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话 势不两立(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19/11/19 23:31:23
JSAD

 烈火青春PART 5

  现在您看的是第10页  

第四话 势不两立

第一节

  “狂影”是欧洲威名远播的国际恐怖组织。
   它是因首领外号便是“狂影”而得名。
   这位被称为“狂影”的男人,正是前美国FBI局长Max。
   此刻,他正在为前阵子和一位叫Lion的男人合作,自美国盗走八亿五千万美金一事未能得逞,还落得空手而回的事忿忿难平。
   全是那六个小鬼惹的祸!
   如果不是那六个小恶魔介入,他早就成功的盗走并独吞那八亿五千万美金了。
   尤其那六个小鬼的头头展令扬更令他咬牙切齿!
   所以他一定得好好回敬那六个小鬼一份谢礼,否则就太不懂礼数了……
          ※        ※         ※
   异人馆今夜有着新的节目——阳台烤肉大会。
   东邦六个好伙伴正在阳台上享受BarB.Q的乐趣,顺便欣赏满天的星星。
   “你们知不知道,听说今天深夜会有一场流星雨呢!”雷君凡一面吃着香喷喷的烤鸡翅,一面口齿不清的闲扯淡。
   “就算有,这里光害这么严重也是看不到的,死心吧!”不是安凯臣爱扫人家的兴,他只是实际一点罢了。
   “这是真的吗?怎么不早告诉我,否则咱们今晚就该开着船到海上去看流星雨了。”南宫烈大叹可惜,他一直想好好欣赏一下流星雨的盛况说。
   怪只怪他这阵子外务特多,没有多余的时间好好看看电视新闻,才会平白错失良机,可惜唷可惜。
   “以农,你给我住手,不准你偷拔我实验菜圃里的玉蜀黍来烤,要吃烤玉米这边有,听见没?”还好曲希瑞眼明手快,否则他苦心栽培的玉蜀黍4号就要葬送在同伴的贪吃之手上了。
   向以农没能顺利得手,大失所望的连声抱怨:“我说希瑞,你何必这么小器,人家只是想尝尝看刚拔下来的玉米烤起来味道是不是有什么不同而已嘛!”
   “从刚刚就专吃“伸手牌”烤肉串的人没资格痴心妄想,给我乖乖的坐到那边去啃你的香菇串去。”曲希瑞吆喝着,一派不容抗拒的气势。
   “知道了啦!”向以农之所以会这么听话,是因为不想自己动手烤肉,也不想因这点小事开罪曲大厨,而招来无妄之灾——天天受食物被下药的可怕威胁。
   “希瑞,我还要烤蛤蜊!”安凯臣意犹未尽的大嚷。
   “我要烤乌贼。”雷君凡手上还拿着半串烤肉串,嘴巴已贪心的预约下一串。
   “我要烤香菇。”展令扬也凑上一脚。
   “知道了啦!”可怜的大厨曲希瑞,平常得打点这五个大胃王的三餐,这会儿连烤肉也得负责烤好喂饱他们,真是歹命。
   不过烧菜一直是他的兴趣,所以他嘴巴虽嚷嚷,倒是忙得很开心。
   只有南宫烈不高兴,声音充斥不满的抗议:“你们这些人有点情调可以吗?人家正在感伤看不到浪漫的流星雨,你们没有浪漫细胞感受不到美丽的遗憾也就算了,但也别在人家感伤时,尽在一边喊着要吃烤蛤蜊、烤香茹、烤乌贼之类的话好吗?”
   几个好伙伴才要回嘴,猫咪造型的扩音器突然传来一楼门铃对讲机的讯息:(展令扬国际快捷,请立刻出来领取。)
   “我就下去看看了。”
   展令扬前脚刚走,五个好奇宝宝便忘了刚才的争执,热烈的讨论了起来:“谁会寄国际快捷给令扬啊?”
   “总不会是Lion老伯发现我们偷A了那笔利息,所以寄讨钱信来吧?”
   “你是说前阵子帮Lion老伯从白宫A到那笔八亿五千万的钱时,我们顺道A了一些当利息钱和手续费的事?”
   “不可能啦!Lion老伯不可能知道我们有多A了那些钱的啦!”
   “那到底会是谁?又寄了什么东西来?”
   “反正等令扬上来就知道了。”
   不久之后,展令扬果然归队,手上摇晃着那份已拆开的国际快捷道:“要不要下来看看内容,是Max大叔寄给我们的光盘片呢!”
   “那就下去看看吧!”
   六个好同伴全都迫不及待的往楼下冲,全然把BarB.Q冷落在一旁和夜风互诉衷曲。
          ※        ※         ※
   将光盘片放入光驱后,屏幕随之显影。
   出现在萤光幕的是Max。
   “怎么是大叔的丑脸!”安凯臣说着,瞄准屏幕射了一支橡皮箭头的飞镖,那飞镖很尽职的吻住Max惹人嫌的额心替他遮丑。
   “那张大嘴也很讨人厌!”南宫烈依样画葫芦的瞄准Max的大嘴。
   “鼻子也很碍眼!”曲希瑞也掺了一脚。
   “嗨,你们三个搞得屏幕上都是飞镖,我们怎么看内容啊?”雷君凡没力的轻吁了一口气。
   “我们可不可以把丑大叔讨人厌的脸遮起来,只听声音看字幕就好?”向以农以为是个很有创意的建议。
   “你少驴了,万一重点正好是在被遮住的部份怎么办?”坐在向以农旁边的雷君凡夸张的移了移身子,这肢体语言的意思再明显不过——离这呆子远一点,免得被传染呆病。
   “快看,丑大叔开始说话了。”展令扬一句话提醒大伙儿。
   嗨!好久不见!上回承蒙照顾了。
   别急,我为人很宽宏大量,不会和小鬼头一般见识。
   想必你们现在一定悠悠哉哉的在欣赏这片光盘,这也就表示你们完全不知道白宫那边已经发生了大事。
   可怜的莫扎特因为你们搞了那场游戏而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更可怜的是贝多芬那老头,连最后一个儿子都快没了,可怜哪!
   光盘至此便全部结束,却为六个好伙伴留下满室的狐疑。
   “打电话找老约翰,那只老狐狸一定知道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最急性子的向以农抓起摇控器按了按键。
   电话和屏幕旋即联机,成了有显影功能的屏幕电话。
   展令扬在五双眼睛期待下,按了老约翰家的专线号码。
   电话接通后,穿着睡衣的老约翰即刻出现在屏幕上。
   “晚安,老爷爷。”眼看老约翰一阵愕然,在他还来不及做下一个动作之前,展令扬已棋高一着的发出威胁:“老爷爷如果挂电话,人家可不保证你接下来可以一睡到天亮哦!”
   威胁立即收效,只见老约翰无奈的重叹一声,很哀怨地说:(有什么事?)
   “莫扎特老兄还好吗?”
   老约翰这回倒没什么错愕的反应,反而是一副“该来的果然躲不掉”的认命表情。
   (你们还是知道了……)
   “那老爷爷就好人做到底赶快回答吧!人家说好心会有好报,老爷爷只要心肠够好,一定能天天幸福舒服的睡到天亮的。”摆明就是强烈的恐吓。
   (行啦!我说就是了。)老约翰带点打鸭子上架的无奈,连吐了好几口气才缓缓开腔:(莫扎特前些日子被关进州立监狱。)
   “罪名呢?”
   (叛国罪被处无期徒刑,而且不得假释。)
   “起因?”
   老约翰面色变得更为凝重。(听说和前阵子Max盗美金杀总统儿子那案件有关,白宫认为那个案子一定有内奸搞内神通外鬼的事,才会酿成大祸……)
   “应该还有更重大的原因,是不是老爷爷?”
   (什……什么更重大的原因……)老约翰变得闪烁其词。
   “例如说有更重要的东西凭空消失了等等之类的重大原因,所以莫扎特才会被陷害,成为代罪恙羊被关入狱,对吧?”一定和那八亿五千万美金有绝对关系!
   老约翰变得非常严肃:(小孩子没事早点睡,别管大人的事!)
   然后电话便被切断。
   不待同伴有所反应,展令扬便若无其事地道:“既然老爷爷这么关心我们,我们今晚就充当一下乖宝宝早点上床睡觉吧,晚安。”
   “晚安!”
   于是六个人各自回房就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