么刘交给他500万人民币,而他只投了不到200万时,他挂断了电话。
四、教育部的表态
据松冈介绍,当初之所以信任贲永中、刘丽芳夫妇,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他们是中国政府的驻日官员。一国政府的驻外官员,应该代表这个国家的形象。在追款无果后,他多次向中国教育部反映此事。2003年3月7日,教育部给了他一纸便笺,上写“松冈洋明先生:来函收悉。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贲永中夫妇自称借款一事,并未获得教育部授权,也非以教育部名义签订协议,应属民事借贷纠纷,希望当事人本着友好协商的原则,给予妥善处理。鉴于此事发生在贲永中受教育部委派驻日工作期间,有关部门会依据我国法律法规对此作出相应处理。”
而在记者打电话向教育部咨询此事时,教育部新闻处有关人员表示,采访要先申请,他们不接受电话采访。
五、法律能追回7000万巨款吗?
对于这个问题,松冈洋明很苦涩地回答,也许贲刘单李就是这样想的:今年松冈已经65岁了,一个65岁的日本老人不可能永远这样追讨下去,而拖下去拖到底,他们就可以最终吞掉那笔钱,这也最令他心寒。但松冈洋明相信,人在作,天在看,公平正义是不应有国籍的。松冈先生还悲伤地告诉记者,当年想去中国建希望小学,用教育上的盈利去支援中国的穷孩子,他的家人和公司同僚都不同意,但他说服了他们。现在看到这个结果,大家心里都有了阴影,心里埋下了怨恨和对中国人的不信感。去年,松冈先生的母亲去逝了。母亲在弥留之际还在问他:“你的理想实现了吗?你在你向往的中国盖起学校了吗?”母亲叮嘱松冈,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松冈悲伤地说:“这些自私贪心的人剥夺了我最珍贵的理想,或许无法挽回,想起这些我非常痛苦”。
但几年来,他也有感到安慰的地方。在这几年追款的过程中,他认识了一些深有正义感的中国人,他在北京的代理人就是其中的一位。松冈在北京的代理人介绍,在几年的讨债行动中,他见识了教育部官员的贪婪和无耻,也深深体会到松冈老人的善良和对中国的好感。他发誓,会无偿帮助松冈在中国追回那笔善款,他也相信每一位有良知、有血性的中国人都会向他一样挺身而出,与贪腐做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