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话 王牌对王牌(四)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19/11/22 00:58:11
AD

 烈火青春PART 5

  现在您看的是第06页  

第三话 王牌对王牌

第四节

    展令扬五人和向以农会合后,便按照雷君凡计算出来的路线,把替代品一批批的置入下水道,准备运往预定的调包地点去和犯人们“交换”真正的美金。
   在搬运过程,向以农忍不住问:“令扬,你是怎么确定犯人一定会盗走八亿五千万的美金?”
   这也是其它四人共同的疑问。
   “因为BenGrat就是为了八亿五千万美金被杀的。”展令扬云淡风轻的公布答案。
   “八亿五千万?”
   “话说两年前BenGrat被推举为CIANO.1的菁英干员,同时也是当时的CIA副局长,奉命查办中南半岛赫赫有名的毒枭“眼镜蛇”正在进行的一笔价值市价十七亿美元的毒品交易。
   哪知眼镜蛇棋高一着的和白宫达成协议,表明愿意把一半的利益双手奉送给白宫。对白宫而言八亿五千万的意外收入实在非常具有诱惑力,加上眼镜蛇又保证日后会让美方查获毒品的效率提高,这对当时正准备竞选连任的总统老爹来说,实在是百利无一害的美事。
   唯一的阻碍就是BenGrat是个公事公办、不会同流合污的男人,于是他便被冠上身为CIA菁英干员最感到可耻的叛国罪名杀害。BenGrat的父亲也是非常忠贞爱国的道地美国人,年轻时丧偶后便独力养大令他引以为傲的独子,他在听到儿子叛国被杀的恶耗后便自杀身亡。不过自杀是官方说法,事实上Ben的父亲也是被白宫派人做掉的。
   这就是Grat家父子的悲剧。换句话说,就是总统老爹用Grat父子的命换得了八亿五千万美元的意外收入和有利于连任的机会。”展令扬愈来愈佩服自己的肺活量,经过长期的开发训练,一口气能瞎掰的时间愈来愈长了。
   “这就是犯人在电视录像带上所说的那件总统犯下的严重过失。”曲希瑞叹了一口气,已经不再同情美国总统。
   “这么说来,这个犯人应该是和Grat父子极为亲密的人,所以才会对美国总统有着如此强烈的恨意,不惜和白宫起正面冲突也要替Grat父子报仇。”南宫烈按常理推断。
   “应该是这样没错。问题是Grat家代代单传,自从BenGrat的爷爷奶奶和母亲在BenGrat小时候相继去世后,他们父子在这世上便没有其它亲人,父子两人一直是相依唯命的。而Ben去世的母亲是个孤儿,所以亲人为他们报仇的机率可说是零。”展令扬补充道。
   “这么说来,犯人很可能是和Grat父子很亲密的朋友,也可能犯人只是知道这件事的内幕刻意大做文章当障眼法,就像犯人真正的目的是偷美金却故意要求三枚核弹一样?”安凯臣提出另一种可能。
   “不对,烈不是说过犯人一定和美国总统有深仇大恨吗?”向以农提醒道。
   “无论犯人究竟是基于什么理由搞这件事的,至少可以确定他是个很有格、而且不嗜血的犯人。”展令扬又发表了令人亮眼的高见。
   “不妨说来听听。”
   “发现没?这个犯人从事件发生至今只杀了一个人,就是总统老爹的儿子。一般而言,如果这个犯人够残酷冷血,他从一开始在K.B.大学和奥诺兰中学施放冰钻时就该放够足以致死的量。以恐吓而言,大量的群众死亡对白宫更具有胁迫力和压力,这个犯人绝顶聪明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可是他并没有这么做,是不是?”
   展令扬话一出,五个同伴立即同意他的论调。
   “我愈来愈想会会这位恩怨分明的超级高手了。”安凯臣的话也正是东邦人共有的心声。
   靠着刻印在雷君凡脑海中的下水道系统分布固,六个好同伴如计划般顺利的把替代品运送到预计调包的据点。
   “嘘,有人。”
   六个人透由夜视镜,很快便看清楚前方的一景一物,果然是一批批的美金运送部队。
   “看来对方和我们一样高竿,用的都是无声的运输工具。”安凯臣愈来愈兴奋:“我真想尽快和这位神秘高手遇过招。”
   “那我们就正式进入“我暗敌明”的游戏中啰!”展令扬打了一个暗号,一伙人便全面展开盛大的游戏。
   打冲锋的安凯臣和雷君凡双双顺利的制伏K区和L区中间的敌方监守员,好让真正的美金在K区改道流向展令扬他们的所在点,换上替代品之后,再出L区回到敌方的正常运送路线。
   至于被制伏的敌方监守员则交由曲希瑞,藉由完美的催眠术盘问六个小恶魔所要的答案。
   得到各种谜底后,曲希瑞在展令扬的示意下,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你们的主谋一共几个,分别叫什么名字?”
   “2个。一个是Lion,一个是Max。”
   “Max!?不会这么巧吧?”向以农低呼。
   Max是前FBI局长,也是全欧最大国际恐怖组织“狂影”的首领,是个相当精明厉害、胆大聪明的狠角色,先前曾和东邦为了“路易十四”在白宫交过手,打了一场非常漂亮的仗。
   展令扬立刻从计算机上搜寻Lion的身分背景资料:“这个Lion也是个相当厉害的狠角色。他在六年前曾是自宫叱咤风云的CIA局长,后来因为抗令坚持彻查一件牵扯无数白宫高级官员的政治丑闻,而被当时的总统下令陷害处以非常严厉的叛国罪,并趁他人在中南美执勤时将他暗杀身亡,可说是个和BenGrat相似的悲剧英雄人物。”
   “就算如此,但这并不至促成他替Ben向白宫报仇的动机吧?”南宫烈按常理推论。
   “是没错,一定还有更具说服力的理由。至于是什么理由,咱们就等见面时再请Lion老兄亲自解答啰!”展令扬说着便把注意力转向正忙着速算的数字天才雷君凡道:“哈啰,算出他们已经运走多少真正的美金没?”
   “照这个运送速度和时间算起来,应该已运走四亿多,也就是八亿五千万的一半左右。”雷君凡不愧是数字天才,心算功夫硬是了得。
   “你们Lion和Max谁会得到真正的四亿美金?”南宫烈打趣的问。
   “说不定是咱们亲爱的莫扎特老兄呢!”展令扬又提出出人意表的高论。
   一伙人合吹了一声无声口哨。
   他们才感到纳闷,这个浑小子怎么会轻易的让对手拿走一半的游戏筹码,那样的话就算最后赢了这场游戏也不够尽善完美,一点也不符合他们东邦人的游戏规则。
   要知道,他们东邦一贯的原则是:无论玩什么游戏,他们要的都是全面性的大胜利。
   “什么时候通知莫扎特老兄?”南宫烈按捺不住满腔好奇因子的问。
   “先和咱们亲爱的Max大叔及Lion老伯谈谈再决定啰!不过在这之前——”展令扬突地凑向雷君凡,附耳对他轻言细语了一番。
   雷君凡双眼因而透露不寻常的惊异光采,跃跃欲试地拍胸脯保证:“看我的,我绝不会令你失望。”
   “我知道,否则就不会交给你办了。”对于同伴的能力展令扬可说是了若指掌、运用自如,并且能让同伴们的各项长才都得到最淋漓尽致的发挥,这也是五个和他一样自负的好伙伴愿意任他差遣的主因之一。
   展令扬按着对催眠大师曲希瑞道:“你暗示这几位仁兄回岗位去继续站岗,然后和我一起去会会Max大叔和Lion老伯。”
   “OK!”曲希瑞完全配合的照办。
   “那我们呢?”
   “凯臣和君凡一齐行动,待会儿君凡会告诉你行动内容;以农留在这里继续调包工作,烈就凭你优越的直觉,自个儿到出海口去监视Max大叔他们的船那边的动静,顺便窃听白宫的行动。至于咱们之间的联络方式就按照老方法。”展令扬干净俐落地分派接下来的行动。
   NoProblem!几个默契十足的好伙伴以东邦特有的手势互动。
   “那各自行动吧!时间紧迫,动作别像老公公一样快,随时保持联系。对了,希瑞,别忘了带冰钻2号。”
   “行啦!”
   换作一般人绝不敢玩这种稍有闪失就会丧命的超高危险游戏,但这六个怪胎生来胆子结构就与众不同,不但一点也不怕还个个High到最高点,那满不在乎的潇洒神情旁人看了,真会以为他们是要去参加什么有趣的Party呢!
          ※        ※         ※
   展令扬和曲希瑞两人按照预定时间找到了Max和Lion。
   “看来他们正在搬运最后一批美金了。”眼看他们如此劳师动众地搬得那么兴致高昂,浑然不知根本是在做白工,曲希瑞实在很想替他们掬一把同情的眼泪,尤其他们那副呆呆拙拙的努力样,真的和上个星期被他用来当实验对象的那群动物园里的红面狒狒好象,更令他恻隐之心大动。
   “时间也差不多了,当然得收工啰!”展令扬一直把注意力放在观察Max和Lion身上。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光明正大的走出去对他们说声嗨啰!”展令扬说着当真就起身大摇大摆地走出藏匿处。
   曲希瑞自然跟着行动。
   “好久不见啰!Max大叔。”展令扬和曲希瑞动作整齐划一的对他们摆了一个“嗨”的Pose。
   “谁!?”
   Max和Lion的手下才要对展令扬及曲希瑞开枪,便被Max阻止了。
   “你认识这两个小鬼?”Lion虽然提高警戒倒也没什么杀气。
   “还好,而且他们不是两个,应该是六个。另外那四个呢?令扬。你们应该都是一齐行动的才对,或者其它四个正带着CIA那个莫扎特为首的干员们来追捕我们?”一听Max的语气就知道他压根就不认为展令扬会干这种穷极无聊的把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