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德战争爆发第一天:斯大林在做什么?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2/12/09 15:02:12
苏德战争爆发第一天:斯大林在做什么?

    战争第一天对红军来说意味着空前的灾难。德国军队在几乎所有的主攻方向都取得了重大的突破,西方、西北方2个方面军的侧翼受到了巨大的威胁,航空兵部队损失惨重。远在克里姆林宫里的斯大林虽然对这一灾难的规模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但通过国防人民委员部获得的零星情报,他已经可以确信灾难是实实在在的降临了。虽然这位曾经历过无数风雨的老布尔什维克决不像某些人所说的那样陷入了惊慌失措,但战争违反他的意志突然降临,确实令斯大林极为震惊和愤怒。
   
     他大骂着找不到踪迹的巴甫洛夫,责备着总参谋部和其他方面军司令员,甚至威胁要“砍掉罪人的头颅”。但斯大林同时也明白,他必须赶快了解前线的实际情况并建立起有效的指挥。于是,副国防人民委员沙波什尼科夫、库立克被派往西方面军,朱可夫被派往西南方面军。与此同时,无数命令被发了出去:在全国发布总动员令,除外贝加尔、中亚和远东外,所有1905-1918年出生的,有服兵役义务的公民都将被动员。在苏联欧洲部分进行军事管制,一切国防、国家安全、社会秩序职能全部移交军事机关,军事当局有权调动劳动者和交通工具。
   
     一通忙乱之后,全天只喝了一杯茶,麻脸都变得有些消瘦的斯大林终于在晚上10点左右得到了“好消息”:副总参谋长瓦图京跑来报告说敌军已被击退(各方面军都不敢汇报真实情况)。斯大林等人又变得乐观起来。在这新乐观的支配下,11点15分,以铁木辛哥的名义发出了第3号命令:红军各方面军应对德军实施猛烈的还击。斯大林这会不用担心会负挑起战争的责任了,于是便亲自为这道命令口授了一条:“在从波罗的海直至与匈牙利接壤的国境线上,我允许越过国境线以及不受国境线限制的行动”。在一句话中连续出现3次“国境线”,斯大林的神经实在太紧张了。
   
    就在斯大林一会愤怒,一会乐观的时候,原来准备在6月22日度过一个愉快周末的俄国人民也获知了战争爆发的消息。在国境和受空袭地区,人们看见了漫天飞舞、疯狂投弹扫射的德国飞机,有的则遇上了猛烈的炮火和隆隆逼近的德国坦克。斯摩棱斯科车站的一列苏联火车遭受了空袭,很多人还没明白这飞来横祸是怎么回事就丧失了生命,幸存者这样回忆:“车上一片混乱,人们哭喊着,呻吟着。我抬起头,看到到处都是尸体,碎玻璃和鲜血。一直坐在我身旁的那个小姑娘,我发现她的身体还在抽筋,可是脑袋已经没有了。”
   
     而在后方城市,更多的人通过莫洛托夫当天中午12时在电台发表的《告苏联人民书》得知苏联遭到入侵的消息。由于过分紧张,这位曾参与十月武装起义、以毫不妥协的坚定而著称的苏联二号人物在广播时有些结结巴巴,但他的一句话,却打动了所有苏联人民、包括那些在狂轰滥炸中倾听着的人民的心:“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敌人将被击溃,胜利属于我们!”


    苏德战争的爆发在全世界也引起了极大的震动和反响。这一事件的发生,对英美而言倒并不突然。他们在事前已经获得了这方面的情报。英国人对这场战争持欢迎的态度,因为从此战争的主要压力将由俄国人来承受,这无疑是给日暮途穷的英帝国送来了救命稻草。正因为如此,才有了英国首相丘吉尔当晚9时那场话语间滴得下蜜糖的演讲,而伦敦的妓女在拉客时也开始把嫖客称为“塔瓦利希”(俄语“同志”的音译)。
   
    但话虽好听,却并不代表行动,对英国人来说,俄国归根到底也是敌人。战争最好的结局,自然是苏德双方两败俱伤。更何况按当时英国军事专家们的意见,俄国这块“奶酪”将被德军这把“滚烫的尖刀”轻而易举的切开。美国人的看法和英国人大致相同,按美国陆军部估计,德国击败苏联最少需要1个月,最多也不过3个月。
   
    至于在此前的对日战争中已经和苏联结成实际同盟关系的中国,对苏联遭受侵略,却并不像许多人所认为地那样表现的过于幸灾乐祸。当时的中国政府领袖蒋中正在苏德战争第二天,倒是向苏联驻华军事顾问崔可夫大大表示了一番慰问。而他给中国驻苏大使邵力子的指示也是“可对苏联奉命表示积极同情也”。
   
    在发动这场战争的德国,情况要平静的多。希特勒在中午睡了一个好觉,他的副官们大都去游泳了。向苏联人宣战的任务则由外交部长里宾特洛普来执行。他负责在3点半约见苏联驻德大使,宣布战争爆发。在等待苏联大使时,希特勒译员施密特发现这位“第三帝国”外交部长一直在办公室里像 “囚在笼子里的困兽”那样走里走去,嘴里嘀咕着:“元首决定现在进攻苏联是绝对正确的”,似乎是想以此来说服自己。但当苏联大使获得了宣战通知后离开时,他却跟了上来说:“告诉莫斯科,我反对进攻”。
   
    不一会儿,宣传部长戈培尔在5点半发表讲话,宣布德国对布尔什维克“圣战”的开始。此前他已经让人偷偷印了80万份宣战号外。可当有俄国血统的女演员巴罗瓦提醒他注意拿破仑在俄国覆灭的历史时,这位内心同样忐忑不安的纳粹首领竟然莫名其妙的回答了一句:“是这样”。
   
    德国的盟友对这场战争持普遍支持的立场,包括意大利独裁者墨索里尼,虽然这种支持并非发自真心。毕竟在战前,希特勒没有将他的侵苏决心告知这位法西斯前辈。尽管如此,墨索里尼还是在当天便向苏联宣战。紧接着,一支由意大利陆军步兵第9、 52师,摩托化第3师构成,拥有6万9百人、60辆坦克、1000门火炮迫击炮,由2个大队70架作战飞机支援的远征军也开始组建。他们将被派往苏联为德军效劳。
   
    罗马尼亚也在战争第一天对苏联宣战,其军队当天就参加了战斗。芬兰虽然还未宣战,但其军队已按战前和德国人达成的协议进行了战争准备(罗马尼亚及芬兰的参战情况参见“次要战线”一节)。甚至连并未对苏宣战的西班牙也准备向德军的东部战线派出所谓“蓝色师团”(即第250师)。
   

    但德国的另一个盟友匈牙利此时却还在犹豫不决。虽然匈牙利独裁者霍尔蒂曾经力劝希特勒发动对苏战争,而德国外交部早在6月15日就在给他的密电中指出希特勒可能在7月初取消德俄关系,并要求匈牙利采取步骤,确保她的边界。但在开战日,霍尔蒂在向德国大使表示进攻苏联是他二十多年的梦想,人类将为此感谢希特勒之后,却溜去玩水球,以此来搪塞德国要求其对苏联宣战的要求。
   
    但野心勃勃的匈牙利军队参谋总长维尔特却在给政府的备忘录中宣称:对苏开战是进一步扩大领土的唯一方法,如果我们延误了参战时间,我们甚至会有丧失目前所获得的一切的危险。因此匈牙利军队也作了相应的战争准备,准备投入对苏作战的部队主要是所谓喀尔巴阡集群。该集群编有1个快速军和第1山地步兵旅、第8边防猎兵旅,总兵力达4万多人。快速军由匈牙利第1、2摩托化旅和骑兵第1旅组成,曾经参加过德国入侵巴尔干的行动。
   
    6 月23日,在德国公使的压力下,匈牙利总理巴尔多希宣布与苏联断交,但仍然没有参战。直到6月26日正午,3架罗马尼亚p.37轰炸机伪装成苏联飞机轰炸了匈牙利的拉霍(在卢西尼亚)和卡萨(即科希策),炸死32人,炸伤280人。由于总参谋长维尔特的坚持,在匈牙利执政霍尔蒂这个老滑头没有最后认可的情况下,匈牙利于6月27日对苏宣战,同时派出“喀尔巴阡”快速集群参与对苏作战。
   
    虽然德国人在战前并没有把他们的决定通知东方盟友日本,但日本情报机关也已经估计了个八九不离十。这天,外相松冈洋佑正陪着“来访”的大汉奸汪精卫观看歌舞。得到苏德开战的消息后,这个矮个子日本人便扔下汪精卫,赶去见日本天皇。不久前在莫斯科签订了苏日互不侵犯条约的松冈,这回却在天皇面前大肆鼓吹乘机进军西伯利亚,为此甚至可以推迟南进。对他的这番“高论”,奸猾的天皇裕仁却不置可否,只是让他先与首相商量、商量。但在日本首相近卫文麻吕哪里,松冈却得到了否定的回答:诺门坎给日本人的印象确实是太深刻了。
   
    1941年6月22日下午,午睡醒来后的希特勒接到了令他满意的战报,但为了等候更确切的消息,直到第二天中午12点,他才踏上了驶往设在东普鲁士腊斯登堡“狼穴”元首大本营的火车。火车从下午开到晚上,在茫茫夜色中,不知出于什么情绪的影响,希特勒对身边的人说了这么一句话:“俄国仍然是个大问号”。
   

    几乎与此同时,苏联总军事委员会的第三号令也已经发到了西部红军各方面军的司令部。如前文所述,这道根据“德军在国境线大部分地段的进攻已被击退,并蒙受损失”的错误情报发出的命令充满了乐观情绪,竟然要求各方面军“使用一切力量及手段进攻敌军并将其歼灭在边境地区”。
   
    但是各部队实际上不仅没有打退德军猛烈的攻势,反而已经陷入极大的混乱并损失惨重。即使不考虑这些因素,要求装备有大量技术兵器的庞大机械化兵团在没有弹药、没有油料、没有敌情资料,有的只是1堆需要修理的坦克的情况下,用1个晚上做好进攻准备,并且从远近不同的地点开到进攻出发地域,然后在完全不进行侦察的条件下发动进攻,这样的命令只有军事外行才能做得出来。
   
    但斯大林的命令是不可违抗的:反突击必须进行。况且正如当时担任西南方面军作战部长的巴格拉米扬上校所承认的那样:“总部文件在判断上的乐观主义,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由我们发去的充满豪情的文件引起的”。既然如此,前线部队也只好将那无奈的“豪情”进行到底。